读经推广 相关讯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经资讯 > 读经推广 >

《中国传统语文教育智慧论》读经(三)

时间:2015-02-09 10:06来源:未知 作者:唐晓敏 点击:
《中国传统语文教育智慧论》读经(三) 唐晓敏 经典的内容非常丰富,包括了文学、历史、哲学、社会学、经济学,也包含了各种自然科学的知识,中国古代的那些重要的经典,都具有百科全书的性质。至少可以说,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后来分科了的各个学科的知识。经

 《中国传统语文教育智慧论》读经(三)

唐晓敏

    经典的内容非常丰富,包括了文学、历史、哲学、社会学、经济学,也包含了各种自然科学的知识,中国古代的那些重要的经典,都具有百科全书的性质。至少可以说,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后来分科了的各个学科的知识。经典内容这样丰富,但传统教育中的读经方式,却非常简单。这就是,由老师领着孩子读,老师读一句,学生跟着读一句。邓云乡在《清代八股文》一书中,叙述了私塾教育读经的情形,说到:

    老师教学生读生书时,用朱红毛笔点一短句,领读一遍,学生读一遍,到一完整句时,画一圈。如《论语》开头“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老师在“子曰”边点一小点,领读“子曰”,学生也跟“子曰”,然后点读“学而时习之”,然后圈读“不亦悦乎”,学生均跟着照读。这就是老师教学生读书,也就是所谓句、逗之学。一般人如此读书,皇子也如此读书。福格《听雨丛谈》记“尚书房”,“皇子冲龄入学读书,与师傅共席向坐。师傅读一句,皇子照读一句,如此返复上口后,再读百遍,又与前四日生书共读百遍。凡在六日以前者,谓之熟书约隔五日一复,周而复始,不有间断。”可见皇子和民间读书情况是一致的。

    老师点句领读、学生跟读之后,就是初步完成了教读的任务,然后学生自己去读,一遍又一遍,大概读一二个小时,然后按规定时间到教师前放下书,背转身来背诵。如初读二三十个短句,学生很快读熟,背诵时,速度很快,如流水一样。老师便在下次教读新书时,多 读二三十句,至五十句上下,如仍旧能很快读熟,背诵,便再加一些。

    邓云乡还介绍说:一般人家,是一二年间初步完成了识字教育,即开始读书教育。所谓“读”,是读出声音来,琅琅上口,强调读熟背诵。读的范围,首先是《四书》、“五经”。但也有读书人家,启蒙时不读“三、百、千”,识一些方块字后,就开始读《四书》。俞平伯老先生三足岁读书时,就开始读《大学》……读《四书》大约一般聪明才智,有一年半到两年,就读的滚瓜烂熟了。按《四书》白文,《论语》一万二千七百字,《孟子》三万四千六百多字,加“大、中”约五万字,……这点功夫非在十来岁时打好不可。然后再读《诗经》、《书经》、《礼记》、《易经》等,自然也都要读熟,而且要背诵。这些熟读的书,为了防止忘记,必须经常温习,尤其是《四书》,更要连本文带朱注,永远烂熟于胸中。随口引用,像说话一样自然。(邓云乡:《清代八股文》,第5657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

    私塾的教育方法,是因材施教、因人而异的。“比如同时十来个学生,不但可以分别按不同程度读不同种类的书,比如三个读启蒙读物、《三字经》、《千字文》这类书的,两个读《论语》的,两个读《孟子》的,三个读《诗经》的,两个读《左传》的……都可以同在一个老师的教导下、一个房间中共同高声朗读。同时同读一种书的学生,教师也可以按他们不同的智慧,不同的记忆力,理解力分别读不同数量、不同进度的内容。一般都以‘句数’计算,即每天老师大体规定读多少句生书。 (邓云乡:《清代八股文》,第5859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

    私塾教学的这种情况,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有一段描写:“于是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有念‘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的,有念‘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的,有念‘上九潜龙勿用’的,有念‘厥土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的……先生自己也念书。后来,我们的声音便低下去,静下去了,只有他还大声朗读着:‘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 学生念的这些句子,分别出自《论语》、《周易》、《尚书》和《幼学琼林》。最后先生念的文章是清人刘翰的《李克用置酒三垂冈赋》。这就是说,三味书屋中,不同年龄、不同程度的学生读的是不同的经典。

    传统教育中的读经教学,所遵循的原则的先记忆,后理解。这种先记忆,后理解的做法,体现了中国传统教育的智慧。

    首先,古人认识到,经典具有一般作品所没有的教育价值,这是儿童必须学习的内容,但这些经典比较深奥,而儿童时期理解能力本来就很薄弱,因此,不可能很好地理解这些经典的内容,但儿童具有记忆力强的优势,因此先强调背诵记忆,这是符合儿童的生理、心理实际的。

    其次,,中国传统教育充分认识到,儿童是不断成长的,随着儿童的精神成长与发展,原本不懂的东西,可以慢慢理解。

    再次,传统教育认识到,理解文章、著作的内容,需要理解字词,但一个字词的确切的含义、又不能孤立地认识和理解,需要联系其上下文才能真正理解。因此,全文的背诵,也是真正懂得其中字词的必要条件。

    周振甫曾提出“立体的懂”的说法,讲述了古人读书的经验。他先提出一个问题,说道“我们翻开《唐才子传》,在《王勃》传里,说:‘六岁善辞章。’他六岁已经会写诗文了。当时的诗,就是古诗、律诗、绝诗,当时的文,即古文、骈文。六岁怎么就会写这样的诗文呢?再看《骆宾王传》,称‘七岁能赋诗’;《李百药传》称‘七岁能文’;《刘慎虚传》,‘八岁属文上书,类似的记载还有不少。换言之,在唐朝,七八岁的孩子不仅会读懂古文,骈文、旧体诗,还会写古文、骈文和旧体诗。是不是当时的人特别聪明呢?不是的。我们再看近代人,如康有为,‘七岁能属文’。梁启超‘六岁毕业《五经》,八岁学为文,九岁能日缀千言’(见钱基博先生《现代中国文学史》。可见古今人的聪明是相似的。那么,不论唐代人或是近代人,他们从小就能读懂古文,不仅会读,还会写古文和旧体诗。为什么现在人读懂古文会成问题呢?这当跟读法有关。

    我曾经听开明书店的创办人章锡琛先生讲他小时的读书。开始读《四书》时,小孩子根本不懂,所以老师是不讲的。每天上一课,只教孩子读,读会了就要熟读背出。第二天再上一课,再教会孩子读,读熟背出。到了节日,如阴历五月初五的端午节,七月七日的乞巧节,九月九日的重阳节,年终的大节,都不教书了,要温书,要背书。如在端午节把以前读的书全部温习一下,再全部背出。到年终,要温习一年读的书,全部背出。……因此,像梁启超的‘六岁毕业《五经》’,即六岁时已把《五经》全部背出了;所以他‘九岁能日缀千言’。因此,《唐才子传》里讲的‘六岁善辞章’,‘七岁能赋诗’,……也就不奇怪了。

    我向政协委员张元善老先生请教,问他小时怎样读书的。他讲的跟章锡琛先生讲的差不多,他说开始读时,对读的书完全不懂。读了若干年,一旦豁然贯通,不懂的全懂了,而且是‘立体的懂’,它关键就在于熟读背出,把所读的书全部装在脑子里。假如不是熟读背出,把所读的熟书全部装在脑子里,读了一 课书,记住了多少生字,记住了多少句子,这只是‘点线的懂。记住的生字的点,记住的句子是线。点线的懂是不够的。因为一个字的解释在不同的句子中往往因上下文的关系而有变化,一个字在不同的结构里会有不同的用法,记住了一个字的解释和一种用法,碰到这个字的解释和用法有变化时就不好懂了。……把一部书全部读熟就不同了,开始读时不懂,读多了渐渐懂了。比方读《论语》,开始碰到‘仁’字不懂,‘仁’字在《论语》中出现了104次,当读到十几次‘仁’字时,对‘仁’字的意义渐渐懂了,当读到几十次、上百次时,对‘仁’的意义懂得更多了。因为熟读背诵,对书中有‘仁’的句子全部记住,对有‘仁’字的句子的上下文也全部记住,对于‘仁’因上下文的关系而解释有变化也罢,对有‘仁’字的词组因结构不同而用法有变化也罢,全都懂了,这才叫‘立体的懂’。

    先记忆,后理解,通过熟读、背诵,让全篇文字烂熟于心而真正懂得每一个字词的确切含义。随着人的成长而对经典的含义有深刻的认识,这是传统的读经方法,也是中国传统语文教育的成功经验。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