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推广相关讯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经资讯 > 相关讯息 >

当今小学教育中的误区· 上

时间:2016-06-29 15:22来源:未知 作者:谢利 点击:
节选自《让每一个儿童都能健康成长》 前 言: 彻底失败的当代中国语文教育 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一部中国文化史,犹如一条滚滚长河,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华夏儿女。诗经楚辞、老庄哲学、史记汉赋、唐诗宋词,如同浩瀚宇宙中一颗颗璀璨的星
节选自《让每一个儿童都能健康成长》
 
 
前 言:  彻底失败的当代中国语文教育
 
    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一部中国文化史,犹如一条滚滚长河,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华夏儿女。诗经楚辞、老庄哲学、史记汉赋、唐诗宋词,如同浩瀚宇宙中一颗颗璀璨的星辰,闪烁着美丽迷人的光芒。可时至今日,由于当代中国语文教育的彻底失败,绝大多数的华夏儿女已不知如何继承中华祖先留下来的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产,中华优秀文化的基因在我们的血脉中渐渐地流失。
    从小学开始至大学毕业,我们的学校和老师用了整整十六年的时间来教学生学习母语,却不能让他们感受到祖国语言文字的优美,更不要说达到培育学生热爱中华优秀文化的思想感情,促进德、智、体、美和谐发展的目的。大部分学生的语文素养和人文素养极其低下,缺乏良好的道德观念和道德素养,缺少对他人和社会的关心。许多大学毕业生写的文章错字连篇,文句不通,走向社会之后茫然无绪,不知路在何方。
    1978年3月,中国语言学大家吕叔湘先生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批评我国中小学语文教学少、慢、差、费,指出这是“不容忽视的一个严重问题”。他不无感慨地说;“十年的时间,2700多课时,用来学本国语文,却是大多数不过关,岂非咄咄怪事!”(《语文教学中两个切近的问题》)。
    吕叔湘先生是在二十多年前说这番话的,这二十多年来,中国的语文教育的实际状况又有多大的改观呢?
    1988年国家教委委托华东师范大学组织实施的“1987年全国初中三年级语文教学抽样调查”取得的1000多万个数据显示,大多数被测学生的成绩处于中下水平,阅读、写作不及格的有近60%。阅读、写作、听力、说话与朗读四项测试,每项的总平均分均在及格以下。
    1995年《人民日报》以《大学生的汉语怎么了》为标题指出中小学语文教育存在的问题。
    1996年,以重视人文教育而备受称道的华中理工大学,对全校新生进行了首次中国语文水平达标测试。在这次稍稍高于中学语文水平程度的测试中,全校所有的95级本科生、专科生、研究生新生,达到及格线最多的是本科生,也仅有60%,最少的是博士生,只有30%的人达到了及格线。
    1997年北师大对一年级新生进行了语文入学检测,原计划得分在80分以上的(满分100),可以免修大学语文,不料一千多名新生中,能达到这一标准的仅有六七人,无奈之下,学校决定,全部都要修大学语文。
    在1997年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的节目中,有老师说,小学语文教学无效劳动占50%,更有老师更正说,不是50%,而是四分之三。
    中小学语文教学长期的“少、慢、差、费”以及由此带来的学生语文素养和人文素养不断下降的严峻现实,引起了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忧虑和关注,1997年11月,《北京文学》发表了一组“忧思中国语文教育”的文章,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中小学语文教育大讨论。这场大讨论,参加人数之众,发表文章之繁,关注媒体之多,影响之巨,均为历次语文教育讨论所罕见,并由此推动了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这才有了《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语文教学大纲》(试用修订版)和《九年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的出台。
    “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小学语文是义务教育阶段的一门基础学科,对于培养学生的思想道德品质和科学文化素养,对于学生学习其它学科和继续学习,对于弘扬祖国的优秀文化和吸收人类的进步文化,提高民族素质,都具有重要意义。
    小学语文教学应立足于促进学生的发展,为他们的终身学习、生活和工作奠定基础。
    小学语文教学应培育学生热爱祖国语言文字和中华优秀文化的思想感情,指导他们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语文,丰富语言的积累,使他们具有初步的听说读写能力,养成良好的语文学习习惯。”
    “语文课程应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和发展。语文素养是学生学好其它课程的基础,也是学生全面发展和终身发展的基础。语文课程的多重功能和奠基作用,决定了它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重要地位。
    语文课程应培育学生热爱祖国语文的思想感情,指导学生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语文,丰富语言的积累,培养语感,发展思维,使他们具有适应实际需要的识字写字能力、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口语交际能力。语文课程还应重视学生的品德修养和审美情趣,使他们逐步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促进德、智、体、美的和谐发展。”
    上述两段文字对中国语文教育的性质和目的重新作出了正确的定义,即语文课程应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和发展。语文素养是学生学好其它课程的基础,是学生全面学习和终身发展的基础。语文学习是培养学生思想品德和人文素养的重要途径。它们分别出自《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语文教学大纲》(试用修订版)和《九年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以下简称新大纲和新课标)。
    新大纲和新课标的制定,标志着误入歧途数十年的中国语文教育开始朝着语文教学的正确轨道回归。新课标还第一次提出了“快速识字,提前阅读”的理念,要求小学一、二年的识字量要从原来的1250个提高到1800个,小学二年级学生的课外阅读量不少于5万字。这一理念的提出对于语文教育的改革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要改革彻底失败的中国教育,首先必须改变彻底失败的中国语文教育,而中国语文教育最大的失败就在于小学语文教育中的识字教育和阅读教育观念的严重错误。
 
                 第一章 小学语文教育之识字篇
 
 “识字难”成为困扰教育界几十年都无法解决的难题,是与错误的识字观念和识字方法占据主流教育地位分不开的。
    几十年来,错误的识字观念和识字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
 
    1、看图识字
 
    看图识字是对学前儿童开始进行识字教育时采用的最主要的方法。其实汉字是象形文字,它的本身就是一种图形,它是从原始图画演变成图形,又从不规则图形线条演变成现在的横、竖、撇、捺、折五种规范的笔画,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汉字是一种图,学汉字的过程,就是一个识图的过程,学汉字就是要记住这种图形。初学识字时采用看图识字的方法反而会干扰儿童对字形的辨认,冲淡儿童对字形的记忆,使儿童产生对图形的依赖性,“看图”才能“识字”,“不看图”就不能“识字”。这也就是许多儿童拿着看图识字卡片看到图形能很快地认出字来,离开了图形就认不出这个字的原因所在。因为原本他只是认得图形,并不认得字形。
 
    2、先学拼音后学识字
 
    建国以后,识字教学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行汉语拼音方案,是造成“识字难”的重要原因之一。初学汉字者必须通过学拼音来识字,学会了拼音就学会了识字,就学会了阅读的观念使小学识字教学效率低下,小学生不会阅读,语文素养得不到提高。
    对于初学汉字,理解能力较差的儿童来说,要理解拼音的声母、韵母、前、后鼻音、声调等知识是很困难的事情,以前小学在儿童初入学便进行几十课时的拼音教学,等于在儿童尚还混沌的小脑袋里灌进了一盆浆糊,使其萌生读书太苦,语文学习枯燥无味的感觉,学生十多年学习过程如同受刑的感受便发端于此。
    拼音识字作为小学识字的主要方法,几十年来在全国形成了强大的习惯势力,儿童必须学了汉语拼音才能学说普通话,才能学识字,不学拼音就会发错音,就学不好普通话,就学不好识字几乎成了天经地义的观点,其实这种观点是很荒谬的。
    事实上,儿童时期敏锐的声音模仿能力是上天赋予的本能,儿童在不识字,不会拼音之前学会流利的普通话是很容易的事。普通话的学习关键在于家庭和学校是否有普通话“听”和“说”的环境和氛围,如果家长和老师在日常生活中和日常教学时能使用标准的普通话,那么儿童通过模仿练习自然而然地就会说出标准的普通话,根本就不需要刻意地教儿童说普通话,更不需要绕个大圈子通过拼音来学普通话。恐怕没有一个父母在儿童学语时会先教小孩哪个字的音是怎样拼出来的,哪个字是读二声还是四声?儿童普通话的学习是通过耳朵听音,口腔模仿纠正,听多了自然就学会了,简单之极。
    拼音文字和汉字的形成有着各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独特的历史渊源,两者的学习方法是不同的。通过拼音来识字并不符合汉字学习的规律,它降低了学生对祖国语言文字的敏感度,影响了学生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热爱。在中国的语言文字环境里,直接地通过听读模仿来识字是最常用、最有效的识字方法。学生在听老师读、跟着老师读的过程中,通过耳听、眼看、手指、脑记,把字音和字形对应起来认字,是最基本的认字方法。
    儿童学习汉字完全可以丢掉拼音,一个拼音不学也可以轻松地完成小学所有常用汉字的学习,进而学会阅读。学会拼音对于纠正方言以及儿童在课外大量阅读时独立学习生字有一定的用处,但决不等于学会了拼音才能学习普通话,才能识字,更不等于会拼音就会普通话,就会识字、就会阅读。儿童就是一辈子不学拼音,也不会影响他学会汉字,学会普通话,学会阅读。事实证明,不先学汉语拼音,并不妨碍儿童学说普通话,也不影响儿童识字阅读。
    小学的拼音教学完全可以安排在儿童掌握了二、三千汉字,普通话说得较流利,学习能力大大提高之后再进行。当儿童能够识字阅读,具有较强的学习能力之后再来学拼音,有利于正音和继续提高,儿童学起来也会感到很轻松,学习的时间和精力都能大大节省。因为这时候儿童的大脑里已经有了大量的汉字字形和字音,这时候学拼音,儿童很容易将拼音与汉字产生对应和联想,所以学起来自然容易理解掌握,老师也不用教得这么辛苦。只是几十年来形成的“看拼音识汉字”的观念在绝大多数老师的头脑里已经根深蒂固,难以改变。新大纲和新课标虽然已经取消了“拼音是帮助阅读的有效工具”这一表述,认为仅仅学会拼音对阅读是没有任何帮助的,并降低了拼音学习的难度,要求先学一百多个汉字,再学拼音,但“不学拼音就不能学识字就不会说普通话,学会了拼音就学会了识字,学会了普通话,学会了阅读”这类错误的观念还是顽固地扎根于绝大多数老师的大脑里,成为现今小学识字教学的主要模式,严重影响了小学识字教学的速度和效率,使儿童无法尽早进入阅读,障碍了儿童的智力发展。
 
    3、识字要先易后难,只学儿童常用的汉字
 
    以前在对儿童进行识字教育时,总是强调要与儿童的生活贴近,教他们在生活中常见到的事物,而不超出他们知识范围的内容。这种观念实际上是错误的,因为毕竟儿童的接触范围是非常狭窄的,说到底就只是动物类、蔬菜水果类、起居生活类,并且也只是这些类别中很少一部分内容。而字的内容就太广了,就名词来说就有疾病类的、生理类的、哲学类的,化学类的,天文类的、地理类的,这些都是人一生中常用的字,而识字的最终目的恰恰是为了让儿童学习他们不知道的知识。如果我们对儿童的识字教育总是因强调贴近儿童生活而只局限于他们的知识范围,那么我们的识字教育就永远落后于儿童的智力发展,那么儿童的阅读理解能力就很难得到快速提高,让儿童提前阅读的目标也就永远无法实现。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儿童眼里,任何一个字都只是一个符号,不管这个字是简单还是复杂,基本上不存在先学后学,先易后难的问题。“难”和“易”是成人对字的理解,这是因为汉字在成人眼里不仅是一个符号,而且还是一个代表着特定意义的符号。正因为这一点,才使我们对汉字产生难理解和易理解的概念。对儿童来说,写字有简繁,但识字无难易。任何字对幼儿来说都是一个符号,一个图形,他只要认得这个图就识得这个字,至于这些符号代表什么意义并不重要,意义是随着儿童生活经验的积累和阅读程度的加深而逐渐理解的。
 
    4、随文分散识字法和“读、写、讲、用”四会
 
    目前小学识字教育没有专门的识字课程,没有专门的识字教材,没有专门的识字老师,几十年一贯所采用的是随文分散识字法,即把生字分散在课文中,把阅读教材作为识字教材。随文分散识字法所总结出来的经验“字不离词,词不离句,句不离文”和“读、写、讲、用”同步教学法(也叫四会法,即要求学生在识字时要同时做到能够正确地读、写,懂得意思,大部分会应用)后来被教育部写在教学大纲上,形成了我国几十年来的识字教育模式,成为小学识字教育的主流方法。
    实际上随文分散识字法在我国传统的识字教育的历史上一直不是主流的识字方法,因为它的一个致命的弱点是在随课文识字的同时,丢掉了集中识字,使识字的速度慢得令人无法忍受。小学十二册语文课本中的2540个常用汉字散落在30多万字的课文中,学生学习生字犹如沙里淘金。因为生字学得慢,所以阅读也上不去。除了拼音识字法外,随文分散识字法和“读、写、讲、用”四会混教,同步完成的观念是造成几十年来“识字难”的关键原因。
    儿童识字必须“读、写、讲、用”四会的观念实际上违背了儿童智力发展的规律。学习汉字最终必须做到“读、写、讲、用”四会是正确的,但一次将“读、写、讲、用”四个部分同步完成则是错误的。因为从生理上说,儿童对汉字的认知规律,第一是听觉能力的发展(听音)1—3岁,第二是视觉能力的发展(辨形)4—6岁;第三是协调能力的发展(写字)7—13岁;而抽象能力的发展(学义)则是贯穿于整个人生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在25岁以前。
    单从认字来说,学前及低年级的儿童的认字能力已经很强了,但是写字用字则有相当大的困难,因为认字大体是靠记忆力,写字和应用则需要很强的理解力。本来,低年级的理解力弱,应着重认字,少要求书写及应用。字会认了便可阅读,阅读时不明白也没有关系,读得多了,理解力自然会提高,也就会写会用了。但是我们现在主流教育的识字方法是形、音、义、写混教,要求每教一个字就要会写这个字,就要会用这个字,才算学会。实际上这是强人所难,所以老师教得吃力,儿童也学得痛苦,却老半天教不好一个字。所以小学识字教学没有效率,儿童“识字难”也就成为理所当然的事了。
    识字教学中要求认、写同步违背了汉字的成字规律,只能以牺牲识字速度为代价而使识字教育误入歧途。汉字中的大多数字都是由一个以上的字组成,比如“翻”字是由“番”和“羽”两个字(细拆共可拆出一、八、木、口、十、田、日、番、习、米、羽十一个字)组成,“的”字可以拆成“白、勺、一、日、口”五个字。汉字是整体性的东西,还真难找到几个不是由其它字组成的汉字,越复杂的字越是这样,它实际上并不难认也不难写。儿童认识的汉字越多,他看原来的字就越简单,写正确的能力就越强。初学认字的儿童写“翻”字要瞪大眼睛数笔画,而识字多的儿童却能轻而易举地把“翻”字分解成若干不同的汉字,这样写越来就轻松容易得多。新大纲和新课标虽然提出在小学语文的识字教学中要改进识字方法,要做到读写分开,1—2年级的学生要多认少写,并明确指出笔画、笔顺、偏旁部首和间架结构等汉字知识,是用来帮助识字、写字和查字典的,不应列入考试的范围。但是由于绝大多数的小学语文老师仍旧把大量写字看成是小学识字教育的法宝,恨不得所有的学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写字,并且还要写得快,因此对学生进行超出儿童生理极限的高强度的写字训练,实在是残害儿童。
    由于识字教育落后于儿童的智力发展,出现了许多很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它造成了小学生不能阅读,不会阅读,不能自学,出现小学生考数学由老师读题,造成了“课业负担过重”,最后还导致了小学四年级和初二年级的学习分化,这一切都是“识字太慢太少”惹的祸。而“识字太慢太少”,又跟错误的识字观念和识字方法占据主流教育地位的现状分不开的。这也就是新课标虽然对儿童识字教育的观念已有所改变,提出了“快速识字,提前阅读”的理念,加快了识字速度,增加了识字量,要求小学生提前进入阅读,但儿童识字难、识字慢、阅读晚的现状并没有得到改变的根本原因。由于主流教学方法即随文分散识字法没有改变,老师在实际教学中的“识字必须先学拼音,识字必须与写字同步”的观念没有改变,所有学校和教师还是沿用错误的观念和方法进行识字教育,反而在实际教学中出现了由于识字量的增多造成学生压力加大,负担加重,老师难教,学生厌学的情况,使“快速识字、提前阅读”的理念变成了一句空话。
    错误的教育观念和教学方法,使得原本应该很简单的识字教育复杂化,使得“识字难、阅读晚”成为困扰我国教育界几十年都难以解决的难题,成为阻碍中华民族素质提高的一个顽症。它的直接后果是导致了整个中国语文教育的大倒退,造成大部分中国人的语文能力和人文素养低下。六年的时间用来进行识字教育,既是物力和时间的浪费,更是对儿童生命和创新能力的摧残。中国的识字教育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不解决目前小学语文教育中普遍存在的“识字难”问题,我们就无法实现提前阅读,民族素质、综合国力的提高更是一句空话。这种现状如果继续下去,不仅汉字的生存将面临危机,民族的兴衰也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新中国首任教育部长陆定一说:“我查了一本书《唐说荟》,知道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有不少孩子'六岁能文’,六岁能文,我们一个也没有。难道我们中华民族的智力退化了吗?为什么戊戌政变后我国第一本语文教科书,第一课有8个字。到了“中华民国”,第一课只有一个“人”了。以后,教育学更发达了,第一课一个字也没有了,只剩下一张画。再往后,前五课都是一张画,到第六课才教一个字。”
    陆老的结论是:“汉字并不难,难的是教育的理论体系,实在糟糕。必须冲破这个障碍,提出一套新的办法,建立一个新的体系。”
    只可惜陆老的这一期望几十年来始终没有实现
应该说,新大纲和新课标中对小学语文教育中的识字教育、阅读教育等方面提出的理念是比较科学的,其目标也是很容易实现的。
    为什么新大纲和新课标的目标在实际教学中却无法实现,反而增加了学生的学习压力和学习负担呢?其根本原因在于新大纲和新课标只是提出了好的理念,但与新大纲和新课标配套的小学语文教材还是采用几十年来一贯制的随文分散识字法,老师的教学方法也是“旧瓶装新酒”、“穿新鞋走老路”,没有丝毫改变,使得新大纲和新课标提出的关于识字教育、阅读教育的理念缺乏有效的教材和教学方法的支持,变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在实际教学中难以顺利实施。要使“识字难”、“阅读晚”的难题得到解决,仅仅提出好的理念是不够的,还必须从识字教材和教学方法上进行根本性的改变,才能使新大纲和新课标的理念得以顺利实施。最根本的方法是在小学的识字教育阶段开设专门的识字课程,采用专门的识字教材,彻底改变“读、写、讲、用”一次完成的教学模式,根据儿童智力发展的规律,采用“读、写、讲、用”分段教学的方法,先认读,再写字、讲义。
    实际教学证明,小学一年级的学生,最多用一个学期的时间,即可轻松学完小学六年的识字量(2500—3000个),在识字过程中学会标准的普通话,并在诵读能力上得到有效锻炼,。在这一阶段,主要以识字和诵读为主,拼音一定不教,写字也基本不教。在学生认完2500——3000个汉字之后,开始进行大量的背诵阅读训练,以具有人文精神的丰富的语言材料充分刺激学生的语言器官,用古今中外的各种深刻、优美的文章对学生进行持续的熏陶感染,培养学生良好的语感和整体把握能力,培育学生热爱祖国语言文字和中华优秀文化的思想感情。小学的拼音教学和写字教学,都可以放在小学二年级以后进行,特别是拼音教学还可延迟到三年级进行,也不会对儿童的学习造成任何障碍。由于学生的识字水平和阅读能力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理解能力和学习能力增强,原来让学生望而生畏的拼音教学和写字教学实施起来会变得轻松,效果也会好得多。
    大量的实验教学证明,“汉字难教,汉字难学”的观点是错误的,汉字其实是世界上最优美最容易学的语言。我们只要彻底改变几十年来在小学识字教育中存在的错误观念和错误方法,采用我们祖先发明的后人改进的并经实验证明行之有效的韵语集中识字教材,并辅之以科学的教学方法,小学“识字难”的难题是可以轻松解决的,所有的儿童都可以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进入自由阅读的境界。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发布者资料
谢利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1970-01-01 08:01 最后登录:2016-08-09 20:08
推荐内容
  • 读经教育成效举隅

    1、读经为我教育孩子打开了一扇智慧的大门 2、读经教育的成效太好了 3、过目不忘和一...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