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交流 中西经典 华夏衣冠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教室 > 文化交流 >

五四之病——肤浅、急躁

时间:2010-06-17 20:42来源: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 作者:中君 点击:
五四之病——肤浅、急躁

五四之病——肤浅、急躁

 

 

现在我举一个另外的例子: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唐德刚先生说的,他反省胡适之所谓白话文运动。胡适之先生是鼎鼎有名的人,他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邀请,在晚年的时候用英文讲自己一生的经历,叫作“自传”。不是“口述自传”,是英文,很有历史价值。他叫他的学生唐德刚(现在美国纽约大学当教授),把它翻译成中文。在翻译的时候,唐德刚一面翻译,一面就下注解,对于胡适之先生的功业有一些评论。在讨论到民国八年“五四运动”,民国九年“白话文运动”的时候,唐德刚先生这样说,我来念给大家听。这一场的白话文运动,尤其是以白话文作为中小学教育工具这一点,其建设性和破坏性究竟孰轻孰重?最好还是让在这个运动影响最重的时期,受中小学教育的过来人来现身说法。因为民国九年的时候胡适之建议,国民政府把我们小学的国文教育完全改成国语,就是完全改成白话文。小孩子只学白话文就好了,不要再学那些诘屈聱牙的古文了,这叫白话文运动。唐德刚先生就是那时候,正好是小学生要入学的日子,于是他亲身经历到这种变化。他说:

    要由我自身的经历来说,才能够知道这种教育到底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是对国家有利,还是在残害国家。依着本人,就是胡先生所称许的,当年新学制所教的小学生之一,不幸我是个乡下孩子,距离我家最近的国民小学叫做公立小学,公立小学一概都照政府的办法教白话文。这个小学在十里之外,我们上不了公立小学,只好在家里由祖父开一个私塾来教我们几个亲戚的孩子。我祖父是革命党,他的头脑是很新的,他有许多的改良,不是按照一般的私塾教育,但是在国文这一课,他却规定我们要背诵古文,作文也要用文言文,不许用白话文。我在这个私塾之内,读了七、八年之久。我的国文就从“床前明月光”一直背诵到“若稽古帝尧”。“若稽古帝尧”是《尚书》,号称佶屈聱牙。把《尚书》都背完了,大概四书五经、诸子百家都背完了。最后,连《左传选粹》和《史记精华录》,也能整本的背。在我们这些同学当中,除了二、三个实在背不下去之外,大多数的孩子都不以为是辛苦。最后在家长的鼓励之下,竟然也主动去读《资治通鉴》和《昭明文选》这些大部头书,那时候几岁?11岁!在我们12岁那年上中学。家长送我们上中学,必须有一张小学文凭。所以只好把我们插班到公立小学去。我现在还清楚记得,在公立小学上的第一堂国语课,就是有关早上那个公鸡的白话文诗。他的诗是这样子的:“喔喔喔白月照黑屋,喔喔喔只听富人笑,哪闻穷人哭,喔喔喔喔喔喔……”。那时表兄和我三个人,都已经会背诵全篇《项羽本纪》。

    《项羽本纪》,就是《史记》的一篇文章描写项羽的一篇很有名的文章。我去数一数,总共九千二百个字,他们全都会背。

    但是上国语课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和其它六年级同学,一起大喔而特喔。在我们楼下就是小学一年级,他们国语课我听得几句:“叮当叮,上午八点钟,我们上学去,叮当叮,下午三点钟,我们放学回。”那时小学生们念国语,很有朗读的习惯。所以早上早自习,晚上晚自习,只听得全校的孩子,一边“喔喔喔”,一边“叮当叮”好不热闹。

    各位,有教就有,没有教就没有。同样上学,同样教书,他同样做功课,你教他什么,他就是什么。

    胡适之的例子,可以让我们做一个警惕。胡适之4岁就开始读古诗,6岁上私塾就开始背古文,到了9岁的时候读了三年古文,他就能看古典小说。能够看古典小说的人语文程度已经很高了。两年之内他偷偷地看完三、四十本古典小说。一辈子作文基础就奠定了。当时只有9岁!到11岁的时候,他的老师就正式教他读古书。因为已经读了四年古书了,以前读书是背,现在是自己读,已经有能力自己读了。教师教给他的第一本书叫《资治通鉴》。11岁就读完了。到13岁就把《左传》读完了。把《左传》读完了,大概这辈子必读的中国书都读过了。以后就是复习、综合、创造。以前中国读书人,都在13岁以前,把所有该读的书就全都读完了。一些重要的书都放在肚子里面。假如没有这样子的教育,这一辈子不要想成为一个所谓的大人才!没有了,大人才就跟这个人分家了。胡适之接受这种教育,他也没有变成书呆子。以后,他记忆也很好,学英语学得也很快。所以19岁考公费留学,20岁出国去。到了27岁,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哲学博士。他凭什么拿博士?他写了一篇文章叫《先秦名家研究》。懂得诸子百家已经很困难,懂得名家就更困难。没有高度的文言文基础,能够研究先秦名家吗?所以胡适之非常容易就写出来了。因为13岁前就读完了。而且他写出来以后,美国教授看不懂。所以糊里胡涂地,让他通过毕业了。28岁回来,在北京当北大教授,他凭什么当教授?13岁之前的功力。他后来写了一本书叫做《中国哲学史》。他凭什么写《中国哲学史》?你能吗?不到30岁全国闻名,凭什么?13岁之前受的教育基础!他去演讲,引经据典,不要带书的,从来不会错误。因为他至少会背一千首诗词。至少!其它的书不用说了。在他成功之后,建议我们的教育部,不要再让儿童读古文。

从此以后,中国人没有胡适之,出不来了,出不来了!可怜的中国!     (北师大演讲)

 

 

要全盘西化还是全盘化西

 

到了近代,面对西方文化,请问,我们是要随着五四全盘西化,打倒传统呢?还是要继承传统,消化西方?各位,这不是很严肃的问题吗?这一百年来,请问中国人是清醒的还是一直在梦中?五四的文化典范经由政府的认可和推动,其势力是很大的,九十年来,全中华民族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受了五四典范的影响,所以,现在我们睁开眼睛看一看,整个中国人,几乎已经忘了他自己的文化,丧失了中国文化的灵魂。中国人而没有中国文化的灵魂,请问这一个中国人还算是中国人吗?那么,请问我们现在的中国文化的典范,应该采取五四的标准,还是采取新儒家的标准?所以新儒家对于五四,一直持批判,反对的态度,要扭转五四的偏差。

 

对这两种文化态度,我不知道各位,你自己,以及你的朋友们,作何看法,还是根本没有看法?你如果对于这个大时代,中国文化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的危急情况,根本不察觉,实在不足以当一个老师,乃至于不足以称为知识分子。一个知识分子居然不关心一个民族有发展和走向,怎么称得上你是一个高级分子呢?怎么可以当老师呢?尤其怎么可以当语文老师?处在这个时代里,要讲文化典范,要嘛就是全盘西化,要嘛就是全盘化西,请问你走那一条路?中国自古以来,从自己民族文化的本根开发出来儒道和两家,都是非常高明的。后来我们又接触了佛教,并且吸收了佛教,乃至于融通了佛教,所以中国文化就变成了儒释道三家。我们要知道,佛教是人类非常高度智慧的展现,既然中华民族都可以把这样高度的智慧吸收进来,而跟原有的文化不相冲突,至于拓展了原有文化的内涵而,使中国文化从儒道两家变成儒释道三家。像这样子大气魄的民族,为什么到了近现代,面对西方文化,为什么不能把中国文化从儒释道三家变成儒释道西四家?我们志气哪里去了?我们的心胸哪里去了?我们的理想哪里去了?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一定要全盘西化?而全盘西化一定要以打倒中国文化为代价?一定要让中国人通通变成西方人?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所以我常说,五四运动,这一批知识分子,是中华民族的不肖子孙!

(语文新典范)

 

当然,自从五四运动全盘西化以来,我们的语文也是按照认知心理学的方法来编课程——由浅到深,由易到难。按照认知心理学的方法教学──懂了才教,教懂了才算。其实人类的语文能力的发展,是在人生很早期的时候。一般人都知道,十三岁之前,是人类语文能力发展的关键期。而十三岁之前,我们刚才说,他的理解能力,还没有发展完成。我们如果用理解能力来教语文,那我们的教材,必定选择他日常生活所能了解和应用的范围,于是我们的课程就选择了小猫、小狗、小猴子、小老鼠,最多选到小华、小明、小英,所以小华、小明、小英这三个人在我们的小学语文课程里面阴魂不散,培着几亿中国孩子长大。(笑)

——同上

 

 

如果五四时代(民国八年起的三十年间)的学者诋毁中国文化,他们确实是读过古书来的,但如果国民党败退以后(民国三十八年以后)两岸新的一代还有诋毁者,大都是一犬吠形百犬吠声一类的漫骂,毫无学问了。因为一代算三十年,五四全面破坏,经三十年以后,这个民族的文化就断了传承了,谁还读经?不读经还有什么资格讨论文化学术?

    而五四之文化悲剧,是和整个历史悲剧有关的,也就是说它是由于满清入关所导生而来--以文字狱箝制知识分子的思想两百余年,并闭关自守,未能及早与西方相观摩,文化处于停滞甚至退堕状态,依牟宗三先生所说,那是的中国知识分子,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而没有思想,就没有生命。也就是说不会运用理性解决问题,而只是用生物本能的反应来应付问题。

    清末救国的方式是义和团,因为义和团的澈底失败,民国初年又一次为了救国,则不免急切,遂牵怒于文化,牵怒于经典。较温和者,认为经典虽是万世常道,但不适合救急,如吴稚晖,说要把经典丢入茅厕三十年,再捞起来,没想到八十年了,还捞不上来。较鲁莾者,如胡适之陈独秀,必要全盘西化,而全盘西化的前提是先要打倒中国文化,当然首当其冲的是这些经典。

    他们不是读过经吗?但清儒自干嘉以来,一向反对宋儒,他们读书也渐渐丧失了那种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志节--因为皇帝不准他们口气那么大。到了清末民初,那种民族衰象更可想而知了,若非大智慧,有千百年眼光者(如熊十力梁潄溟等),鲜不落入时代漩涡之中。一般如胡适之等,即是无用的读书人也。而天下风气已是如此,所以此辈急躁之人,反而成为社会多数。而革命党人,知革命而已,谁知文化之深远者?所以这些躁进之人,便得到政府的支持,从此以后,以政府的力量,经由教育,先让国民不会读古书,然后灌输全盘西化思想给全国百姓,直到如今,中华民族于是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于今之计,我以为先恢复读书能力,先接近经典再说,至于会不会再出胡适之那种数典忘祖的妄人,则在所不计了。

    不过,我一直有一个信心:只要恢复全民读经教育,文化复兴之机会总是大些。何况世上人心还是不死,我也打算将来能和有志者多开如书院之讲学处所,以接引后进,唤醒文化心灵。又世界之进步,大家都已渐有西方东方不必偏废之共识,五四的思想与观念,已然过时了,读经孩子应不会再反对中国文化了。

    中西文化的会通,本是一个大时代的大契机,——本来这个会通的路,是五四时就应走的方向——可惜中国白白浪费了八十年——当然也浪费掉了千万人头!

    老子十六章所谓 "不知常,妄作,凶!"不知常,就会妄作,一妄作,就只好凶!此意宜教后辈读经小子切记之。 

                                                                                                            ——回复:五四的文化悲剧

 

中国人什么时候把鲁迅当作文人看,而不当圣人看,则中国人有救了

 

 

 

六,不苦说「胡适读这么多经,品德还这么坏」,这句话有误。其一,胡适固读了不少经,但他所受的教育,他的心灵所得,并不以经为主,而是以史和文为主。其二,胡氏并不是「品德」坏,他品德还算可以,是个「好人」,他的过错,只是「见识差」,见识差,往往比品德坏还坏。故王船山云:「害莫大于肤浅。」五四一批人之过,不在「品德」,而在「肤浅」,一般人知无德之害,可以一时害及一家一国,而不知肤浅之害,足以害至天下,数百年而不止也。即如今日大家见笑之台湾政局,之所以至此不堪者,岂「无德」可以解释,乃是由于「肤浅」也。不知肤浅之害者,亦是一般人之肤浅也。

    七,见识差,其实也未便深责,因为这不只是他一人的性格或故意,乃是由于整个时代的局势,造成知识分子共同的习气,而此种时代与习气,是自满清入关即开始蕴酿了,(此意说来话长,须自用功深思始得)所以欲加责,也不忍心。但欲原谅之,又不可放过。因为春秋是责备贤者的。意即,作为社会之精英,而竟不能为时代负责,则天生你这般才华,给你这般位置名声,又有何用?故吾人可以责备五四这一批人,「为什么不能跳出时风之外」,而「为中华民族立千年之人极」?为何如此短视,如此激切?如此斗狠,如此愤戾?

    八,一个人不能跳出时代,是情有可原的,而且,也不可以专责于胡适一人。但之所以特别责备他,也因为时代特别锺灵于他,政府完全相信了他,他的影响大,因此,他要背负历史的责任,背不动,你应谦虚,你应反悔,你应让人,何苦一背到老,死不悔悟?

    九,历史如果可以重来,我们应会在此说:「当年五四如果能一面保护承续传统智慧,一面放眼世界,吸取西洋精华,岂不甚好?则中华民族或可免掉九十年之浩劫,而今日已成世界之黄金国家。」奈其不能重来何?

    十,今日吾人既见前人之弊,怨历史之作弄亦已无用,亦唯有以大心大愿,为他们那一代之放肆,在民族祖先面前忏悔,而尽力赎罪了。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