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 影音视频 读经理念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百问千答 >

观“揭开王财贵教授追随者之虚伪面具”一文有感

时间:2014-06-10 21:04来源:未知 作者:方哲萱 点击:
也来谈谈阿猫阿狗观揭开王财贵教授追随者之虚伪面具一文有感 文/方哲萱 今天有友人发来深圳商报上发表的一篇大文,文中批评王教授推广读经教育中的三点严重问题:一是只倡导读经而不负责后果;二是只倡读经,不倡讲解;三是不择师资,阿猫阿狗都可以教人。


也来谈谈阿猫阿狗——观“揭开王财贵教授追随者之虚伪面具”一文有感

文/方哲萱


今天有友人发来深圳商报上发表的一篇大文,文中批评王教授推广读经教育中的三点严重问题:一是只倡导读经而不负责后果;二是只倡读经,不倡讲解;三是不择师资,阿猫阿狗都可以教人。

王教授及其追随者这样被批评不是第一次,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文中所提出的三点问题,事实上曾经辩论过多次,有过诸多往复,是毋需再辩了,辩下去可能也不会有太大的结果。不过友人说此文引起热议,要我一定写篇文章回应,以免以讹传讹,引起不必要的困惑。

我看了一下文章后面的评论,有些网友觉得有争议未必是坏事,观作者之意并非否定读经,而是希望其更健康有序进行,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由此可见,关注读经教育的网友越来越理性温和,这是好事。读经教育的实践者们,据我常年观察,亦很愿意虚心接纳好的建议,但择善而固执,也并非就一定是不负责任。

我的观点是,可以批评,但最好不要人身攻击,硬把王教授及其追随者都想象成虚伪、阴柔、谋名谋利之人,实在过分了点。

如今教孩子读经的家长老师,固然多阿猫阿狗之辈,但在我看来,他们也都是谦虚好学之士,因自知学养不够,而发愿陪伴孩子一同成长,弥补自身不足,在不断提升个人修养。

我曾在一次读经教育的研讨会上听一位来自河南偏远小城的幼儿园园长的分享,她说八年前听说可以让孩子读经典、学习传统文化,觉得好,就在幼儿园的一两百个孩子中间做起来,读什么?《弟子规》,读过背过,孩子果然有变化,懂事了,认字了,她很高兴,这一做就是七年。一年前,又有友人和她说,只读《弟子规》不够,可以读一读《论语》。她懵了,《论语》是什么,听都没听过,赶紧找来看,原来是孔子的语录。虽然不知道论语,但对孔子有一份敬意,她翻开读一读,觉得真好,就想,哎呀,以前七年耽误孩子了,赶紧让孩子读起《论语》。她反复说,要是早知道读论语就好了,那么多年,那么多孩子,是我耽误他们了,以后,我可不能再耽误孩子,所以来参加这个研讨会学习,要提升自己的素养。

她说得淳朴自然,在场的很多老师都潸然泪下。在有些人看来,这大概又是一个被王财贵洗脑的阿猫阿狗,这样的老师能教出来什么好孩子?或许吧,但做人大可不必如此尖酸刻薄,一个人连论语都没听说过,并不是她个人的错。虽然不是她个人的错,她却愿意把这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这不是一种高贵的品质吗?孟子曾赞叹禹稷“人溺己溺人饥己饥”,那些有学问的大人先生,难道此时不该多一点悲悯、多一点自责吗?

后来我了解到,这位其貌不扬的园长妈妈,她的儿子已经本科毕业,如今在美国的高等学府深造,自从知道要读论语,她也寄了一本给儿子,并鼓励他回国参加论语一百夏令营。因为从小读了弟子规,儿子很孝顺,也和妈妈很亲近,所以完全没有排斥的接受了,这让她觉得欣慰。

有的时候,教育的本质不是技术,而是心。我们固然不能说这位阿猫阿狗妈妈把儿子培养到美国读大学就是成功,但总比一些有素质有品位的精英父母把儿子培养成阶下囚要来得强很多。

又有人会说,我不是看不起阿猫阿狗,而是希望读经教师不仅仅停留在阿猫阿狗的阶段。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实际上是颐指气使,伤人不浅。有哪位读经老师愿意做阿猫阿狗呢?难道他们真的只是愚昧的被人牵着走不愿独立思考自我成长吗?为什么王教授说阿猫阿狗就让人觉得可以接受很亲切很温暖,有些人说,就会让人浑身感觉不舒服好像受到了心理伤害?

其实,王教授是深深把握了教育的心法,他尊重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愿意为文化担当,愿意为孩子付出的人,他调侃说,阿猫阿狗都可以教读经,那背里的涵义,一方面固然是指出教育的真谛与庄严,另一方面,实在是一种深深的信任,对人的喷薄欲出追求生命充实饱满刚健光辉的光明之性的肯认。

钱穆先生曾经引用“丁龙讲座”的故事,丁龙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普通中国农民,在中国积贫积弱的年代,当他作为劳工来到美国,却凭借世代相传的诚信忠恕的品格,感动了他的主人,他临死前,把一生积蓄捐给哥伦比亚大学,在主人的促成下,建立东亚汉学系“丁龙讲座”,传播汉文化。在那前后,胡适之先生亦带着深厚的汉学功底以高贵的身份留学到了美国,但是,他不仅没有在美国传播汉文化,进而回到祖国,全盘打倒中国文化,带来了百年浩劫。可见,阿猫阿狗有时还更有点人样。

贫民教育家武训,自幼深受文盲之苦,立志兴办义学。因自己条件所限,只能行乞捐学,以自己乞讨三十年一点一滴的财资,购田230亩,创办义塾。没有老师,就去进士举人家跪求任教,没有学生,就挨家挨户跪求乡人送其子弟入学。后来唐君毅先生在其“孔子与人格世界”一文中,赞武训为圣贤,他说“乞丐乃一绝对之空无所有者。然而武训,即从其自身原是空无所有之自觉,而绝对忘我,再不求为其自身而有所有。他即直接体现了无限的精神。然而他自身虽已一切不要,但是他知道人们仍要知识,要受教育。于是他依其自身之绝对忘我,以使他人之得受教育,成就其自我而办学校。”

唐先生又写到:“圣贤之人格之精神之所以伟大,主要见于其绝对忘我,而体现一无限之精神。故一切圣贤,皆注定为一切有向上精神之人所崇拜......世间一切有抱负、有灵感、有气魄、有才情、有担当之事业家、天才、英雄、豪杰之人们,在圣贤之前,亦总要自觉渺小,低头礼拜。人们未尝不自知其长处,可以震荡一世,圣贤们或根本莫有。如武训之为乞丐,更是什么亦莫有。但是我们所有的一切,对他们都用不上。对于我们人们所要求所有之一切,他们都可不要。于是我们在他们之前,便觉我们之一切所有,由富贵功名、妻室儿女,到我们之一切抱负、灵感、气魄、担当,皆成为「莫有」。”

为什么兴办教育的是武训这样的阿猫阿狗,而不是那些有学问有身份的进士、举人?今天,我们这些教孩子读经的阿猫阿狗,如果求有学问有知识会引经据典博古论今的精英们来教我们的孩子,你来吗?道听途说一段传闻,而忽觉义愤填膺,心血来潮的发一顿评论是容易的。踏踏实实日复一日陪伴孩子度过平平常常的读书生活是艰难的。做文人容易,做圣贤难啊!

“怎么可以让阿猫阿狗来教读经?”这一句话说得多么轻松多么义正词严,可连阿猫阿狗都要来教读经,这背后又是中华民族多么沉痛的一段血泪史。难道说这话的人,就真的不是阿猫阿狗吗?如果你真的不是,就请站出来,去老老实实的教一批孩子,扭转这个时代的局面。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如果你真的是君子,就不要怕阿猫阿狗,也不需再埋怨阿猫阿狗了。

或许有人又要说,如果教读经的阿猫阿狗真是这样,那也算了,但他们确实把孩子教坏了,出问题了。

我不能说没有这样的案例,所以真是无从辩驳了。但还是引用一个故事来表达我的观点——

耶稣传道期间,法赛利人不承认耶稣就是救世主,处处设法刁难。一次他们将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妓女带到耶稣面前,对耶稣说:“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这是法赛利人对耶稣设的一个陷阱——如果耶稣说砸死这妇人,马上就触犯了罗马政府不可处死他人的法律;若耶稣说不用石头砸死她,就背弃了摩西的律法。没想到,耶稣只说了一句话,事态就急转直下,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没有犯过错的,谁就可以第一个拿石头打她。”法赛利人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

或许真有阿猫阿狗把孩子教坏了,不过,那些看似维护正义的人,你们谁能保证不把孩子教坏的,谁就可以第一个拿起攻击的石头。不然,请你多一丝宽容。

本来,如果真的有孩子因为读经而出了问题了,一定不是老师的主观故意,而遇到这种事情,谁不难过呢?但我们是因此就要攻击读经的推广和实践者,说他们虚伪冷漠,还是应该找出问题所在,协助解决呢?

更何况:第一,读经是不是一定会出问题,是不可以一概而论的,至少我们看到的大多数读经孩子,都是积极向上心态健康的;第二,孩子是否出现问题,不可以一时一事而下断论,教育是长远的事,关乎一生;第三,出了问题,是否一定就是读经方法或师资不够导致的,还是有其他更多的可能性,更值得深思。

像原文那样评论读经教育,好像读经的孩子都出现了问题,不可逆转,令人痛心疾首,必须大批特批,置其于死地而后快,这种态度本身就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我探访读经教育多年,从冷眼旁观到深入其中,所见不可谓不丰。读经教育比起一般教育来讲,固然收效甚大,但也必须承认,读经的效果的确不是百分之百的,要达到好的效果,需要许多条件具足,不仅是师资问题。而在当今时代下,要具足这些条件是比较困难的。事实上,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用任何的教育理念,教育都不可能是百分之百一举成功,不出现一点问题的。这是人间的无奈,这是客观的事实,而不是给了你扛着大旗攻击读经推广者老师们的理由。

人是很容易片面看待事件的,如很多人认为西方教育好,就忽略掉西方教育也有其不够的一面,如大家都看到体制应试教育的弊端,就会无视其有意义的一面。同样的,有些人一下子接触读经,尝到甜头,一味认真做去,并不发现操作也会有失误的一面,而另一些人则看到读经教育的一点点问题,就无限放大,深感忧虑,仿佛真的危机四伏。像这些都是不理性的体现。我们该做的,并不是互相攻伐谩骂争辩,而是都该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勉励自己做个理性的人,理性包括有探寻事件本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懂得体谅和宽恕他人。

如果大家都能理性下来,那么即使教育中出现一些问题,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相反,则无事也变作有事了,那才是真正令人痛心疾首之所在。

至于说王教授只管宣导不负责任,更是奇怪的言论。他该如何去负责任呢?其实,十余年来不断面临这样的攻击批判,依然不变初衷念兹在兹的推广,且对所有的质疑都无数次给予过回复,至今已积累逾百万字,已是他能负的最大责任了。奈何攻击者往往只是为了打倒而打倒,寻章摘句出王教授几句似有漏洞的话,就沾沾自喜,自以为发现了命门。而那上百万的谆谆之言,是没耐心去看的。

本文不想对原文所提的问题一一回应,因为那都是已经解决了的问题。我只想指出一些人看待问题的误区。王教授所提出的教育理论境界较高,近乎于“无招胜有招”“无为而无不为”,并非人人易懂,人人可用。王教授也每于宣导之后提醒听众,此法只供有大信心和各方面条件具足的父母参考,不可轻试。他能负的责任也就到此了,剩下的,是不是每个人都该为自己也负一点责任?

阿猫阿狗,是这个时代的清醒者用来自我解嘲之语,用词虽显得荒诞不经,其实内在有一种相当悲壮与崇高的意味,读不懂这一层的人们,请收起你高高在上咄咄逼人的态度,请收回那些冷酷的指责的字眼。毕竟,天天和孩子们在一起,同吃同睡,共同读书生活着的,是这些阿猫阿狗,每天真真实实体验着这些孩子的喜怒哀乐的,是这些阿猫阿狗,当孩子哭了笑了爱了痛了,会同着一起哭哭笑笑悲悲喜喜的,是他们,当孩子长大了,会感激会爱戴抑或会埋怨的对象,还是他们。为了陪伴孩子成长,他们中的很多人抛却着自己的青春,远离繁华和热闹,他们甚至没有时间逛街购物,也没有时间上网聊天,更没有精力去为攻击他们的言论开脱辩解。他们不一定很伟大,事事都做到完美,但他们活的很坦然很踏实,真正在为孩子们撑起一片天空想要保护他们纯净心灵的,真正在为这个时代做担当的,是他们!

如果不能加入他们、理解他们、协助他们、尊重他们,你可以做到的,是保持沉默!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