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 影音视频读经理念 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读经理念 >

对反对“老实大量读经”的总回应

时间:2010-12-06 16:00来源:天谦学堂新浪博客 作者:王财贵教授 点击:
对反对老实大量读经的总回应 http://bbs.gsr.org.tw/cgi-bin/topic.cgi?forum=6topic=2352show=0 文章主题:转 37 网的帖子:她怎么会哭得那么伤心 哲萱 : 原链接: http://www.37ct.com/viewthread.php?tid=24123extra=page%3D1page=1 五岁的 YY ,很可爱

对反对“老实大量读经”的总回应
http://bbs.gsr.org.tw/cgi-bin/topic.cgi?forum=6&topic=2352&show=0

  

文章主题:转37网的帖子:她怎么会哭得那么伤心

 

哲萱  原链接:http://www.37ct.com/viewthread.php?tid=24123&extra=page%3D1&page=1

 

五岁的YY,很可爱。我觉得她就是天使,只要她一来到学堂,立刻就是欢声笑语!尽管有时她会显得比较调皮、不听话,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却又让人生不起她的气!她最好的读书状态可以保持半个小时,端端坐、手点字、语速平缓!不过这样的状况可以说是昙花一现,有时一天出现一次;有时几天才会出现一次!大多数读书的时间,她都是在玩。不是把书从头到尾地翻来翻去,就是用铅笔画来画去的。有时干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每到上课时候,她就嘟着小嘴说:“老师,我不想上课!”我牵着她的小手对她说:“是的。老师知道你不想上课!”然后,把她带到位置上,让她坐好,她也会跟着读,尽管不是很情愿!但有时她会用自己的方式抗议,就是坐在那儿嘟着小嘴不读!

    所以,她每天的读经时间不到三分之一,但背书的能力却很强,经常是比她大的孩子还不会背,她却已经掌握了!

   有一次她对我说:“老师,我在家喜欢读书,在这儿就不喜欢读!”我很惊讶问为什么。她一本正经地告诉我:“在家里没有读那么长时间。”(我们现在加上早晚课每天大概有8小时的读经时间,有时晚课也会安排孩子们写字、讲故事等等)

     上个星期五,别的小朋友都进教室读经了,她还在外面不进来。我去找她,她说:“老师,我想玩!我不想读书!”我说:“老师知道,但是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我们都要进教室读书!”照例把她领进教室,让她坐好。她又开始抗议了!我见她不读,走过去对她说:“YY,你知道么?读书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是我们每天都要做的事情。你已经长大了,对自己要负责任!”她看着我然后突然就哭了,哭得好伤心。我从来都没见她那么哭过!我一时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我想:是不是我当时的态度和言语太过认真了,还是怎样?怎么会让她哭得那么伤心。请大家帮我检讨一下,我哪里做得不妥当?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该怎么处理呢?先谢谢大家!

 

一位网友的跟贴:

 

我有时也想,王财贵教授提出十小时读经法,这些私塾还是打了擦边球,压缩到八小时了。教授凭什么要提出十小时读经法,他自己真的实践过吗,实践过多久?有十年吗?如果没有,他提出这样的方法,会害死多少孩子?

所以南老不无忧虑地指出,死读书,读死书,会死人的,真的是晴天霹雳,那些沉醉教授理论的“财迷”们,难道不该醒醒吗?

 

哲萱

 

先生夜里发邮件给我,让我帮忙把他的回帖贴在37网,也贴这里一份。

=========

 

各位朋友,我是王财贵。因为贵网讨论读经的问题,有的朋友也提到我的名字。有朋友要我过来看看,我看到这个网站立意很好,经理得也很好,论坛讨论得很热烈,很是佩服。对于本帖,我有几句话,也随便说说吧。

 

古老的西方基督教有一个故事:

 

有一个妇人犯了罪了,那时的习俗是,群众可以围起来用石头丢她,以致于死为止。妇人跪在地上,村里的人聚集了,正准备丢石子。耶稣走过去,说:「你们谁没有犯过罪的,就丢第一块石头。」渐渐有人放下手中的石头,低着头走了,最后,所有的人都走了。耶稣把妇人牵起来,说:没事了,你走吧。

 

谁家养孩子时,没让孩子哭过,可以丢大量读经的第一块石子!

 

否则,或者请你协助读经解决问题,或提出别的好的教育,让教育发展得更好,要不然,请你默默走开去!

 

子夏云:若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

 

楼主学善老师在教读经过程中遇上困难了,遭来一顿对读经的挞伐。谁看到了这样的困难,不难过呢?只有您们是有良心的?只有您们的心是温暖的?只有您们是爱孩子的?主张实践大量读经的老师都是铁石心肠?

 

困难何处没有?你家没有?天下没有?重要的是遇上了,要想办法,看能不能解决,咒诅谩骂是没有用的,只是显示头脑的懒惰或幸灾乐祸的不仁而已。

 

台湾曾有报纸大篇报导,标题是:九岁孩子背老子背到哭。内容是说一个孩子回家的功课是背老子,他背不起来,在家中大哭,家长告到教育局去。我看了后,就跟大家说:这个老师不了解儿童心里,不了解家长心里,也不完全了解读经的道理和现代社会的文化处境,才会发生这种情况。只要了解情况发生的主因,要避免是不难了。因为有大部份学校老师也教读经,也教老子,或者教得更多,孩子并没有哭,家长也很高兴啊。(如果读经教育不是大部份的情况都这么阳光可喜,那在体制不支持社会又陌生的情况下,读经教育活该很快会自动在人间消失,而不会如此主动蓬勃发展。)

 

所以,有些问题的发生,是原则上根本上的错误,有些问题的发生,是技术上末节上的错误。我不是说技术末节的错误就可忽略,但最好我们不要以技术末节的错误,来吞噬根本原则。(有如五四之以社会现状之污腐来吞噬中华文化)

 

如果用我提供的方法让孩子背老子,就不会哭了,因为我的方法是经过研究的,是合乎儿童心理,家长心理,社会文化处境的,即:老师每天依自己能挪出的时间的量,在学校就把老子的文章读上百遍了,(如一天有一个小时时间,就读约一百字。如只有半小时,就读五十个字,等等类推),孩子回到家,再复习二十遍(一百字约十分钟,类推),其实百分之八九十的孩子在学校读了一百遍之后,都会背了,回家的复习便是简单而愉快的,甚至是向家长炫耀的,大部份的家长是欣喜的。(我提倡三百读经法,每天一百字,念一百遍,给所有的孩子一百分,不会背的孩子,也给他一百分。因为我们说的是读经,不是背经。只要读,就有功效,多读多效,少读也有少效。)

 

读经推广那么久了,我总是这样教人做的,但真的认真听我话的人还是少的。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各处网络上读经版发言质疑的朋友,有几个人是真了解读经的基本意义的?我看大部份是道听途说而已。孔子说:「道听途说,德之弃也。」读经当然卑之无甚高论,但我之所以敢向一百年来世界的教育说话,是下过相当功夫的,相信太低级的过错是不会犯的。如果还这样轻易让人说三道四,还像个样吗?

 

学善老师是来请教如何解决问题的,我且先试试能否帮她一下:

 

孩子是有哭的权利的,而一个孩子一时的哭是有其很复杂的理由的,依学善所举的前后状况来看,她可能是不喜欢长时间坐着读经的。如果只是这个原因,要解决它,是不很困难的。

 

最先要想到的可能是:放一放。

放一放至少又有两种情况可以选择:

 

第一,在学堂中放一放,即依旧在学堂中,但让她自由些,想读就读,不想读,可以让她玩玩、睡觉或画画,等想读了再来。

 

第二,和家长商量,是不是她不适合这样读经,可以请家长考虑转到其它幼教的地方去。如果家长还要孩子读经,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来。

 

以上两种是我常建议的方法。毕竟推广读经已经十六年了,推广私塾已经八年了,遇到的各种案例是不少的。我对读经教育发生的各种状况,大体都先说在前了,总是建议以积极的心态,追寻问题的根源,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但因为天下的孩子那么多,个别情况是千差万别的,只能说个大略,细节是说不尽的,更不能说都要遵守一套什么固定模式,有一部份是要交给老师或家长临机应变的。

 

我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教育要善于等待。放一放,即是等待。我教的业余读经班,一星期只读一次,有的孩子是一年之后才开始愿意读,我就等他一年,孩子的年纪还小,大家急什么呢?

 

其次,因为信息短缺,我只能依学善老师的描述猜测,YY来学堂的时间可能还不长,又您开读经学园的时间或许也不长(因为全部孩子只有三个?),对大量读经的教学经验或许还不多,不知有没有在别的大量读经的学堂实习过?还是只有看过大量读经的理论?

 

如依以上的猜测,也可以从几个角度来寻求解答:是否因为YY读经和她原来的生活(学习)状况不一样,她不习惯。如果只是不习惯,则可以试试:在不强迫的方式下,让她再多读一段时间看看。依照我个人看过听过的许多人的经验,有些不习惯的孩子,大概在一两个月左右就习惯了,非常不习惯的孩子,或许半年吧。极端的例子我看过排斥读经一年的孩子,因为他已经是十五岁且让学校和家庭都头痛的孩子,一年之后自己立志了,就好了。从不喜欢大量读经到喜欢,这算不算是一种能力的进步呢?这算不算是教育的成果呢?我们要不要试着追求呢?如果最初就放弃了,谁知道又会如何?没有人可以重来一次,这是天地之奥秘,除了神,没有人有权利说,依照谁的方式就是对的。

 

又,看YY常在课堂上睡觉,可见她是累了,可以想想看,YY是心理不愿意呢?还是生理不健康?如果是身体的事,则很简单,一睡眠,二饮食。台湾的大量读经学堂多是走读的,学堂严禁孩子在家时看电视,因为凡是前晚看电视,今早就易打瞌睡。又如果孩子本来就不健康,往往全天读经几个月后就健康起来,因为学堂起居定时,饮食合度,生活简单,一个孩子是很容易健康起来的。但如果YY是心理的抗拒,那就要用慢慢引导的方式了,或者等你学堂的学生多了,YY一方面比较习惯了,一方面人多气旺,精神就容易激发起来。YY有时是喜欢读经的,可见她不是一概排斥,或许是一颗读经种子呢,所以,我建议,再用可能想到的各种方式试试看,不要轻言放弃她。

 

有的人或许不同意这样试,因为他们会说:怎可把孩子当白老鼠?还要试半年,命都没了!其实,人生是复杂的,状况是多样的。何处不是试验?体制学校难道就安全了?所谓「快乐学习」,难道就不是对孩子一生的试验么?谁能肯定它是先天的绝对的对呢?你能担保那便是一个孩子生命最好的成长状况吗?你能担保那是孩子心灵深处最大的愿望吗?人生只有你所能看到的部份才算数吗?所以有人说:「现在快乐,将来就不快乐」,此语有它的意趣。当然,谁也没法肯定去试试大量读经就是对的,我常说:「我们只能尽量去做我们认为比较对的事。」但人间的事既然是复杂的,什么才是比较对的事?这就要看每个人的见识了。不过,我相信一个人只要有一点诚意,他就凭他当下所知所见去做,只要随时保留一个万一知错了可以改善的空间,就可以无憾了。因为如果这样尽心了,还有遗憾,那只好缺憾还诸天地了。

 

谁能说十十读经(一天十小时,十年)就是最好的呢?但谁又能说它就不是最好的,乃至是不好的呢?凡事有个度,尽量而已。你尽不了这个量,为何要限制人能试着尽尽看。大量读经没限制你不大量,何以你有权利限制别人要大量?

 

我相信人,相信有孩子的家长大都是爱孩子的,相信开私塾的老师们基本上都和你我一样爱学生的。我只能教他们尽量的做到自己的最好而已,因为天下之间,除了这样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如果说十十读经法是唯一法门,那我犯错的机会是相当大的。但谁说十十读经法一定不可行,一定要打倒,那他犯错的机会也不会少。因为你并不能保证一定比我聪明,你也很难判定我一定比你没有爱孩子的心。(至于因为主观上讨厌大量读经,就讽刺说:何不二十四小时读经?这种人是没心肝没诚意讨论问题的,只是为了找人打架而已。不足与辩)

 

相信人吧!相信人家孩子的家长吧!不同意大量读经的人,自认为深具爱心为孩子请命的人,您提供看法可以,提供建议可以,但千万不要一时光环绕身,以为自己是上帝,是来审判灵魂的,以为自己是法官,是来断人罪状的。上帝不会以情绪说话,法官还要两面兼听呢!不要太绝对,理有多途,事未易明──我常用此语警惕自己。  

 

毛主席同志说:没有调察,就没有发言权。请去调查一下。

 

如果所调查的所知道的是几个个案,请就这几个个案说话,说:这里可能会有毛病,提醒人要注意。不要用几个个案就做成原则性的判断,说:气死我了,一概给我打倒!这不等于小孩儿演戏么?

 

人生之事,不可一概而论。教育之事,尤其是。世间的人群是多种类的,同类人群之中,又有多种心态的不同,庄子所谓自其异者而视之,肝胆楚越也。我所知道的大量读经的老师,有些人有时候的教学看起来是不恰当而会引起学生及家长的反感的,但另有些人有的时候的教学看起来是可圈可点学生高兴家长放心的。如果前者的情况多,活该大量读经很快会自动消失,不需您来烦恼如何打倒它,但如果后者是占多数,则凭什么理由说它是原则性的错,必要置之死地?

 

凭什么要怀疑把孩子送去大量读经的家长的头脑是弱智的?凭什么判断这些家长都是为了弥补自己没读经的遗憾才让孩子大量读经的?又凭什么可以躲在自己家里,足不出户,就判断所有或大部份大量读经的孩子都在遭受摧残?都不快乐?凭什么判断孩子说读经苦就是说了实话,而说读经乐便是说了假话?凭什么判断大量读经的孩子身体一定不好?功课和才艺一定不学?凭什么断言凡是反对王财贵大量读经的人是有爱心的,凡是支持的,都是一言堂的粉丝?这些人岂不也是大家的兄弟姐妺好朋友么?为什么他们不可以支持王财贵?为什么支持王财贵就是被王财贵忽悠了,就是没有理性了?

 

总之,为什么对人不多点相信,相信别人也同你一样有一颗心,也同你一样有血有泪,也在苦思焦虑想要孩子好?难道天下人的见解做法都要与你一样才甘心?又凭什么说开读经班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出来说说他们的经验就是在掩饰自己?

 

请记住:你不能掌握整个天下,地球不是为你而转,放给天下自由吧,让天下回归于天下,天下人会好过些。

 

 

我不是教育部,我的理论不能规定什么,我也知道有些人会受我影响,所以我很谨慎,我开出千万条法门,并没有教人一定要怎样。而且我演讲或写文章,每每都交待听众听我言论,要自己想想,如果以为我错,千万不要跟着我走,如果以为我对,那也不是跟着我走,乃是跟着自己走。有关教育时机问题,我的说法是:及早读经,从知道的那天开始,因为已经办法再早了。有关教育的教材问题,我的说法是:老实读经(老实的第一个意思),读愈高深的书愈好。有关教法问题,我说得最多了,我最标准的说法是:老实读经(老实的第二个意思),只管读,花俏愈少愈好,又大量读经,愈大量愈好。我只提出一个方向,其度数,就看个人采择了,怎可说您采得多,就说少的人不对,您采得少,就说采得多的人没良心?

 

总起来,我也常说:快乐读经,愈快乐愈好。我更常说的是:对孩子要多鼓励,少要求,要多赞赏,少责备,尤其常劝人不要轻易体罚──让一个孩子快乐长大,谁不知道呢?谁不追求呢?但什么是快乐?是没有人能下定义的,一般人也不会去思考的。其实,如果及早、老实、大量了,往往就会快乐,而这种快乐我称它是深层的快乐──这算不算快乐?

 

又,如何判断是否有这种快乐?请勿在此又起争论,因为这是不能争论的,只能感受,请您到各个大量读经的地方(至少要去三五个地方才算数),去感受一下,或去问问他们的家长。──再请求一次,不要先把这些家长预设成笨蛋、盲从,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有眼耳鼻口,而且有心跳,他们不是木头人。更不可以硬说孩子如果说自己快乐,一定是被毒害了,心灵死了,不敢说真话了。──如果一定要这样认定,这种人怎能与他说话呢?天下归他管就是了。

 

如果有受读经之害的孩子(必定有,这不可讳言),那是很遗憾的。我们希望那伤害不至于太严重,还可抢救。为了减低伤害的可能,我也常呼吁下天下的父母,要为孩子选择教育模式和教育处所时,一定要慎重,不要一窝蜂,自己要先了解一下教育的意义,依自己的见识去选择。如果选择体制学校,那便罢了(因为天下学校都差不多,而且如果无权无势的话,也不容你太多选择),如果要选择私塾,最好亲自去看看,并且要打听一下,如果是新开的,一定要老师细细谈过,如果是旧的,可以多访问几个先行的家长,要全了解了信任了才去,去了,还要常观察关切,有问题即转走。──这是我常交待的话。

 

有的人如果说:看看不行才转走?那岂不伤害在先了?为什么不提倡一个永远没有毛病的理论,开一个永远没有毛病的学校,让家长安安心心,让孩子无灾无难到公卿?发这种想法的人,一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或者童话里面的王子和公主,要不然,就是只看到别人眼里的针,没看到自己眼里的梁的莾夫,人间的事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

 

人生常是不得已的,随时都有困难,那是人间永恒的问题,我们要学会体贴,人生才好相过从。我们很难设想一个没有毛病的净土。如果净土那么容易得的话,那也不必那些人费心来办读经学堂了。我们对学堂所发的要求,如果同样来要求其它教育机构,岂不更令人颓然而返?孔子说道之不行,已知之矣,但他还是知其不可而为。我们只有如此的命运──谁教你是人?

 

如果您对任何处都不放心,要把孩子领回自己教,那是最好不过的。但须知你现在说话是面对着天下人,不管你想或不想,你在网上说话,总是影响了旁人,劝那些如你的条件的人如你那样做,是很好的。但不要想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没您的学问,没您的时间的人咋办?只好请您出来救救他们了!

 

责备如果出于热诚,是应当的,有热诚的人受责备也是应当的。但再说一句永远要讲的话:尽心而已,每一个人只能这样。──要不然,你又要怎样?

 

(附及:有请洞庭烟雨先生:我看您在37楼的帖,您要求删掉以前对读经支持的几个帖子。字里行间感受到您一股正义之气,非常敬佩。不过,是否请您稍稍息怒。古人说:喜时勿许人物,怒时勿答人书,发怒时,心态是不正常的,判断也往往是不正常的。我不是说一定要请您支持读经,但世间事,往往是中有非,非中有是,吾人但愿是者还其是,非者还其非。如果认为以前是受骗了,现在了解了,那些帖子真的不好,那请删去。但如果是因本帖的事一时义愤填膺,而要举一切读经而毁之,岂不是太鲁莾了些?何况所列有「数理读经」一文,那是我为了解除中国孩子数理学习之苦而讲,这与您爱孩子,不忍其受压迫,是同心同德的,何必要一并删去呢?还是您看到王财贵三字,就觉得不高兴了?要与王财贵不共戴天了?孔子云: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非惑欤?又云: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我人或许不好,但其言若有可采者,何以因人而废之?若数理读经中有糟粕处,是否请指点出,即可?人各有志,您能发之,当然您能收之,但在删除之前,是否祈请三思其必要性?)

 

(又,建议学善老师:您是否知道,有关大量读经教学的理论与实践的讨论,大都集中在「全球读经教育网」,您不也是看了那里的讨论而开始教的吗?有此类问题应往那里去问啊,那里有不少大量读经教学的经验谈(并不一定都是正面的,但总是以严肃的态度在讨论问题的)。你在那里或者可以得到比较具有建设性的回答。你却跑来在这个网发问题,这个网的朋友热心是够的,但对大量读经的理论和实践显然都是不够的,他们的诚意和在别的领域的成就都是值得尊重的,但对这种相当新颖的大量读经的问题的意见就不一定准确。你如有病,应请教医生,不可以去问农夫啊,你问教育问题,最好问学教育的人啊,怎么去问卜卦的?──当然,每人都有发表其意见的权利,而且外行人有时会有特殊的睿见,值得参考,不可一概忽视,我是从头每帖细看过的,非常敬重所有发言的朋友,也谢谢各方朋友对读经或对我的批评与建议,我会继续努力,此不待言。)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 读经教育手册

    (王财贵按:此说明手册写于一九九四年,经多次小部份修订,而附录部份,则时有更替。...

  • 从良知而行

    王财贵2007年4月13日河南漯河技术学院演讲文字稿 我刚开始讲话,就有了三次鼓掌,漯河...

  • 读经教育的全程规划

    地点:深圳梧桐山 时间:己丑年正月初十下午(2009,02,04) 主讲人:王财贵 录音提供...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