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 影音视频读经理念 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读经理念 >

办国学教育与办读经教育的不同

时间:2011-06-22 10:44来源:天谦学堂 作者:王财贵教授 点击:
作者:天谦学堂 http://bbs.gsr.org.tw/cgi-bin/topic.cgi?forum=6topic=3777replynum=last#bottom 文章主题: 徐晋如:让孩子接受国学教育必须要先擦亮双眼 怀仁 : 转发徐晋如先生文章。 让孩子接受国学教育必须要先擦亮双眼 (本文中的部分内容,选发于深

作者:天谦学堂

 

http://bbs.gsr.org.tw/cgi-bin/topic.cgi?forum=6&topic=3777&replynum=last#bottom

文章主题: 徐晋如:让孩子接受国学教育必须要先擦亮双眼

怀仁: 

 

    转发徐晋如先生文章。

 

    让孩子接受国学教育必须要先擦亮双眼

  (本文中的部分内容,选发于深圳特区报2011617H07http://sztqb.sznews.com/html/2011-06/17/content_1622167.htm

 

 

    近年中国经济腾飞,国人重拾自信,除了一些择不善而固执之的公共知识分子,大概甚少有人再相信国学是封建馀孽,国学必须要对中国自清代中叶以后的积弱负责这样的混话。自九十年代末期台湾王财贵先生开展读经运动以来,各地读经蔚成风尚,书院私塾,遍地开花。笔者平日常被邀请作国学演讲,与机构、家长均有接触,深知繁荣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危机,谓余不信,请听我一一道来。

 

    第一个危机,来自于合格的老师百不得一。国学精深广大,若不曾受过十年以上专业学术训练,就敢走向讲坛,能不误人子弟者,可说绝无仅有。

    2000年,一家较早从事读经活动的机构负责人,曾到我北京家中拜访我。他随身还带了北师大某教授讲授《大学》的录音,奉若圭臬。我一听他解释“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说“亲民就是亲近民众”,立刻说打住,这个解释错了,亲是新的通假字,亲民应该是新民,是教化民众,开启民智的意思。这位机构负责人一脸茫然,道:“会这样吗?”我立即翻出书架上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给他看,他还是一脸不信,喃喃道:“某教授讲的会错吗?”他不知道,这位教授本不是研究国学的,只是教育学专业的教授,以外行来谈国学,不是妄以己之昏昏,欲使人昭昭吗?再说这种机构负责人既然号称是推广国学,怎么能连《四书》这样最基础的国学经典都不曾读过呢?以后又在小朋友处见到国学诵读教材多种,注音、解释无误的,我连一本都没见过。这让我想起宋代陆游《老学庵笔记》里记载的一则故事:某地有塾师水平很差,不识“郁郁乎文哉”,念成“都都平丈我”,后来有新塾师念“郁郁乎文哉”,学生骇怪而散。时人有诗嘲曰:“都都平丈我,学生满堂坐。郁郁乎文哉,学生都不来。”十年来,笔者接触书院、私塾机构数以百计,除了北大中文系教授龚鹏程先生的龚鹏程国学院、北大中文系博士檀作文先生的雒颂堂私塾、杭州民间学者季惟斋先生所办的私塾是国学正脉,其馀莫不是只会念都都平丈我的老师在讲课,这种情形实在太可怕了。

    其实,判断一个塾师是否具有基本的国学素养,只要看两点就够了:一,他会不会写合格的诗词,二,他会不会写合格的文言文。古代有些印刷得特别差的书叫作麻沙版,这些老师也可称作麻沙版老师,他们当中,具有基本国学素养的,一万人中能有一个吗?

 

    第二个危机,来自于家长自身的功利性思想。

    国学在传统上是精英之学。夏商周三代,教育就已经非常发达。从国都到僻乡,莫不有学。正常人家的孩子,八岁进小学,学习洒扫应对射御等实用技能,是名小学,及至年十五,天子的元子、众子、诸侯大夫元士的嫡子、庶人子弟中尤其俊秀的,才入大学,学习穷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大学所学的,才是国学的精华。国学延续三千年,其本旨是成人之道,是使人懂得生命的庄严、人生的崇高感和美感。研习国学,绝不能抱功利思想。一旦想着学国学怎么“有用”,其用心就卑下了。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古代那些高贵的人,他们读书学习,是为了自己的生命成长,成长为大人君子,今天的卑贱的人,想的却是怎样获取功名利禄,怎样在社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以功利思想指导孩子去读经学国学,必然视正学为畏途,必然把伪学奉若神明。孔子的教育是所谓六艺之教,一面要诵习国学经典,这要有专门的硕学之儒讲授,一面又通过诗、礼、乐的熏陶,养成学生完善的人格。所以真正的国学教育,就该像龚鹏程教授、檀作文博士、季惟斋先生那样,由诗入手,涵养性情。然而很多家长,只把国学当作让孩子守规矩的训诫,于是《弟子规》这样的糟粕,堂而皇之成了“国学经典”,实在是令通人齿冷。

 

    第三个危机,来自教育者的乡愿卑贱。

    国学教育,从来靠的都是教化。教化什么,如何教化,教化的目标怎样,这些在从前都是有严格的标准的。但现在很多机构为人民币服务,把国学当成商品卖,只要你想要的,我们什么都能提供。这个过程中,标准便在一点点地降低。大众读不了正体字,于是就用简体字教材,大众不能接受正音诵读,于是就改成普通话朗读,大众想听他们听得懂的,于是精深的义理、高贵的精神,被要求往通俗甚至庸俗的方向讲,最好能像小沈阳一样,人民群众是多么地喜闻乐见啊!经常有一些机构负责人知道我的微名,想听我对国学教育的意见。但没有一次例外,只要我一开口,他们立即敬而远之。因为我永远不会降低标准,永远也不会把国学当货物来卖,在他们看来,我所讲的东西,也许是个好东西,也许是真货,但卖不上价,等于什么用也没有。

    英国学者富里迪在《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一书中,尖锐地指出,很多人把大众当成弱智并视为理所当然,于是知识本身不停降低标准。日本学者大前研一《低智商社会》一书更是呼吁,现代社会群体弱智正在蔓延。国学本来应该对中国人的情、志、意都有一番提升作用,可是今天在不合格的老师、功利的家长、乡愿卑贱的机构共同作用下,只会让国人变得越来越笨。所以,不功利的家长,在让自己的孩子学国学前,先好好地擦亮双眼吧!

 

 

空山:

    我一听他解释“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说“亲民就是亲近民众”,立刻说打住,这个解释错了,亲是新的通假字,亲民应该是新民,是教化民众,开启民智的意思。

-----------------------------      这个其实说明不了什么。“在亲民”之“亲”,朱子释为“新”,其实从文义上讲,是很迂曲的。并非只有“新”才是正确答案。以某看来,“亲”就是“亲近”之意。先生悍然断定只有“新”才是对的,未免武断。他要教国学,倒令人惴惴,呵呵。

 

 

孟庆锋:

     整体上是个好文。时下里推广国学的人,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

不过呢,自己讲话没有人喜欢听,并不是观众的问题。很深的国学,也能讲得很有味道。

    孔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有这样的方法才能把国学推得更广。

    然而现实确实存在推广国学没有深度,只有浅出之问题。有深入的人不会浅出也是个问题。浅出并不是降低国学的标准。

    有一次蒋经国到一个乡村,看到妇女们洗衣服的方式很特别,他就问:你们为什么这样洗衣服。这些妇女回答说:是阳明先生教的。

    阳明先生是可以与这些妇女沟通的。而且数百年这些人依然依照此法。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些或许不是文化,但阳明先生是深得乡民爱戴的。推广文化的人要有这样的精神。如果只是自己高高在上,说起话来任何人都听不懂,这也是很成问题的。

 

 

季谦:

    [这篇文章最后由季谦在 2011/06/21 08:22am 2 次编辑]

 

    徐老师的担忧,表示他的性情之醇厚慈悲和对文化的深度关切,令人敬佩。

    下面引用由怀仁在 2011/06/19 11:21am 发表的内容:

    自九十年代末期台湾王财贵先生开展读经运动以来,各地读经蔚成风尚,书院私塾,遍地开花。笔者平日常被邀请作国学演讲,与机构、家长均有接触,深知繁荣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危机, ...

 

    我推动读经以来,只倡导家长和老师教孩子读经,而且只是呆呆的读经。如果家长老师有兴趣学习,我也只希望他们呆呆的陪孩子读经或呆呆的自己读经。我从不想邀请什么学者作国学演讲。因为我知道不只儿童听不懂,家长和老师如果不读经,听了也不懂,懂了也没什么用。

当然,有些办教育培训的人会请国学专家去演讲,但这种主办单位大部份是办国学的,不是办读经的。如果是读经的培训,请国学专家去讲课,往往都把读经的氛围弄乱了。

    办国学和办读经,都是出于对文化的关怀,都是很好的,我一向是不予分别的--今后也是--在此时代,欲为华族文化尽其挽救之力,合力都来不及,何苦再妄加分别?但如客观地要做严格的分别的话,亦稍有特色可寻(所谓特色者,只是一种在理论的认识和操作的手法上有倾向的不同,非本质的不同):

 

    办国学的人有两路,一路是从前清的蒙学教育传承过来,一路是从西方的体制教育转型过来。其办学的人自有原初对教育的观点,未能全部化解,今再加上读经,欲两得其美,故其用心比较强,想法比较多,教学目标比较广,教学活动比较热闹,如:要从识字开始,要从蒙书开始,要教礼仪规矩,要讲解文义等等。所以教师能力的要求比较高,要有学问,以便在传授知识给孩子时不会传错,又要有品德,以作学生的人格表帅。所以老师常要需要受陪训,以增长其能力。而此种能力不是一天两天能成事,所以就要求老师要严格地自我要求。

    若办读经,则很简单,只要肯咿咿呀呀的教孩子念,陪孩子读,所以阿猫阿狗都能教,所以很少需要培训,如果要培训,也只是加深其对老实大量读经理念的认识,保任他老实大量读经的信心而已。

    徐老师既是国学大师,因此,我猜测徐老师是主张国学教育的,或去演讲的地方是偏向办国学的,或所遇到的向他请教的家长老师是教国学的,所以一定会感觉到老师家长的素质比对起国学教育的目标,其差距太大了,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简直是缘木求鱼,且有后灾,那可真是令人大大烦恼的。

    但如果是只读经,则家长老师当下的素质,即与其教育目标相符--家长老师都很谦虚,都自知是无学无德之人,故不敢说自己要来传学问示德行,乃只是孜孜于将古圣先贤豪杰俊秀的典籍佳篇传接下去,左手拿来经典原文,右手原件转交给下一下,即完成其万世圣圣相传之任务,何等简易,故若真老实大量教读经,愈教愈轻松,愈教愈愉快?而我相信人性本善,天下没有不思长进的人,本来没有素质的这些家长老师们,因为孩子读经,他们也多少读一些,至少也侧闻一些,在经典长期的熏陶下,素质也愈来愈高起来--这不只是意测,也已日渐证实。

 

老师替教读经的人担心的人,则担心太多了。

   (一般国学大师,一般很热心教育的人,若不很明白读经理论和实务,未清楚思考过教育与时代的复杂问题,一马平川的想教育就该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完美呀!几乎都会如此担心,如前些年我遇到钱逊教授。提出教材要精选,教法要深入人心,教师要先培训出足以胜任此大业的一个大团队等等。我说,等到那时,中华民族都在那里了,谁还来教读经?)

 

    下面引用由怀仁在 2011/06/19 11:21am 发表的内容:

    第一个危机,来自于合格的老师百不得一。国学精深广大,若不曾受过十年以上专业学术训练,就敢走向讲坛,能不误人子弟者,可说绝无仅有。

    孔子的教育是所谓六艺之教,一面要诵习国学经典,这要有专门的硕学之儒讲授,一面又通过诗、礼、乐的熏陶,养成学生完善的人格。

经常有一些机构负责人知道我的微名,想听我对国学教育的意见。但没有一次例外,只要我一开口,他们立即敬而远之。因为我永远不会降低标准,永远也不会把国学当货物来卖, ...

    观此,则我最初的判断是不错的,所举这些担忧都是教国学者的毛病--也只有教国学的人才会有这些毛病。

    所以教读经吧!老实教孩子读经吧!教孩子老实读经吧!家长和老师自己也老实读经吧!国学大师们,也倡导老实读经吧!

    庄子说: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在这个这样的时代里,不要有太多的妄想。孟子说:养生送死而恐不暇,奚暇治礼义哉?文化断丧百年,今天才有一点苖头,连一点底子都还没打定,就烦恼孩子不懂这个,没学那个,哪里又没学好规矩了,哪里又不像个圣贤样了。。。。并且担忧老师和家长都还没培训好,不有一批坚强如圣人的队伍,怎可轻易教孩子,传国学?--这些太多的要求,其实是不如理,不应机,不踏实的,都是虚妄!不仅因为其期待不可能达成而虚妄,乃至于这些想法传播出去了,会让人不能明辨国学教育与读经教育的分别的人,感觉原来读经是一场儿戏,将障碍许多老师和家长不愿或不敢给孩子读经,则障人智慧之罪上达于天,下入于地,永不可赎。故老子说:不知常,妄作,凶!

    天下的事没那么复杂,不需那么多的担忧。可担忧者,只是小孩没老实大量读经,家长和老师自己也不老实大量读经。

    孩子老实大量读经了,现在令人担忧的家长和老师的这些毛病(包括无德无才功利和卑贱),将来孩子长大了就会自动消失(这些读经长大的成人,必将比较有德有才而且比较不功利,人品比较高贵)。

    家长和老师大量老实读经了,也会渐渐有德,有才,较不功利,较不卑贱。于是如果听到像徐老师这样真货实学的演讲,就不会听不懂,也就不会没兴趣了。

    所以徐老师如要免除其烦恼,唯一的办法是:推动成人和儿童老实大量读经,不要再去解经,说国学了。否则,他的烦恼必定如影随形,永不得解脱。此不是自找苦吃么?

    不过,我也要多反省,为什么我认真倡导读经教育,并没倡导国学教育,而自以为是遵从我的倡导的人,却转去教国学,而且比例相当多。那些人往往自已要求自己要德能兼备,且立志要培养出德能兼备的孩子,乃至于认为当下就要看到孩子的德能兼备才对得起孩子。于是常常反头过来批评我,说我的理论太简单,没照顾到孩子的身心灵,过去现在和未来,知识品德和艺能,没教出完美的孩子。因此,那些人做起教学来听说并不轻松。

 

    但还是有那么大比例的人都往那条路去了。

 

    我一定在什么地方错了?

    2011/06/20 10:42pm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 读经教育手册

    (王财贵按:此说明手册写于一九九四年,经多次小部份修订,而附录部份,则时有更替。...

  • 从良知而行

    王财贵2007年4月13日河南漯河技术学院演讲文字稿 我刚开始讲话,就有了三次鼓掌,漯河...

  • 读经教育的全程规划

    地点:深圳梧桐山 时间:己丑年正月初十下午(2009,02,04) 主讲人:王财贵 录音提供...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