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 影音视频读经理念 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读经理念 >

再谈读经与德行教育

时间:2012-04-06 22:57来源:未知 作者:王财贵教授 点击:
再谈读经与德行教育 再谈读经与德行教育 王财贵 教授 2012/03/05 于香港乌溪沙青年营 问:也是替很多人问的一个问题,还是刚才老师提到的道德的问题,因为我们都知道儒家是成德之教,其实是很重视道德教育的,但是现在很多人都对道德教育有疑惑,所以请老师

再谈读经与德行教育

 

再谈读经与德行教育

王财贵教授 2012/03/05于香港乌溪沙青年营

 

 

问:也是替很多人问的一个问题,还是刚才老师提到的道德的问题,因为我们都知道儒家是成德之教,其实是很重视道德教育的,但是现在很多人都对道德教育有疑惑,所以请老师开示德性。

 

答:这个是故意找茬的。佛经上面我们都读到了,跟《论语》是很类似的,因为《论语》里面固然有孔子自己讲的话,但是很大一部分是弟子问,有些时候记录的人把弟子问的问题跟孔子回答都写在一起,所以弟子问什么孔子答什么。告诉各位有些只是子曰子曰的,它其实也是截取孔子对弟子问,孔子很少自己闲来无事到处讲一些什么东西啊,这个圣人不会这样子,所有的圣人都是被问。疑问,问就是善待问者如叩钟,叩之以小则小鸣,叩之以大则大鸣,待问待别人来问,像叩钟一样(像敲钟一样),假如敲的小呢,钟就响的小,你敲的很大,钟就响的大。这个佛经上大部分的佛经都是佛坐在那里弟子就问,而弟子问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弟子问,然后确实这是一个问题,佛就答了;一种弟子问了佛先赞叹一下,说善哉善哉某某菩萨乃能为众生之故而问这个问题啊,懂吗?不是他自己的问题,是为众生之故问这个问题,所以我刚才说刚才我们这一位提问的赵伯毅老师他是故意找茬,我要提一句善哉善哉,伯毅乃能为众多的读经老师家长问这个问题。(众鼓掌)

 

其实这个问题是一个很真实的问题,很重要的问题,但是也可以说是一个假的问题,因为是它很难解答的问题,乃至于永远不能解答的问题。不过呢,既然是真问题一定会遇到的,我们也不能够说很难解答就不解答,我们尝试解答,但是没有标准答案。

 

这个问说德行或者说德性,问这两个词语,这个所谓的德性之教,那么儒家的成德之教是要启发德性的,发为德行,德性的性是“天命之谓性”的性。那么性就是先天的,常存的,在心中的真实性,在生命中的真实性。人类在生命中的真实性,在佛家他说人类的真实性就是你的般若真如性,道家说人类的真实性,你的人性是自然合道的真实性,至于儒家说的人类的真实性,虽然不违背般若,也不违背自然,但是儒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它是人类的道德性。顺着人类的真实性而发的行为就是有道德的行为,叫作德行。所以由本性发为你的本行,儒家就是由德性发为德行。

  

而这个德性如果再去探讨的话,这个孟子说以善性为人的本性,《中庸》也以善性为人的本性,其实《大学》也以善性为人的本性,乃至于《易经》也应该是以善性为人的本性。总之,凡是以善性为人的本性的,这种说法就是儒家,佛家并不以善性为人的本性,道家也不以善性为人的本性,基督教也不以善性为人的本性,只有儒家以善性为人的本性。那么大家如果要了解儒家的本色要从这里了解,不是以善性为人的本性,而是依照人的本性而发的行为就是善的行为,是以人性的自然或者说人性的本然为善的。那么现在人的本性,依照人的本性而发这叫作善,而人的本性我们称为善性,又称为德性,或者称为本性,而发出来,这个本性是在你的生命当中,但是你在日常生活中你在现实的为人处世当中,你是以行为表现的,而这个行为如果是合乎你本性的,这种行为就是善的行为,这叫善行,这叫德行。

 

那么现在这个我们要做教育,请问你教德性比较重要呢?还是教德行比较重要呢?各位这个不好回答。其实他们是一体,不过他们有本末,有内外,有宾主,轻重之分。那么我们知道德行是依据于德性,有德性的人或者德性自觉的人,他依照德性而行自然是道德的行为。那有些人说这个行为是好的,这个行为是不好的,什么叫好的呢?什么叫不好的呢?有两种判断的方式,一种是既定的人间的标准,比如说大家认为这是好的,比如说对人鞠躬是好的,对人使白眼(用白眼看人)这个是不好的。那么这个好不好是用什么来评判呢?用社会的生活规范的标准来评判的,那他是不是最后的评判呢?不是,最后的评判是人的内在的德性。那是不是德行要不要要求呢?也不是,往往好的行为他比较合乎内在的本性,虽然不一定完全合乎,这个不好的行为往往违反他的本性,但是他不一定完全违反。还有刚才说的,什么叫真正的德行?是依照德性而发,而德行要发就不容易了。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要在他的年龄及生活经验,稍微多了以后,他能够对自己做反省了,这个时候他才能够比较顺着从德性而做德行。第二点当然是他的心灵比较敏锐,他才能真的依照德性而发成为德行,这叫自觉。一个人要自觉总是要在一定的年龄跟一定的生活经验上,那现在在教育上就产生一个问题,我们对于一个儿童,你教德性呢?还是教德行?教德性他现在自觉的能力还不够,你怎么教德性。你教德行难道这就真的是德行了吗?谁又说是,谁又说不是呢?这其实是相当困难的,但是我们不要想那么多的问题,现在我们就以一种最平常的方式,良好的德行往往是合乎德性的,虽然他现在不是自觉地从德性出来的德行,所以我们要求一个孩子有良好的德行是比较正确的,不是吗?因此我们就可以要求孩子有一些德行。但是千万不要忘记了,好的德行到最后要跟他的德性起一种关联,要从他德性自觉而发这种好的德行才真正地保证他的德行。(众鼓掌)而这个观念也是一般人他有一种比较乐观的态度,他认为一个人有了社会规范中好的德行做久了以后,他比较容易内化,所谓内化就是合乎他的德性,所以好的德行往往比较容易启发他的德性。如果这样看德行是要及早或者要常常提要求,但如果想好的德行不一定是通于德性,那么这个时候你的这个要求就那样的严格,尤其是教学的人都是大人、家长跟老师,每一个人应该是对于德行跟德性尽量地求取它的一致,或者说尽量地有德性的自觉,因此有关提到《弟子规》的教育,所以《弟子规》的教育如果真正的是要做好《弟子规》,应该是从德性而发,而从德行而发是大人的事,所以大人应该奉行《弟子规》,而这个奉行的方式不只是表面上的行为,而是从心灵里面发出来的行为,那么既然是从心灵里面发出来的行为,那这个行为就不一定是真的,有一定的指标,那那个时候啊,德行啊是自然而然的,往往都是德性光明的展现。

  

 那么至于孩子他的德性还不能自觉地展现,所以只好要求他在行为上做到一个规矩,但是要求他的人最好都能够对于这个规矩有一个弹性,你规定的太死板,你可能会让一个孩子觉得这就是一个人应该做的,这是一般社会的规范要做到,到最后是要融化在你的自觉的德性之中的,那么这种的过程或者这种的差距,教学的人最好能够明白,当然不明白也要教,不过我只提倡不要太过的刻板就可以了。那不能够放纵孩子,因为放纵,放纵德行其实并不会更影响他德性的自觉,那你要求德行比较容易,所以当你要求的太刻板或者是过分让孩子一时做不到,可能他也会违反他德性的自觉,因为他做不到,他会作假在你面前做出一副有德行的样子,至于德性不德性,他认为只要我符合德行的样子,那老师家长就高兴了,于是很会障碍他德性的自觉等等,这些不容易一下子说完的。我说的这么多反反复复,都在拿捏,而这个拿捏我并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想那么多。

  

总之现在推行《弟子规》的生活规范教育,我们都是非常赞成的,那么只是说第一个不要太过于刻板。第二个不要那么乐观,德行必定引发德性,尤其是太过,太过严格,他可能会障碍德性的自觉,所以一定要用一种光明的,用一种很体贴的,一种鼓舞的方式,少责备,少一种规定,随时要引导孩子,用什么引导呢?还是要用你的自觉的德性,在这个地方我们就可以说老师要有一些品德了,有一些品德的内涵了,就是老师要有一些自觉啦。那现在老师有一些自觉的能力,能够找到自觉的人那是难得的,谁能够自觉呢?只有孔子跟颜回两个人能自觉,其他人怎么敢说自觉呢?所以多多少少轻轻重重,你只要得到一个自觉的老师,自觉的人才能够当老师,这在天下间是很难找得到的。因此我们也照顾现实,我们有一个比较简单的标准,就是这个老师如果不使坏心眼,也就可以啦,那么他跟孩子一起长进啊,那么孩子是合乎规范就可以,而老师呢自己也要合乎规范,而老师的合乎规范尽量地能够自觉。像这样子的这种讨论是很多的,那一向我不敢在这个地方多作讨论,因为这个讨论起来往往会让人误会,因为这个很细,很精细,主张这个也不好,主张那个也不见的对,要每个人自己去拿捏。

 

不过我的办法比较开放,就是不是老师要成为一个圣贤才能教孩子,所以我往往说所谓的言教不如身教,这是一个道理,当然言教不如身教啊,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道理,身教不如言教,那怎么这样讲呢?既然言教不如身教为什么身教不如言教了呢?我们所说的言教不如身教是你平常的唠叨不如你做给他做榜样,所以胡鲁贝尔(?)说教育没有别的——爱与榜样两者合一,所以你要做榜样,你做榜样的效果比较大,这叫言教不如身教。但是你的身教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呢?所以我说老师跟孩子一起成长,凭什么成长呢?有一个更高的标准让你成长,什么标准呢?圣贤,圣贤在哪里呢?圣贤已经不在世间,但是圣贤的书留下来,那些书叫作言,所以你的身教是不如言教的。那个言不是你唠叨的言,是圣贤之言,这叫作身教不如言教,这两方面同时具备!(众鼓掌)因此不是把德行教好我们才来读经,当然也不是把读经读完了我们才来要求德行,这两方面读经跟德行啦,读经跟《弟子规》啦,起冲突是人间的不幸,是教育界的不幸,我们千万不要再走这条错误的路,这两方面是同时要做的,相辅相成,但是我们要知道轻重本末或者要知道它可实行的范围。

 

我常常这样讲,教读经是随时可以教的,可以一直教的,可以教很多的。但是对于教《弟子规》它是随时要教的,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可以教的,都需要教,那这两个不是一样了吗?不是,教读经是一直读一直读一直读,你背的越多越好。那么教德行呢?是在他的日常生活中随时发现随时指点。那所以我有一个比喻,这个《弟子规》是一个人的日常生活规范,就好像空气,那随时我们都需要空气。而读经呢,对于经典就好像米饭,我们吃米饭是实实在在地吃的,你跟空气的呼吸偶尔去舒舒筋骨,做深呼吸是可以的。你不必规定明天要到什么时候去做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深呼吸,是不大需要的。所以在正常的教学当中,以教读经为主,而在教读经的过程当中,有一些生活的规范随时可以提醒,这样子就够了。所以有一次有一个长辈他说我们要用三年时间把《弟子规》学好,再开始读经,像这样子不是非常合乎教育之道的。教《弟子规》不是三年的事啊,是一辈子啊,不是这三年做好《弟子规》这一辈子就是一个有德的人啊,不是这样子啊。那三年之后再读经,这是对于他的吸收能力是有妨碍的,尤其这三年如果是三岁到六岁,错过了这三年没有经典的养分了,他将来的成长就有缺憾了,所以千万不要把这两个事情切成两边来看(?),这是我的看法。(众鼓掌)。

 

文字记录:清和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 读经教育手册

    (王财贵按:此说明手册写于一九九四年,经多次小部份修订,而附录部份,则时有更替。...

  • 从良知而行

    王财贵2007年4月13日河南漯河技术学院演讲文字稿 我刚开始讲话,就有了三次鼓掌,漯河...

  • 读经教育的全程规划

    地点:深圳梧桐山 时间:己丑年正月初十下午(2009,02,04) 主讲人:王财贵 录音提供...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