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 影音视频读经理念 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读经理念 >

季謙先生談包本背誦錄像

时间:2014-01-24 13:11来源:未知 作者:王财贵教授 点击:
季謙先生談包本背誦錄像 一 龥請各學堂注重包本通背錄像 王財貴 2014 / 1 / 23 包本背誦,我於十年前全日制私塾風氣初開之時,即勸導之,亦頗有實施之學堂,不過,當時我並沒有特意強調要錄像。大約五年前,確定書院入學標準為三十萬字時,曾說明需以錄像

 

季謙先生談包本背誦錄像

                         

龥請各學堂注重包本通背錄像

                            王財貴2014123

包本背誦,我於十年前全日制私塾風氣初開之時,即勸導之,亦頗有實施之學堂,不過,當時我並沒有特意強調要錄像。大約五年前,確定書院入學標準為三十萬字時,曾說明需以錄像為標準。及至近一兩年書院開始招生,發現果真留下三十萬字錄像者絶無僅有,始驚覺需要龥請學堂多予關注。

 

其實包本錄像不完全為了進書院,家長把孩子送到學堂全天讀經,學堂表現其教學的成效,最直接的指標,就是背誦量。

 

何況這種錄像,是對孩子的長期用功給予表現的機會,一個孩子如果能通背一本書,即是對他最大的獎勵,他會有很大成就感,很強的自信心,更加愛惜自己,更加潛心用功,則學堂的教學與管理將更為順適,乃至到達不必教不必管的教學藝術境界。而錄影下來,將給其一生留下極為難得極可自豪的回憶,錯過此時機,將終身難遇。

 

進而將錄像交給家長,家長必寶愛之,引以為榮,且必樂於播給親友觀看,這對家長來說,可以解消其親友對讀經的疑慮,對學堂來說,又有推介之作用,可以讓更多的孩子有機會全日讀經。

 

這不是一舉多得的事嗎?

 

錄像時,唸的方式不管用的是平讀還是吟誦,皆可。唸的速度不管快或慢,只要能聽得清楚,可校知其對錯,皆可。

 

不論中文外文,只要將整本書如此通背過一次,錄下像來,即可作為書院之入學資格,縱使後來不再讀那本書,全部忘光了,都採計。因為全忘,是不可能的事,縱使全忘了,一復習,即悠然復見,縱不復習,其文章與義理也早已滲入心脾,融在生命中了。

 

所以我常說一個人只要把一本兩三萬字的書通背過一遍,那本書將跟隨其一生,如影之隨形,如血脈之貫串周身,其神妙作用,有不可測度者。

 

為了學生,為了家長,為了老師,為了學堂,為了書院,為了讀經風氣的推廣,為了中華文化的傳承,為了人類智慧的永續,我再次龥請各學堂重視包本通背錄像。

 

 

 

季謙先生網絡回復《关于在家自学或书院学员的解经规划以及未来文禮書院入學包本背诵檢定的相关问题》

 

問:未來如有機會參加文禮書院入學檢定,請問在台灣那一機構將負責包本考試?中英文30萬字考試是應於一期限內背完或得於幾年內陸續背完後再進入書院就讀?

 

20130227  先生答:

包本,談何容易,沒有三折肱九折股的打過來,是打不過那十八銅人陣的,所以對於包本的孩子,我是給予無盡地贊賞。我認為一個人如果曾經把一部經典包本背過一次--只要一次!那部經典就算與他結下不解之緣了。雖然還會忘,但包本過來的,他忘的機率會比較少,縱使忘了某些原文,也可八九不離十地用類似的文句意表出來,所以背書,是一種基本工夫,雖然背過又忘了,但內功已在。

 

    我要求來書院的孩子要包本,不是要麻煩他,而是要他用這種笨方法紮穩一生的馬步。因此,不必在一期限內包完30萬50萬字,他可以趁一本能包下時就錄影下來,以後趁第二本正熟時再錄下第二本。這樣,不管在一年內,三年內,五年十年內,把一本一本累積下來,都算。當然,讀經的父母老師都會要求孩子,偶爾要把已經包過本的經典複習複習,這是常人之情,人之常情,就不用再交待了。

 

    如果住家附近有學堂,可以商量請學堂老師協助錄影,由錄影者簽名,認可記錄。如果找不到學堂,也可請家長向全球基金會申請,核可在家裡由家長自行錄影,基金會會同簽名認證。也可以先都不錄,到書院後,在書院中一面開始解經,一面慢慢補測。

 

    又,為體諒兒童包本的困難,或錄像時緊張。每部經典之錄像,固然以完全順暢為最標準。但如中間停頓,每次停頓不得超過十秒,超過十秒,可提示一句。只要每部經典之提示,不超過十次,即算通過。當然,如果因為其中有三五次的提示,考生自己不滿意,認為其能力可以更順暢,可以再加強猛攻,隔幾天再錄,以自己最滿意的一次為準。

 

    歡迎你孩子到書院來。他這從四歲到十三歲的標準讀經過程,將作為書院生的入學模範。而預測愈來會有愈多從讀經寶寶長大來的書院生,那時或許要考慮將入書院的年齡限制降低到十一歲或十歲。

 

因提到進書院的背誦量,想到前幾日在別樓有人曾提到古人可以背誦一百萬字,在此補充談談背誦量的問題:

 

前幾天,台北大謙學堂的張麗華堂主帶了七八個學生來拜年,順便探問一下書院招生的事。

 

其中有一個讀了大概五年了,他說讀到三年半時,就已經把我編的中文十一本,英文七本全背過了,後來就是復習,現在也把整部黃帝內經背過,那就大約四十五萬字至五十萬字了。

 

另一個是來到學堂兩年零兩個月,也快全部背完,大約在三十五到四十萬字之間。

 

以上兩個年齡比較大,現在都十五六歲了。一路走來,他們平均每個月背一萬到一萬五千字。一天約四百字。

 

不過很可惜的是,他們雖然包本背過,但沒有留下錄影,我鼓勵他們開始錄,他們自己估計一個星期可以包一本。

 

  還有一個七八歲的,說現在持續每天約一千字以上,照這速度一年即可背過三十萬字了。

 

 我也聽過不少學堂說他們有一天能背一千字的學生。所以,有一百萬字的背誦量,是很可能的。只要三年到五年。

 

  不過,以我的觀點,只要有三十萬字就可以了,不必上百萬。古人有過目不忘的記載,但那是一個時代中少有的特例,我們不必強求。而且從為學問打基礎的立場來說,也不必要一百萬那麼多。

 

   諸位家長和老師,也不可以奢望一定要教到一天一千字的學生。我常說,縱使一天只背一百字,一年也有三萬字,十年也可以有三十萬字。

 

 做一個讀經的教師,不可以強求背誦量。但如果有可以讓學生的學習高效化的方法,也要多參考多學習多實踐。但不管教學方法千變萬變,其中有一個最基本的關鍵是:鼓舞學生自學的能力,包括自我管理和喜歡學習。各學堂各教師以當下自己的教學狀況自我衡量,如果需要變化才能打通這關鍵就要變化,如果不變化也可以打開這關鍵就不必變化。

                       

                          

河北正定談背誦
20131018日碧溪整理,20131019日王財貴修訂)

2013927日,先生去參加正定舉行釋奠禮,中午長謙學堂堂主賈秀芬女士請先生用餐,席間,一段關于背誦的談話,記錄如下:)


秀芬:我們家女兒把《論語》和《老子》都背完了。

先生:要錄像哦,包本錄像,背完就錄。如果要進書院,錄過就承認。當然以后要復習,才不會又忘了。不過,如果全部忘了,書院也承認,他只要一輩子背過一次,我們都承認。

秀芬:那如果只背過就很快了。

先生:包本。

秀芬:一整本要背下來,一下也不能提醒?

先生:可以提醒,招生簡章都有寫,提醒幾次,怎么提醒。大約每五千字可以提醒一句。

秀芬:我以為到考試時隨便提起哪本經典就可以背。

先生:那是到書院的考試,包本錄像完了,到書院,用口頭考一下。如果沒錄像,來書院都要開始錄,所以有的人在二三年內還要忙著錄像,不錄完不能視作正式學生,還是預科班,雖然已經開始解經,但你還是預科班,有人十年還是預科班,因為他沒背完30萬字,我就不承認。

秀芬:知道了,我回去就會安排錄像。

先生:這就是立個規矩,以后三十萬是一定要達到的,要不然隨便的話,以后會越來越放松,越放松就越沒有人才。象古代太學,假如是教育比較興盛的時代,進太學的門檻都比較嚴格,嚴格的錄入,嚴格的督導。其實他們入太學學生不見得比我們背的多。

秀芬:有人說古人不都得背上百萬字嗎?

先生:說都是那是胡扯,亂講。一個時代時里面只有幾個這樣的,那都是天才人物,他的故事才流傳下來,古代有多少億萬個讀書人,傳下來的沒有多少。百萬很難達到,但有天才人物,像顧炎武是所謂九經諸史略能背誦,可能超過一百萬字,但那是少有的天才,所以才會被提出來當作特例來流傳。九經加起來就五、六十萬字,光《左傳》30萬字,《禮記》20萬字。但這兩部篇幅巨大的書,如今看來,並不都是精華,有的背下是沒用的,何況像《周禮》,是資料性的東西,更不用去背的。所以能夠背百萬字的人是很少的,而且也不必要。我們背書,是為了成才,一來是因為那些書重要,二來是培養高度的語文能力和學習能力,要達到這樣的目的,30萬字是足夠的。我倡導13歲之前已背完30萬字,如果有人在10歲時就背完,有時間,再多背20萬字,也就很好了。不必追求100萬字,或許多背些外文經典,譬如拉丁文、希臘文、德文、法文、日文等。

如果我們讀了30萬字的孩子,參加古代的秀才、舉人考試都沒問題的。他們讀到13歲,加上二三年解經,再加上五六年訓練作文跟書法,到20歲,就應該就可以去考秀才、舉人了。古人如果說背百萬字,也是背的詩詞和八股文多,譬如很多人能夠背1000多首古詩詞,時文(考試範文)也會背數百篇,這些都在一面解經時背,都比較容易背。現在我們讀經本只有唐詩300首,詩詞歌曲300多首,共600多首。古文只有古文選60幾篇。但稍長大一面閱讀,一面看喜歡的,隨時背一些,少年青年時代,把詩詞背到1000首,古文背到200300篇是容易的。但不必以一百萬字作標準。

像胡適之,會背1000多首詩詞,但可惜他沒有成就為一個儒者,只能成一個才子,背那麼多也是沒什麼用的。我推廣讀經,提倡私塾,其實不是要以背書多取勝於人,只是,如果要成文化人才,30萬字的基礎是必需的。如果只圖背得多,最多成個博雅的人,我們不培養這種人才。

秀芬:對30萬字,我覺得有信心。但現在人家的學生一個月8000字,我的學生卻只有5000字。

先生:那你剛開始呀,而且第一,背得有經驗了,會比較快。第二,有些聰明的比較快,一個月背一萬字就算絕頂聰明的了。其實,一個月背一萬,一天平均300多字,也不算多啊。我很納悶,為什麼諸多學堂都做不到。

秀芬:那不是說我們既要遍數,又要數量。

先生:不是一定要遍數,有的人聰明,為什么那么多遍。以前我是說要多遍,那是為了方便,教學方便──教學老師的方便,教學老師就閉著眼睛,讀吧,給我讀300遍再說,這樣豈不方便嗎?為什么要貪圖方便?以前,0203年,就《一場演講 百年震撼》那幾年,我都說這樣讀就是。那時候沒有人會教,沒有那么好的老師,老師都是隨便抓到一個算一個。教學方法就是你給我讀幾百遍。現在老師如果有能力的話,就不必用這么笨的方法,當然最好是要因材施教了,有些聰明的孩子,可以讓他多讀些。但不會處理的老師,只好用這種笨方法,全班的進度都一樣。老實說,這方法雖然笨,但如果能依這笨方法,澈底執行下來,也很有效,也能出人才。

(因要趕時間到河北師范大學,先生做《易學與人生》演講,談話不得不中斷。)

 

季謙先生網絡回復《明德堂學生包本背誦視頻》

 

2013824日:

本來,包本背誦並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就是為了要他多讀多熟。其中也有一種練功考驗的用意,好似傳說中少林寺的打十八銅人陣

至於是否提示,提示幾次,各學堂各老師可以自定寬嚴標準。我設定進書院的標準是:五千字中可提示一次,每一萬字,再放寬一次。所以,老子五千字,可以一次,學庸論語約兩萬字,可以四加兩次,計六次,孟子三萬五千,詩經三萬六千字,可以七加三次,計十次。餘類推。

 

 

2013825日:

我常想,很少能有比經典包本背誦的錄像更可以作為孩子一生回憶的資糧了。

偏嚴應是不錯的,本來,我是想要求不管幾萬字,都不許有停頓提醒的,稱為絶對通過。但一方面怕太為難學生,一方面處此時代,如果這樣嚴苛,恐怕會惹來社會的攻擊,故放寬了些。

今年過年時,大謙學堂堂主張麗華老師帶了幾個學生來拜年,說到包本錄像的事,我說了我的放寬限度,學生們都叫起來,說張老師要求我們一字不苟,停一下就得重來,太狠心了!張老師笑著說:你們不是一本一本也都通過了嗎?張老師認為老師有什麼要求,學生就有什麼程度,所以她還是要盡力堅持原意。

當然,一錄還可以再錄,如果學生初時在限度內通過了,也就算數了,但如果他自己不滿於有停頓提醒,他認為有能力改善到絶對通過,復習一下,要求重錄,應該永遠是受鼓勵的。

 

2013930日:
其實這是給孩子一個挑戰自我的機會,不必那麼緊張的。


照一般情理來說,可以如下分判:

一,如果停頓了,經十幾秒鐘,還想不起來,示意要人提示,經提示了一句,才接得上,應算提醒一次。

二,背錯了,岔到別處去了,自己沒發現,由人在岔離處提示一至二句,回頭重接,應算提醒一次。但如自己很快發現,自己重新接好,則不算提醒。

三,中途停下喝水,是容許的。

四,速度以能字字聽得清楚為佳。已經習慣快速的人,如果監測老師翻書可以跟得上,監定其無誤,亦無妨也。

能否把每一次錄像,隨時一一的都放到本網來。讓朋友們可以在此瀏覽時,順手點開觀看。而且也有個時序性(YOUTO或其他視頻網的時序無章)

也希望各學堂亦能如此,將有互相觀摩之效。

 

20131020日:

長風問:我还以为二十万中文要随时考核,随时拿起来任何一部经典都能够通篇会背,原来只背过一次,录过像就承认过。

我已经把四书、易经、诗经、书经等经典背了近两百遍,花费了很多时间,大概有五年吧(我一天读经时间四小时),早知一部经一生只背过一次,录过像就过关,就承认,那我两三年前就过关了。我是不是错了,我该怎么办?

先生答:錄像一次,是入書院的考核要求,但不是讀經的必然形式。能多背幾遍幾百遍,當然更好,功夫都在身上了。我也鼓勵大家凡背過的盡量要復習,且背書不是為了進書院的考試,你沒錯,反而因錯而對了。
英文背誦確似個欄路虎,今年入書院者,英文皆未達十萬。是以加勤學員方式入學的。希望明年就真有合格的學生了,因為我聽過有些孩子說:英文比較好背。
是準備來書院嗎?歡迎你,但不知有沒有開始背英文了?

 

20131021日:

長風問:谢谢您!我想来文礼书院做您的学生,我爸爸也想,可是我的英文没怎么背,爸爸说我的英文读诵失败了......我想尽快把英文拿下,争取早日来书院,当面聆听您的教诲。

2013112日:

先生答:不管好不好背,背書,尤其是背難背的書,本身亦即另有一種心志的鍛鍊,一舉多得,何況愈背會愈順手。

有志者事竟成,勉之矣。

 

2014124

對於合格標準,各學堂可有自己的訂定,不過,據我所知都是極為嚴格的,大謙甚至規定不論大本小本,一律以不提示為合格。

 

因為書院所面對的範圍較大,難免要降些標準,所以去年暑期時曾公告入書院包本背誦時錯停頓受提醒的次數,其基數是五千字可以提醒一次,每一萬字再加一次。

 

譬如《學庸論語》計兩萬餘字,則基數四,再加二,計六次。如孟子三萬五千字,則基數七,再加四,計十一次。餘類推。外文亦以單字之數作如是比例。

 

當然,如果各學堂的規定嚴格於書院,或學生自己雖在許可範圍通過了,但想追求完美,自願重錄,至於一字不差,更佳。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 读经教育手册

    (王财贵按:此说明手册写于一九九四年,经多次小部份修订,而附录部份,则时有更替。...

  • 从良知而行

    王财贵2007年4月13日河南漯河技术学院演讲文字稿 我刚开始讲话,就有了三次鼓掌,漯河...

  • 读经教育的全程规划

    地点:深圳梧桐山 时间:己丑年正月初十下午(2009,02,04) 主讲人:王财贵 录音提供...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