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 影音视频 读经理念 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课录文集 >

天道性命相贯通——先生已丑年正月初五夜于鹿鸣学堂

时间:2010-10-20 19:29来源: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 作者:王财贵教授 点击:
天道性命相贯通 季谦 先生已丑年正月初五夜讲天道性命于鹿鸣学堂 蔡 老师:昨天晚上大 家提到 老师讲《论语》的事,那么呢,昨天晚上老师很详细地讲到《论语》当中,有关于音乐的描述,讲到了圣人孔子对于音乐的理解,对音乐素养的高度。 今天晚上这样子,老

天道性命相贯通——季谦先生已丑年正月初五夜讲天道性命于鹿鸣学堂

老师:昨天晚上大家提到老师讲《论语》的事,那么呢,昨天晚上老师很详细地讲到《论语》当中,有关于音乐的描述,讲到了圣人孔子对于音乐的理解,对音乐素养的高度。

今天晚上这样子,老师也没有做过多的准备,我们这些学生呢,就是读过《论语》的和没有读过《论语》的,或者对《论语》有所了解的,可以随时提出有关于《论语》里面一些章节一些疑惑,可以说跟老师做一个交流。然后我们有不懂的地方请老师给我们做一些解答。好不好?(众答:好!)

©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 -- 一个让读经朋友分享与交流的家 

师(笑):发现来晚了十五分钟,这不是我的过错,这个是蔡孟曹先生,他邀我去看他的新的一个推广读经的中心,刚成立的一个中心就要去看看,然后要我喝喝茶,然后就我催他催了五六次都不让我走,所以大家不要怪我。(众笑)

 

因为确实这一百年来,这中国人自己都说:中国人不守时间。那确实也是真的这样子。那其实我认为不是中国人不守时间,这人类也都是这样子的,那也就是说,是可以轻松一点的,这个不必那么急。那么有些时候就应该遵守一点时间,比如说有众人在的地方,应该能够遵守就尽量。我是一个最好拖的人了,所以,今天跟老师我是开个玩笑了。平常,我是常迟到的。今天是把责任要推给别人了,这样。其实有些时候不止是跟众人相约的时候遵守时间,有些时候是自己也要遵守时间。尤其是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发个愿来要遵守时间,遵守什么时间呢?遵守作息时间。再者,有人特别关注我的作息时间,他别的事情不关注,专门关注我作息,有没有按照时间,犹其是专门来管我几点睡觉(众笑)。有人真的很无聊这样子(众笑),别的事情不管专管这事情(众笑)。那这个其实中国从古以来真的很会了解人生,很会过生活,尤其他们了解人生不是由个体的,或者说不是由一个小小的地方来了解人生。他从大格局,大眼光来了解人生,就是把人放在宇宙中来了解人,那甚至连作息时间都要顺应天理,顺应天地之道,那就有这一种研究啦,研究作息时间。这个天地的运行一年有四季,春夏秋冬。那就古代的医学医书它也这样讲,一天里也有春夏秋冬,犹其是人,这人的一天的作息也有春夏秋冬。那么春生夏长,秋收冬藏,那么我们人在一天当中也有所谓作息嘛,作就是起来,等于是开始活动,息就是休息,最大的休息就是睡眠了,这是作息。那么作息也有春夏秋冬,那怎么来分春夏秋冬呢?这好像不大好分,因为它不是从气候上分,它从天地的运转上来分,最容易分的就是休息时间,这冬天,秋收冬藏,最容易表现这个时刻的不同的就是冬天,所以从冬天说起。}

那么冬天是冬藏了,所以我们一天的生活活动里面也要有休息时候,那休息时候就要配合天地,那么天地什么时候是休息时候,我们也要跟着它。那什么时候呢?就是晚上。晚上九点一直到三点,九到三,这属于阴气最重的时候,因为太阳刚好在对面嘛,在地球的对面。所以这个时候十二点前三个小时,十二点后三个小时,这六个小时就是太阳离我们最远。这个时候,就是我们这个半球,地球的这一半,是在休息时间,所以我们人类应该应和天地来休息,那么尤其是这个时刻是胆经和肝经作用的时候,假如你不休息,我们的胆跟肝就不能休息。胆经是九点到十一点,这个肝经是十一点到一点活动。这两个经络对人的健康是很重要的,胆是对消化很重要,那肝是对解毒很重要,所以这个时刻应该休息。就是九点到三点,冬天。三点以后呢,就是阳气渐升了,大家说三点天还那么黑呀,那么,中国古人认为,在《易经》上,或者研究《易经》的人他点出来,就是,一年四季的冬至叫一阳生,冬至阳气就开始升了。请问冬至是什么时候呢?冬至老早就过去了是不是?(答:“是”)所以冬至往往都是阴历的十一月,阳历的十二月二十几号,阴历的十一月几,那离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所以冬至已经过那么久了,也就是说天地间的阳气已经开始增长了一个多月了,所以真正的要算春气,不是春天,算春气,应该从冬至开始算。那你看冬至才刚刚开始寒冷对不对?所以这个叫做“先见之明”,这叫“一叶知秋”。所以并不是等到百花齐放的时候,啊,春天来了,这都是俗人了,有见识的人老早就知道。所以,冬至那一天是阳气开始升。]V0,q

为什么冬至那一天阳气开始升呢?有道理的,这不是随便说的,因为冬至那一天是太阳离我们北半球最远的那一天,从冬至以后,太阳就渐渐地往北走了,我们中华民族是生活在北半球的,所以,以中华民族的这个地理位置来看,冬至以后,太阳就渐渐回归。我们就以太阳的回归当作阳气的升,所以冬至叫一阳生。那冬至正是开始冷的时候,你说那时候是冬天,怎么叫阳气开始升了呢?叫春气来了呢?

所以我们说晚上三点,那晚上三点正是黑茫茫的时候。但是,能够对人生对天地有深度了解的人,那时候就告诉你:阳气升了。

所以真正健康的人,据说三点就要醒来。所以各位,如果你三点没醒来,你三点还醒不来,我看你这身体一定有毛病。(众笑)这是古人医生说的。所以真正健康的人三点就可以醒来了。

这样子春气升,三点到九点是春天。这个时候真的是精神最好的时候。这样子说,一直增长增长,那当到九点以后,九点到下午三点,这个是等于夏天啦。这当然是人活动最旺盛的时候,它其实不是你精神最清明的时候,是活动最旺盛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活动最旺盛,在这个最旺盛的时候也要有一点休息,所以中午也要做一点休息。不可以把你的阳气耗散了,所以中午睡个午觉是好的。

三点以后,渐渐的,人的这个生机就开始减缩减缩,就秋天到了。所以下午三点到晚上九点就是秋天。那么渐渐的,你要收敛收敛,到了九点就休息,这样子就是一天的春夏秋冬。]'Pc'>

如果能够照这样子的作息,这个叫做合乎天理。这样子就能够比较容易保持你的健康。/

©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 -- 一个让读经朋友分享与交流的家  

我是一个乡下孩子,我小时候也没有生过大病,也不算很虚弱,但是说到健康就跟一般孩子一样,就跑来跑去。不过,在小学四年级以后,就是等于是十岁吧,四年级以后吧,我们的小学就开始补习。就分有补习的孩子,没有补习的孩子,没有补习的孩子就是将来不考初中的,以前是要考的,那补习的孩子就是要考初中的,那有些家长就说我孩子要考初中,于是就送去补习,就交给学校老师补习,下完课以后留下来补习。那么补习补到五年级,六年级,就补得更凶,有时候晚上补到十点,在学校里面读书读到十点,十点放学回去,隔天早上五点半,我们都打着手电筒上学,那五点钟没有吃饭嘛,去到学校七点多家人送便当来,就是吃一个早餐便当,中午再送便当来就吃一个中午便当,晚上再送便当来再吃一个晚餐便当,就这样吃便当每天吃三餐,吃了一两年。那时我觉得我身体很差,我现在还记得,就被这个教育弄坏了.

那么现在虽然我们的教育,犹其是大陆这边虽然没有像这样补习,说早上那么早去学校,晚上那么晚回来,但是听说作业很多,有些孩子上一年级就要做作业到十点十一点,而且是在一种非常痛苦的情况之下被逼迫做作业,像这种对健康都是很大的摧残。

所以我提倡私塾,一定要交待:早睡早起。最好是能够九点睡,而小孩子不一定要三点起来,因为九点到三点是六个小时,最好小朋友睡超过七个小时,所以四点起来。甚至超过八个小时也可以,这个越小的孩子要睡越久,所以睡七个小时到八个小时,如果睡七个小时到中午再睡个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那也就差不多够了。

十岁以下的孩子睡多一点,十岁以上的大孩子大概晚上睡七个小时,白天再睡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就够了。

   我们大人呢,晚上睡六个小时,中午睡半个小时,其实应该够才对。t

因为乡下孩子身体的体质可能还不错,尤其是我到了初中高中以后,我就练国术了,练中国武术。练了好几年,那时候身体因为也是正当年轻时候,而且又有练武功,所以那时候是最好的时候。从此就保持一个算作是高标准的健康体质。那么一直到三、四十岁以后,比较懒惰了没有运动了,读书也读得比较没有节制,这个都不很对的。所以到了五十多岁以后,就有一些朋友,他懂得医学的,一直劝我要保养要保养,我才不信那一套,我都认为我不会老的,就这样,他都说要保养,那有些时候真的是身体比较不好,或者感冒啦,生个小病啦,去看,他每次都告诉我:你不要吃药的,你只要听我的话早睡早起,你是不要吃药。你如果不听我的话,你没有早睡早起,你还开夜车,你还超过十二点睡觉,甚至超过十一点睡觉,你吃药是没有用的。我不信,我偏不信,所以我不信了十几年这样,那到现我觉得要信,才好

所以,我们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了,这个,我们是乡野孩子,没有人来照管这么多,但是我们以后要办教育,一定要照管我们的孩子。从他小孩子开始,就给他一些正常的作息。那我也奉劝各位,你如果是年纪已经二三十岁了,也要开始保养了,不要等到像我五六十岁才开始保养。这样子是一种愚昧的,对人生是一种愚昧。

那保养的方法当然很多种,其中一种,非常重要的一种,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种,排在前头的第一种保养的方法就是早睡早起。最慢不可以超过十一点,古人有所谓的“过子不寝,血不归肝”,过了子时不睡觉,你血液流不回去肝脏,不是血液流不回去肝脏,是肝脏不处理你的那些坏血液啦,你那个脏的血液有毒的血液就继续循环吧。那你一直有脏的血液循环在你身上,还会健康吗?所以现在很奇怪的,很多年轻人都是专门是晚上,晚上精神特别好,那白天睡觉睡到十二点,睡到中午十二点。

照刚刚所说的,春天是三点到九点,你三点不起来四点不起来你五点起来吧,五点不起来六点起来,七八点都不起来九点不起来还睡过头,那照这个书上说,睡过头是没有用的,不是睡得久就有用的,要睡得恰当时机。要不然你睡久了是没有用,所以,你该起不起,你就不能够接收天地的春气,那么你就不能够获得重生。那么你该睡不睡,那你就在残害你自己,就是在自杀。所以,你一方面是伤害自己,另一方面又得不到重生,叫做“双杀”。所以有时候要克制自己,过则勿惮改啦,因为如果是要叫我要早睡早起我是非常的懒,也是惮改吧,这个习气太重了,不好。

所以有很多的朋友一直关心,我就常常告诉我自己,不是为了我自己,我要为了朋友,这样子要早睡早起。我立志要早睡早起。

不过有几个情况不能早睡早起,比如说我演讲,我讲到九点叫我怎么九点睡觉?就不能九点睡觉了。所以这都是例外。所以今天也可以到九点,尤其我们大家朋友今天见面非常难得,所以像这个情况我们也可以原谅一下,也可以投机一下,可以宽容一下。1

这是一个原则了,也不要定的那么死板,是一个原则,尽量,我自己也想这么样做,因为如果太过的放肆也不好,太过浪漫也不够好。不过呢,也不能够像这个机器一样。所以,假如我非常守规矩的时候,你就说我不放肆,你就称赞我,我不放肆。假如我不按照规矩呢,你就说我是很浪漫这样的,千万不要说我放肆。

这个随便说说,因为刚才说遵守时间,就谈到这里。其实大家也不要再说这句话,说“中国人怎么样”,“中国人都不守时间”,那么这个不守时间是人类的通病了。那么,刚才说了,有些时候是要照规矩的。有些时候有两个朋友相见,这个就不需要那么样的严格了。这个也要大家拿捏,在生活中拿捏,犹其不可以再讲“中国人都怎么样”,因为这是人类共同的。中国人都怎么样,中国人都很迂腐,其实全世界都很迂腐;中国人都封建,其实全世界都封建;中国人好贪小便宜,全世界人都好贪小便宜,不止是中国。但是我们讲这句话,假如说我们讲“中国人怎么样”,这里有两个意思,两个心态,一个心态是专门是要嘲笑,要打击,这是坏的心态,另外一种心态就是说我们这样子把这个毛病专门归给自己,这是一种勇气,一种想要改过的勇气。所以这两种心态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消极的,专门打击嘲笑,一个是积极的,是希望我们做得更好一点。

自从民国初年“五四”运动以来,这个每次讲话我不骂骂“五四”我就不甘心这样子(众笑)。自“五四”以来我们老听人家说中国人都怎么样,中国人怎么样,我从前早时候就在想:怎么这些毛病都会中国人来犯呢?那西洋人就没有吗?其实西洋人很多遵照规矩的,这表现得很好的,那中国人有做官的人很贪污,很残忍,这个刑罚不人道,县官常打人屁股,尤其是明朝,在朝廷上廷仗,打屁股;妇女呢,就绑小脚;人民呢,就抽鸦片。所以,打屁股、绑小脚、抽鸦片这些就变成中国文化的罪过,这些变成了中国,本来这些是中国社会,中国的历史呀社会所表现的不合人道、不恰当的一面。但是,他们马上把它提升为文化的影响,这是文化的过错。那么一提到文化的过错,文化是从哪里产生出来的,由经典由圣人开创的,所以又上提上纲到经典,到圣贤。所以社会上有这些污七八糟的毛病,就可以推断一定是文化不行,一定是圣人不对。所以想要改掉这些人生不恰当的表现,他怎么讲的呢?他不是说我们来改掉这些,让我们的社会更光明,他不是这样讲,他说我们要打倒圣贤。我从很早就想这个问题,我在这里发现一个论述的盲点,就是讨论问题的盲点。这个历史那么长,社会那么广大,人生的问题那么多,往往都有毛病的,都会有毛病的,那么何况中国,中华民族,在最近两三百年来,真的是文化没落,人心败坏,江河日下。

所以要找出毛病还不简单吗?但是,这些毛病应该归属于人类共同的毛病,不是中国人独有的毛病,假如你要说这是中国人,特别指出中国人有这些毛病,假如你要这样讲,可以的,但是要由某一种人来这样讲,由哪些人来这样讲呢?由一种有理想、有志气,他悲悯众生这个态度来讲这个话,他希望中国人更好,来讲这个话。那我们都欢迎。因为任何小毛病也都希望不要有,你也可以把小毛病都推到非常高的位置,也都没有关系,只要你的心态是光明的。比如说,假如你这样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不合人性的表现,那么这些不合人性的表现从那里来?从历史中流传下来。历史从哪里来?历史受文化的影响。文化从哪里来?你可以说从经典、从圣贤来,所以可见圣贤经典的教化是有问题的。你这个有问题是什么意思?假如你认为有问题是什么意思?这里有两个看法,这“经典、圣贤有问题”有两种看法,第一种看法是说经典跟圣贤,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心量还没有能够完全转化人生的黑暗面。因为人都有黑暗的一面,都有动物性的一面,所以经典现在还不能完全地转化。如果这样想,那应该怎么办呢?应该是把经典、圣贤的潜德幽光再次的发扬,让人生能够效仿经典,能够效仿圣贤,这种心态是可以的。对于经典、圣贤不够,是说经典、圣贤的教化还没有完全的流行,我们人间还没有完全的遵守,所以我们应该,我们不是去打倒圣贤经典,而是应该更加的发扬经典、圣贤,这是一个做法。另外一个做法,或许你也不知道经典、圣贤是有这样的完善,这样的高明,或者你也可以责备,不管怎么样反正一定可以责备。那这个责备是什么意思?哦,你还有更高的理想,因为我们还有一些事情没做到,哪些事情呢?你看西方人的好处我们还没有做到。那是什么意思?你以天地来笼罩着经典圣贤,你不知道经典圣贤就通于天地,你现在是以现实面来看,这天地之大可以笼罩经典圣贤,因为经典圣贤总是在时空中嘛,所以你用天地来笼罩,也可以的。那这种笼罩是什么意思呢?是鼓舞自己,你可以超越经典,可以超越圣贤。

这两种都是积极的心态。所以我们现在说中国要吸收西方文化,这句话是应当的,这不止是可以说,而且是必要的。因为中国文化有自己的发展,西方文化有它自己的发展。现在西方文化既然不同于中国,也就是说它有另外的开发,它对人生有另外的开发。那么,假如圣贤在世,请问圣贤当怎么办?他必定也要去学西方文化。这为什么?因为人的心量无限。这个尽其可能的让他的心量开阔,让他的人生丰富、充实、饱满、光辉,这是应当的。所以假如“五四”以来这些学者,他说我们的圣贤不够,我们的经典不够,为什么?比较西方我们就知道它不够了。假如讲这句话,不是说我们要打倒圣贤。他不是这样子,而是我们要补充圣贤,或是说我们要把圣贤的心量在任何时代落实。因为在那个时代圣贤讲这些话尽了他的最高的一个表现。但是在这个现代来讲,这些圣贤的表现是有缺憾的,所以圣贤他的完满是在他的理想跟志向完满,不是他的表现完满,所以从表现上看,任何圣贤都有缺憾,至少孔子没有活到现在嘛,孔子不会做原子弹嘛,孔子周游列国很辛苦嘛,他只要像我就可以周游列国周游得更广阔对不对?孔子坐牛车嘛,我坐飞机嘛。(笑)我周游列国只要一两天就够了,他要几年哪,是几年哪。你可以这样子笑孔子吗?所以不能够这样看。我们要从理想面来看圣贤,从表现面呢,永远也不够,永远不足。所以你如果从表现,中华民族的文化表现确实还不足以涵盖整个天地宇宙,涵盖整个人生一切的表现,这样讲是对的。但是这样讲是有志气的讲法,你要有志气啊。说什么?我们从现在,既然我们遇到了西方文化,我们愿意依照圣贤的理想而让他落实,所以圣贤的理想是永远要靠后代子孙奋斗的,所以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假如圣贤的理想是道,我们中国有圣贤的道,但是他不一定来发扬你的人生啊。是你去弘扬这个道,因为这个道是一种理想,它是理想于完满,理想于高明。但是现实上,这个历史一直在走,一直在往前走,人生的事务一直在开拓,一直在变化,所以在任何的开拓与变化的时刻,你应该依照这个理想来落实你的开拓与变化。本来“五四”时代应该讲这些话,我们中国就不得了了。所谓殷忧起圣啊,在最患难的时候,正是圣人出现的时候。殷忧,殷忧就是商朝有忧患,那么商朝的忧患谁知道呢?商纣是不知道的,商朝的忧患就是文王、武王、周公三个人知道,三个人知道这个殷朝的末世。这个商朝来到商纣的时候人心败坏,众生困苦,这就是忧患,这个道好像要断绝一样,道丧于天下了。那么这个时候,谁来有这个感应呢?昨天我们不是讲感应吗?昨天我们的感应还举现世的例子,这个对于道的感应才是最深层的感应啊,对天的感应啊才是最深层的感应。所以殷忧的时候正好是一个有仁德的人,一个有圣贤之志的人,能够触发他去用他的生命来恢复这个道,所以,人能弘道。j`!k

那么假如这个圣贤所传的是道,我们现在正要弘这个道。那弘这个道,这个道我们刚刚说是一个理想,它没有包含所有一切的表现,这个表现要在道中表现,让这个表现都合于道。那么假如我们吸收西方文化正适合于道,但是这个合于道,我们要想:那自己的文化呢?自己的文化如果也合于道呢?那为什么中国文化、西不一样的,为什么它都叫合于道?原来道是一个完满,是一个整体,道是一个永恒。那么中国文化只是中国文化的表现嘛,西方文化是西方文化的表现嘛,而这两个表现如果合起来,使道能够表现的更加完满,那岂不是,这正是我们所要做的工作吗?你怎么可能把我们古人没有发明科学,那就怪罪古人呢?所以我们讲话要有志气,要用正面的,积极的,理想的方式来思考问题。

那么刚才我再讲回来,如果是要责备自己,责备自己的家族,责备自己的国家,责备自己的民族,你应该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你才有资格来责备。所以你说中国古人不够,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愿意让中国古人的道行得更好,表现得更加完满,所以我责备古人,这是可以的。M

那你自己呢?看到人家好,眼红。就像一个穷家的子弟看到别家很富有,回家责备他的父母一样:“你们怎么这么穷,让我这么辛苦”!诶,真的有人这样做啊。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小孩子是这样做的对不对,也有这样做对不对?这就是“五四”精神。所以“五四”那种表现啊,也是人生常常有的表现。只是这个小孩子是不懂事的孩子,一个知识分子不可以不懂事的。所以我们开口说话要想一下,动脑筋思考,我们开口说话,一定要往“道”这个方面走,往这个理想,往这个全面,往这个高明这里走。你所讲的不管你是鼓舞的,还是你是批评的,都对。你鼓舞是让这里更好,你批评是说:我愿意更好。但是如果你是一种消极的、讥笑的、然后否定的,然后把它倒的那保证是不对的,你的心态本来就是偏激的嘛,是不整全的嘛。

所以假如说中国人都不守时,这句话讲来说鼓励自己,鼓励我们中国人大家守时吧,这是好的。来讥笑中国人,说中国人没有用,这是不对的。西方人也不守时啊,不守时是人类的常态。西方人的这个刑罚犯罪,那也是很残忍的啊,“五四”这个就不讲,只讲中国人怎么刑罚罪犯,怎么冤狱这么多,然后来说中国人不讲人道,其实西方的历史表现在他眼前,他也是读过书的人,他就不讲。

我们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把别人的缺点拿来当作自己罪过的掩饰,作借口,不是这个意思,而我只是想说,一个人心态要公正,要公平。那我们从今天开始,从这个时代开始,我们中国人确实要有一种向往为道的,这样子的涵养,我们也要做这种道的教育,有了道的教育,有了道的启发之后,一个人随时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时刻,他都有积极向上奋发进取的精神,那么他自然有一种改过迁善,日趋完美的机会,所以最重要的是教导他道,而不是教导他这个那个,你如果说教导他这个那个,最重要是道,是最后指点他了悟,噢,原来人生是各个方面都要注意,各方面都要尽量求其完满。所以,孔子说“父母唯其疾之忧”,这个身体没有照顾好,也是一种道德上的不完满,也是一种对于道,对于人生之道没有完全的觉醒,没有完全的去实践。那如果你这样来要求自己,那随时随地都可以保持人生最良好的状况,这个叫做“幸福”,这个叫“对得起自己”。你对得起自己,就对得起父母,就对得起天地。所以,我们很重要的,随时保持一种积极的、光明的心态,我们也要把这一种的人生态度教下去,那人人都在一种向往于光明的进程当中。孔子说了一句,“我欲仁,斯仁至矣”,又说一句,“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这个“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这一种人就是一个君子了,就是一个有德者了。

所以一个仁者,他是一个已经完满的人,所以孔子很少说谁是一个仁者,但是他叫我们要做“好仁者”,所以“好仁者无以尚之”,这一句话非常的厉害,非常重要。不是一个仁者,但是你要做一好“好仁者”。什么叫“好仁者”?这个“好”就是你不止是知道,而且你还知道很真切,而且还满心的、诚意的喜爱之,向往之,向往于仁,所以他说“好仁者无以尚之”,最高明的人就是好仁者了,所以在这里孔子不是说,最高明是仁者啊。没有一个人可以称仁者的,所以孔子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孔子不敢说他自己是一个仁者,但他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这就是一个好仁者了。所以好仁者无以尚之,为什么呢?“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任何一个不仁德的事情都不能够加在他身上,所以“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他又讲到现实的人生了,讲这个好仁者就是接近完美的表现,已经是最高表现了,好仁已经是最高表现了,不是叫你成为一个仁者,是不可能的,而是叫你成为一个好仁者,他就是最高表现,没有比好仁者更高尚的了,更高明的了,所以“好仁者无以尚之”。因为他“不使不仁者”,他随时有不仁的这个心态和事件产生在他身上,他立刻不让它产生,立刻消除,所以才动即觉,才觉即化。心中一有动而不善,立刻觉醒,一觉醒就化除,这个叫“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这不是,人生一直在前进当中,人生一直是非常的广阔而细密,这就感应灵敏了,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嘛。有多少不仁者在你身上,你浑然不觉呢?一个好仁者就能够做到这一个地步。但是孔子说这个不容易。大家以为说我只要好仁,我真的很诚恳地求仁德,仁道,你以为这样子容易吗?孔子说不容易,因为“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有没有人用一天的时间努力地去行仁道。“我未见力不足者”,假如有一个人真的想要向往于仁,我没有看过力量不够的。也就是说,任何人想要求仁德,立刻仁德就来。“我欲仁,斯仁至矣”,哪里会力量不够呢?“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孔子讲这句话自己觉得讲得太过火了,或许有吧,但是,我告诉你,我从没有看过。这什么意思?就是没有嘛。(众笑,鼓掌)

不容易啊!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一天啊,你说一天就好啦,要不然大家立个志,我从明天一天就好,后天怎么样不要管了,明天做好就好了,这已经达到孔子赞叹的地步了,“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没有人是力量不够的,因为要做就做了嘛,要到就到了嘛,所以孔子随时都有机锋,所有都在点醒人生,这个才正是为禅宗啊!什么叫禅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当下即是啊。当下即是就是禅宗嘛。)(

你要做一个仁者,当下就是啊,你哪有力量不够的呢!试着看看,一天看看。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的吗?我从没有看过,连一天都没有,连做一天都做不到。算了。所以在这里就知道颜渊的伟大了,颜渊的不可及了,颜渊的高明了。孔子赞叹颜回,“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 颜回是三个月呀,没有离开仁德啊。刚才说一日用其力就找不到了,现在颜回是三个月啊。三个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个我们实在是不敢想象,三个月都在仁德当中,“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那些其它的学生啊,日月至焉,日月就是或者是一天,或者是一个月啊。那已经就不错了,孔子刚才说一般人哪,一天都不行。U#[%~H

所以这个圣人之言,可以浅看也可以深看,任何一句,任何一个章节都足以启发我们,到最后只是向往于道,向往于完满的人生,向往于高明的人生,其实就是向往于充实饱满,这个就是幸福的人生,对得起自己的人生。

©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 -- 一个让读经朋友分享与交流的家  

因为讲到我自己了,说要改过了,改了十几年还没有改,以后大家都来做检查员,来检查看看。但是我看依照我以前的经验,依照别人以前的经验,我以前的做法,你检查到了我就很多的借口跟你说“这不算,这不算”。那希望以后借口就少一点,与各位共勉,以后早睡早起,保护健康是第一要义。因为没有健康,其它理想是没有办法实现的,所以以后如果我们有书院,确实我们也要有很好的,很合乎天地自然规则的饮食,读书的方法都尽量合乎天地之道。这样讲好像很多人都想来参加我们的书院了(众笑)。这样很好,希望我们的机缘赶快成熟,赶快有这个书院,不仅是让小孩子,就是读经的孩子继续的发展,甚至呢我想如果有意愿要读一年两年三年五年,甚至读十年书的大人,也可以在那里凑凑数,就是滥竽可以充数,这个死马可以当活马医。这也是人生很难得的机缘呢,一个人能够静下心来读十年书,那是很有福份的了,就像好多和尚高僧说,你能够出家是很有福份的了,我们就当作出家好了,出家十年,读十年书也很好的。

今天本来是说要让我们大家来讨论讨论一些问题的,大家拿出来商量,就因为我迟到就讲了这么一大堆啰嗦,感慨,所以不要随便让我说感慨,一说感慨时间又过去了。?9h

本来晚上我们在学古琴,晚上如果没有练习的话,像昨天,昨天白天我学习的差不多了,结果一个晚上没有练习,今天早上起来全部忘光了(众笑)。实在是不大行。那不要紧,金蔚老师说没有关系,他说叫我今天学这首曲子,这首曲子只不过四行五行,五行每行六回,五六就三十,大约三十几个音不到,这金蔚老师就安慰我,鼓励我,说:“你好好学,三年之内必把它学成。”(众笑)我不知道他是在赞赏我还是在取笑我(先生笑,众亦笑)。RH|#!@

就好像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讲得也相当用心,讲完以后大家走在楼梯上,我就问几个小朋友,说:“小朋友,你听了以后觉得怎么样?”他们说,都听不懂(众笑)。我就有一点被泼了冷水,我就找几个大人来问说:“你们今天晚上听的怎么样?”“噢,你唱诗还蛮好听的。”(众笑)我本来想找几句赞赏我的话就是找不到。

昨天有一段也是感慨,有一段是有一个主题,那么说今天要让大家问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问题?还是如果没有。噢,有,有,有。请。

©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 -- 一个让读经朋友分享与交流的家  

徐杰问:我想请教老师一下,我看不少经典里面都提到天命就叫性,命,我想请教一下天命的定义是什么样子?像中庸里面讲天命之谓性,《论语》里面有些地方讲“不知命无以为君子”。我想知道到底什么是命,什么是天命。

©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 -- 一个让读经朋友分享与交流的家   .

师答:嗯,大哉问!(众笑)好,请坐。要知道就我自己讲就好,不要让大家问问题了(众笑),我自己讲的还比较适合我的程度,但是他问这个大问题让我后悔了(众笑)。J

这其实是,你问这个问题是不能回答的,所以,我如果不回答算是最好的回答了,所以,我干脆就不回答了。(众笑,鼓掌稀疏)'-.

不过这样好像有人就会怪我了,说我在找借口逃避。所以,我硬着头皮总是要回答一下(众笑,鼓掌),虽然这是不可说的问题,所以,孔子有一些话是不说的。我们都知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当然这不是怪力乱神,不过孔子还是有些话不说。所以,孔门底下最聪明的就是子贡,体会最深的人是颜渊,那最聪明的是子贡,那最老实的是曾子。所以颜渊死后就曾子传道了,这个有一点可惜。但是我们也不可以觉得太可惜,因为曾子已经很负责任了。虽然如果由颜渊来传道,或许中国文化或者是中国儒家会有另外一番气象,但是这不能怪曾子,我们连曾子之德都还没有能够照他的理想实现。所以孔子传道本来是相视而笑,莫逆于心,不需要说老早就传给颜回了。但是后来颜回死了,所以孔子来试验一下,看看谁足以传道,谁最了解这个道。孔子就选了两个人,都是孔子主动的。

本来我们看《论语》啊,都是弟子问问题比较多,弟子问孔子答比较多,孔子主动说话的情况不多。那么有两章,被我们称为孔子传道之言,传道的这两章都是孔子主动。所以,孔子谓曾子说,就是孔子跟曾子说:“参乎,吾道一以贯之”。在很多学生的场合,孔子就点名:曾参哪,吾道一以贯之,你知道吗?曾子马上答应:唯。唯就是“是的”,唯唯否否嘛,唯就是的是的,否否就是“不是不是”。唯唯就yes,yes,否否就no,no,所以孔子说,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这点名来讲话是很少的。孔子讲话都是跟大众讲,既然大众在场,孔子为何单指一个人呢?而且叫他的名字呢?这很难得的,这个特别的表现,这个在《论语》上也是特笔,特别的笔法。“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这个对话就完了,没有再接下去,至少没有记载,也就是说如果记载的话,以下的谈话,或者不相干,或者不重要,或者真的没有再谈话了。“子出”,孔子离开了,“门人问曰”,众弟子,大家就问,为什么刚才讲孔子点名曾参是在众人面前呢?因为下面的记载就知道了,所以“子出,门人问曰”,可见有很多人在一起了。“何谓也?”刚才你们两个在那里高来高去到底是耍什么功夫啊?你们在讲什么意思啊?你看,可见刚才孔子讲“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是真的点的曾参,而且孔子心里老早就知道,这句话问出去必定有所回答,这个“知徒莫若师”啊,孔子知道这些徒弟他们的层次、境界,所以特别点曾参,果然曾参说“是的”,孔子出去,门人就问:你们到底讲什么意思呢?何谓也。什么叫“吾道一以贯之”,到底什么贯之?所以曾子就解释了:“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用忠恕来解释“一贯”,而且就只有这样,这就是用忠恕这个词语或者说这两组概念,这两种德来贯穿,一贯嘛,来贯穿孔子之道,这就是颜渊所说的“博我以文,约我以礼”,那个“约我以礼”,约,就是把它约束、约束、约束。孔子道那么大,但是约束、约束……约束到最核心处,有一个出发点。曾子体会的是忠恕。各位我们也可以去体会一下,你读过《论语》,你自己认为你多少了解圣人之道,如果今天来问你,有一个人指着你问说:请问孔子之道,你用一个观念给我讲出来,请问你讲得出来吗?你若一时语塞,讲不出来,你还没有读透。这个就可以考验自己了。你现在就可以考验自己了,请问你用哪一个字或是哪一个观念,有时候一个字就好,有时候一个观念,你可以约束,你可以贯窜这个圣人之道,孔子之道,不止是圣人之道可以贯窜,凡是一个成熟的思想家都可以贯窜的,因为他自己是贯窜的,假如这个思想家他的思想没有贯窜,不可能贯窜,他没有核心,没有一个起点,他不能成系统。什么叫系统?一把抓就抓起来,这个整个系整个统,系就是支流,统就是统合,我把所有的支流统在一起一把抓,叫做系统。你这一把抓抓得到吗?如果你还没有抓到,你还不能够了解这个人的思想。假如对某一家的学问,某一派的学问,某一门的学问,某一个教,你不能够一把抓,那代表他还是散漫的,所以做学问要“博我以文”,你一定要去博文,你一定要去考查各种的内容,考查完了以后你自己能够整理出一个系统,整理出一个系统抓住他的核心,这样才叫做你了解了。那么曾子天天在琢磨,就像颜渊一样,天天在琢磨孔子之道,颜渊是“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那个卓尔地方就是“我看到了”,只是颜渊还很客气,说“虽欲从之,末由也已。”我看到我想要跟上去,咳,还是跟不上。我每天就说好像看到了,抓到这个东西,就是所谓的这个“约我以礼”的那个约。所以颜渊在用功,曾子也用功,曾子到最后用功的,他给我们表现出来叫“忠恕而已矣”,那门人把他记载下来传在《论语》里,可以成为曾子学问的定案。曾子就以忠恕来了解来解释来贯窜圣人的道,现在你就要想一想了,请问忠恕能否走到圣贤?这个要自己做功夫的啊。就是你能不能了解曾子所说的忠恕的内容,你可以去考察曾子是不是了解圣贤,或者你也可以考查自己是不是了解曾子,当然这都是很高明的了,一般人是你在心里面存着了,不可以随便议论,不可以发议论,我现在就不敢说了。所以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要说,藏拙一下。

你怎么可以去评判曾子呢!他了不起啊,忠恕当然是圣人之道嘛。那你要想是不是只有忠恕可以解释圣人之道呢?可以贯穿圣人之道呢?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NU/2

孔子有没有满意于曾子的一贯之道,我们不知道。但是在《论语》里面有另外一章,也是孔子想要测试一下,他这次点名了,点谁呢?就点那个最聪明的子贡,学问最大,最聪明最潇洒,最会讲话。那么,有一些故事这样说,说子贡后来就告诉孔子,说,老师啊,我不瞒您说,我在外面已经打听你打听好久了,我要来这里呢,我是要来试试看,果真天下有这么有能耐的人吗?我这样来的,我要踢馆的,你知道吗?等到我见了您之后,我心里就想,我三个月就可以赶上你,要么就三年就可以赶上你!结果我跟了老师以后,跟了这么久了,跟了几十年了,我才知道,我永远赶不上老师。

所以孔子死后这个门人议论,用什么礼来对老师呢?因为孔子教导礼,弟子要守礼,那么古人的礼都有了,君臣之礼,亲人之礼,说“亲亲尊尊之礼”。尤其是丧礼规定的很详细,独独没有对老师的礼,对老师的丧礼。所以弟子这个时候就要议议,讨论礼节。讨论最后的结果说,我们跟夫子没有血缘关系,我们虽然是把夫子当作是父亲,但是,他不是真正的父亲,所以我们不可能用葬父的丧礼。但是,我们确实有这一种的情感,所以礼是使人的情感,做为最正常、合理的表现的一种仪式,所以假如你认为礼不够,你认为礼太少,不够,就代表你的情感太丰富了。只要你认为礼太繁琐了,那代表你这个人可能是没心肝呢。所以圣人制礼作乐,是以一种圣人的心来体贴我们人类的情感,而如何表达,在这个状况之下如何运作,使它表达得最恰当,使它运作得最顺利,所以定出各种的节拍,各种的节目,这叫做“礼节”。所以礼是恰当其分,这些弟子议礼说要恰当其分,他们说我们本来有守丧三年的一种情感,但是不可能,所以最后的议定,就决定:心丧三年。不是在仪式上守三年,而是在心里面守三年,叫“心丧”。所以“心丧”是特别对老师的一种尽孝道,用“心丧”。所以葬了孔子,现在这个孔陵就在曲阜,孔庙后面。

葬了孔子之后,这个群弟子就庐墓三年,在坟墓旁边住了三年,守丧三年,三年结束了,大家要分开了,相向而哭,大家一方面不忍心离开老师,一方面不忍心离开同学,不得已,要离开。大家相向而哭离开了。子贡就自告奋勇:“我再守丧三年”,所以子贡守丧六年,现在在孔陵前面还有一间小房子,叫做“子贡庐墓处”,当然那个房子不是古代那间了,这是历代重盖的,当然这是一个佳话。所以可见子贡悟道也很深,犹其是越到晚年。l-{@@

那孔子有一次就对子贡说,也是点名子贡,说“赐也”,端木赐啊,叫他“赐”。这《论语》的文章很有分寸,凡是提到同学,都用他的字,端木赐是字子贡,字是用在社会上的,名是用在家里面的,名是小名,所以子贡的小名叫“赐”,端木赐,只有父母跟尊长才可以叫小名,一般的朋友都要叫字,就是长大以后的名,第二个名叫“字”。

“子曰:赐也”,就是说端木赐啊,“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这就不是说吾道一以贯之了,就不这样讲了,说你以为(汝以为)我是多学而识之者与?你以为我是一个学问很广博、记得很多东西的人吗?子贡曰:“然”。你看,我再念一遍:“子曰:赐也(用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这个讲话讲完了,“子贡曰:然”,这是记载,子贡就回答说“是啊”。你看,赐也,跟子贡,赐是孔子讲的话,子贡是弟子的记载,这叫文章。一笔不苟,一个字不可以改啊,所以这叫《论语》啊,这叫经典啊。“子贡曰:然”,子贡说,“对啊”。子贡聪明就在这里展现了,这个子贡头脑马上一转,奇怪,今天老师怎么会问这个傻问题?大家都知道,你还问我?诶,其中必有缘故。所以马上就转了一句话,子贡口才好啊,子贡曰:“然,非与?”说是的,难道不是吗?你看,厉害吧!(笑)这反应快啊,没有人这样子反应快的,聪明嘛。所以啊,你如果跟人家交往,人家讲一句很奇怪的话,你一听就说,对啊对啊,一想讲到这个话还要讲吗?你一定想说他必定有用意啊,难道不是吗?你要这样问。所以子贡又问了:“然,非与?”孔子老早就预算好了,所以孔子厉害啊。他老早就知道子贡会这样回答。所以要教导的话老早预备好了,“非也”,告诉你不是啊,“吾道一以贯之”啊,这句话出来了,所以论语出现过两次“吾道一以贯之”,都是孔子自己说的!什么意思?传道!什么意思?提升你的生命向上一格,让你已经快接近的时候啊,让你了悟一个最高的真理,最后的真理,最核心的观念。所以一点曾子就醒了。他这样点子贡,但是他不是在告诉子贡,说“子贡啊,吾道一以贯之”。他不说“赐也,吾道一以贯之”。为什么不这样点呢?因为孔子知道子贡虽然聪明,他对道的了悟,尚隔一层。隔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因为子贡聪明,所以就隔在他的聪明上,聪明反被聪明误。所以孔子就先问他,等于是先吊他胃口:子贡啊,你认为我是一个学问很广博,各方面都懂的人吗?子贡说对啊老师不是这样子的吗?呵呵,(自笑,众笑)你看,一下就被吊起来了,吊到了。那孔子就打一个闷棍给他:非也,我告诉你不对的,你这样了解不对的,吾道一以贯之,你懂吗?接下去是什么?你知道吗?接下去是什么场景你知道吗?就像电影,“非也,吾道一以贯之”,就转个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去了,这个场景就没有了。留下我们无穷的想象空间,告诉你这里就尴尬了,子贡就愣在那里了,孔子也不跟他讲了,因为这不能讲的。

所以刚才问我那个问题啊,不能讲就不能讲,呵呵(众笑)。,

那好嘛,我们还是要讲的(众鼓掌)。(有云:九点了)今天要慢一点,因为这个问题还没有讲完,还没有进入问题,还在外围绕。我意思就要引出子贡,引出子贡,就要让大家了解子贡的性格,子贡的学问,然后我们才知道我以下要讲的这个关节。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子贡就感叹说老师讲文章,什么叫文章?就这些所有的文化表现,表现在文章,这些学问表现啊。“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这个孔子用删《诗书》定《礼乐》作《春秋》,(ji4 yi4)作《春秋》,《诗》、《书》、《礼》、《乐》、《易》、《春秋》,用这六经来教学,这些弟子当然或多或少都接受了这经典的教育,这叫做“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但是“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不可得而闻是什么意思呢?是孔子很少说,甚至不说,或许根本没有说过,所以在《论语》里面我们也很难发现孔子讲性与天道。如果有讲天道,是一种感叹:“知我者其天乎”,“天之欲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获罪于天是无所祷也”的。孟子曾引用孔子说作《春秋》以后,孔子说:“知我者其为春秋乎?罪我者其为《春秋》乎?”孔子这样说“知我者其天乎”,我这样做,我这个人,我这样的行为,这样的理想,知道我的,其天,只有天。所以“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我如果做错了,“天厌之,天厌之”,老天来责罚我吧。所以孔子如果讲到天,他不直接说天道是什么,他只有感叹天道。孔子讲性也很少讲,只有讲过一次“性相近也,习相远也”,等于没有讲。“性相近也”这到底是什么呢?所以到孟子才讲性善,孟子才真正讨论性,孔子不讲的,连子贡都没有听过。“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所以在这个气氛之下,在这个孔子教导的气氛之下,弟子都恍惚之间,默默之间就知道我们夫子心中,我们夫子的境界里面有性与天道这个部分,要不然什么叫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弟子怎么会提到这句话,子贡怎么会提到这个事情呢。就是这个弟子好像观察出来,好像是体会出来,我们老师有那一个层次的体会,有那一个层次的境界,但是老师总是不说,这个叫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所以,既然子贡这样讲就代表孔子有那一方面的展示。这个叫做“天何言哉,天何言哉”。所以孔子有一天就说:“予欲无言”。孔子说:我不想说了,我讲话讲太多了,不想说了,“予也无言”。子贡曰,又是子贡,子贡就紧张了:“夫子不言则小子何述焉”?说老师啊,如果你不开课我们怎么作笔记啊。“夫子不言则小子何述焉”,我们怎么传述呢?孔子就说:你怎么这么笨啊,天何言哉,老天有讲话吗?“四时兴焉,百物生焉”,然后再加一个“天何言哉,天何言哉”,再加个“天何言哉”。“天何言哉,四时兴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我们昨天不是讲过吗?古人写字很不方便的。这里用了两个“天何言哉”,什么意思?孔子这种感叹的气息完全表现,这叫特笔,这也是特笔,特别的笔法,先讲一个“天何言哉”再讲“四时兴焉,百物生焉”,最后又来个“天何言哉”,这就是一种指点,指点子贡啊,你不用只有在可见的地方求学问哪,不要说只有传述我的学问才是学问哪,你要看看老天有没有学问来指示你啊!这是很深的一句话,非常重要的一场教导。所以,子贡就是一直听不到,意思就是说子贡已经感受得到,但是听不到。所以就叫“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ds/hvC

那今天我们这位朋友所问的“请问什么叫做‘天命’?什么叫做‘性’?”我就用子贡那一句话说,“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你要叫我说,你不是惹我麻烦吗(众鼓掌)?

所以这是要体会的,不是说的。不过,这个学问也可以归学问来处理,智慧归智慧来处理,而最后智慧与学问不相冲突。所以在智慧上,我们应该用自己的生命去体贴这个天道性命。这个所谓的“形而上学”,不是人间的学问,不是表现的学问。是一种人间之上的学问,是一种思考以上的学问,这个学问就是言语道断,心行路绝的学问。你不能够言语来表达,因为言语的道,言语的路已经断了,你不能够用你的心,用你的思考来表达。因为心行,心的走路,一步一步的推断推理,心思的步步推理的路已经绝了。那么其实这句话应该先讲,“心行路绝,言语道断”,因为只有心行路绝,所以言语道断。但是一般人都讲“言语道断,心行路绝”,这是从下面讲上去的。言语不能讲,为什么不能讲?因为连想都不能想。形而上学的事情都属于言语道断,心行路绝。因为你能够思考的,就是形而下的,其它问的是形而上的境界,形而上的内容,这个是不能说的,一说就错。所以,如果我是一个禅师,我是一个禅宗的师父,你一问这个问题说:老师啊,什么叫天命什么叫性?我就说:你过来。我一棒打下去,这样子(众笑)。为什么?你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众笑),因为不止是我不能说,是你根本不可以问。懂吗?你问了要我说,你明明就想找我麻烦(众笑),希望我出错,那不该打吗?

所以,什么是佛?什么是佛祖西来意,佛祖东来意,反正东来意就是西来意,因为佛祖从西方来,叫做“西来意”,他的西来的意思,佛为什么要传到中国来叫“佛祖西来意”。那么有人说佛祖东来意,佛祖为什么要到东方来。反正中国文字就随便你说,所以东来意就是西来意。凡是有弟子问佛祖东来意就打他一棒,问佛祖西来意就骂他一声。这样子那个人就悟道了。所以,我应该打你一棒让你赶快悟道,呵呵(众笑)。这个问题是不能说,但是我们刚刚说,如果当作学问,不能说的也可以说一说,就是说到不能说的地方停下来就可以了。或者说:再交待一下,以上所说的,都是不能说的。好像就可以了。(众笑)\I8wSH

这是真的。这古人曾经用过,老子就讲过了:“道可道”不是常道,不是最高的道,不是真正的道。所以道如果可以说出来,那就不是真正的道。“名可名”,一个观念,如果可以给它一个名字,就是给它一个思考了,我想一想然后给它一个名字,如果一个名字可以用一个名字来称呼,它就不是真正的高明的名字,它就只是形而下的名字。所以“道可道,非常道”是什么意思?就是,道如果可以说,不是真正的道。甚至我连说它是道,假如你认为我说了它是道,我告诉你,这不是真正道的名字,意思说道是没有名字的,连这句话都不能讲。所以第一句话说道不可以说,第二句话说:我第一句话也不可以说。就这样子。然后它放在《老子》的第一篇的第一句话第二句话,意思也就是说:告诉你,我以下所说的都不可以说的。完了(众笑)。

那不可以说又说了五千言,什么意思?不可以说的也要说一说,假如不可以说的都不说,那世间人连了解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你怎么了解?你要了解它是不可了解的,这样你才有真正的了解,就这样。fM:

所以今天问性与天道,首先我们要知道,这是属于形而上的问题,这不是人的议论,人的思考可以达到的,是要用你的智慧去接近,去感应。但是如果不讲,不当学问来讲,终究能够了悟的人不多,所以,古人也多多少少说一说。孔子不说,孟子倒是说了一些,到了宋明儒说了很多。因为宋明儒受了佛家道家的影响。其实道家说的多,本来就蛮多的,佛家说的更多。以圣人来看,以圣人之教来看,这些是可以不说的;但是以学问来看,确实可以说一说。但是一定要善说,要说得好,不要把形而上的东西说得庸俗了就可以。不要到最后就以为你说的就是了,这样也不可以,所以要拿捏这个分寸,拿捏语言它的限度,我们语言的限度是不能表达语言之上的境界,但是你不表达又使人永远不可能去接受引导。那天下多少圣人呢?所以我们总是要教导,而教导一定要善于教导,使他知道语言告诉你,所以以指指月,告诉你,你要顺着这个指头去看月亮,不要看着指头,就这样就可以讲了。

再讲下去讲到十二点了。(众笑,鼓掌)

有机会可以讲,我有时候也讲了一些,没有针对这个主题。你可以去看一看我的那场读书会的时候有人问问题的回答,儒释道三家综论,这里讲了一些。当然最好的不是看我的文章或者我的演讲记录,最好是去读牟先生的书,牟先生的书,讲心体与性体,既然讲性体那就提到性。性从哪里来?从命来。命从哪里来?从天嘛。天从哪里来?从道嘛。0y

所以,天道性命相贯通。这个讨论得很多。所以,自己如果能去看心体与性体,那是完全能够了解。这个了解意思是说,了解这个问题的性质,象刚才我讲了,这个性质是在哪里,哪一个层次,那我们能够讲到哪里,古人已经讲了多少,这个非常清楚。不过那一本书很大,很大部头,那本书《心体与性体》总共有三册,一千五百多页,再加上第四册专门讲陆象山,王阳明,又是四百多页,总共大概有两千页的书。假如能够把它看过了,那对这个问题是了如指掌,那么其它也都有提到,比如说《圆善论》讲孟子,孟子与告子讨论性的地方,那是两千多年来最清楚的一种讲解,要了解孟子跟告子怎么讨论性,人性的问题,可以看《圆善论》的第一章。那其它呢,都散见在各种比较有深度的文章里面,如果有机会我可以比较简单的,比较粗浅的,笼统的讲一讲,或许对这个大家有一点的好处,因为我讲比较浅了,可以吸收。如果你去看这两千页的书,如入海底捞针,披沙捡金,什么时候能够整理出系统呢?要用一段功夫。但是自己去用功也有价值。所以,有时间我讲或许也很好。如果没有时间,自己去看书也非常好。不管怎么样,都很好。j*)qp<

我今天讲的不好,等一下我问你:你今天听的怎么样?你一定要说:“很好,很好”。谢谢大家!(众笑,鼓掌)}

老师:今天老师为我们讲了一些非常深刻的课题,就是说本来九点钟让老师休息。然而老师慈悲,看到我们大家都是那么认真的听,又多讲一段时间。这样子,从明天开始我们这样晚上的时间可能要取消,因为老师最近非常的辛苦,您……(老师表情诧异,大家笑){J6

师曰:好,我知道了,我有一次去马来西亚他们告诉我一个故事,他们老远请一个美国人来培训,做校长培训,一两百个校长都去那里,要四天三夜,要做一个很重要的培训,要到一个风景非常好的山顶上去培训。然后这个培训开始了,这个美老师就先规定:你们手机都要关掉。甚至从明天开始不可以带手机来,手机都要放在你的房间里面。你们不要认为你的公事很繁忙,你们学校很多事情要找你,我告诉你:你们学校老师都希望你不要回来。(众笑)你离开久一点比较好。你不要那么努力认真。好了好了,很好,很有意思。所以,大家希望老师不要讲的那么辛苦我们来听。Yg5

老师:我们每次听到老师的讲话都意犹未尽,考虑老师需要休息,那今天晚上就到这里结束好了。

(老师也意犹未尽云云~~

---------记录:溱溱v^}MY~

---------校对:智楷m7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