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 影音视频 读经理念 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课录文集 >

梧桐山夜谭

时间:2010-11-09 13:08来源: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 作者:王财贵教授 点击:
梧桐山夜谭 时间:已丑年 正月初七 地点:徐宅 主要对话人物: 王财贵 教授 苏 先生 金蔚 老师(古琴家) 赖国全 老师(育心园) 王荔(幼儿园园长) 蔡孟曹 老师(儒愿学堂) 孟丹梅 老师(鹿鸣学堂) 教授:在台湾做那个业余的读经班,每次读三本,但是有

梧桐山夜谭

 

时间:已丑年正月初七

地点:徐宅

主要对话人物:

王财贵教授

先生

金蔚老师(古琴家)

赖国全老师(育心园)

王荔(幼儿园园长)

蔡孟曹老师(儒愿学堂)

孟丹梅老师(鹿鸣学堂)

 

 

教授:……在台湾做那个业余的读经班,每次读三本,但是有人也建议:读一本就好。

 

赖国全老师:我看有篇文章,我刚才复印的那个,是带这个学习的一些思考,(教授:他们说读一本比较好),它里面有两个:一个叫一门深入,一个叫做一通百通,就是说,一门深入以后,就可以一通百通,(拿一本A4纸),我这边有几个问题的思考,不是说不能这样做,有的人可以这样做,有的人可以那样做,(教授:对对对……),殊途同归,只不过看哪个更方便,更能够坚持,你觉得这样坚持很好,那就这样,我们也不反对……

 

教授:是是是……应该没有,我都说应该没有差别。

 

老师:其实是殊途同归。

 

教授:应该没有差别,不过,如果是长期大量的,一天读几个小时的,一天读五六七八个小时的,大概也还是一本为主,这一本先把它读背完,这样子好像据他们教学的人说,好像这样子儿童比较有惯性,因为一种经典他的氛围、他的气氛、文句、文法了,都有一个惯性,如果他每天都在这一本上,他会比较容易有一种顺利的感觉……

老师:我们这样想,先做一个分,后做一个合,所以开始的时候,如果你的孩子一口气能够这样读,非常好,也赞叹,啊,如果不能,我们就先分,分,到一定程度,熟练了,我们再合,所以,在做大循环里,我们就做合的了,就不分了,那就一气呵成了,因为读很熟悉了,(教授:对对对),像《易经》一开始读的时候……

 

先生:能不能请先稍后一下,今天这样的场合也很难得,如果我们能有意识共同参与,也就是儿童读经怎么引领,那么我们就请教授跟老师把他们的对话,让我们共同分享,另外,我们有古琴老师,道德仁义,修身齐家,古琴老师的造诣也很高,那我们利用今天难得的机会呢,也可以共同请益一下,就可以让今天晚上更充实,也就让彼此的聚会有共同的分享,要不然光这个样子,听起来好像是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这样就有一点点可惜,所以,目前是老师在跟教授请益,有关儿童读经的推广,那儿童读经,老师的理念是:这是一个生命的结构,老师到大陆来,他要推展的就是:传统文化,也就是以生命为中心的这种传统文化,老师得到了教授的启发以后呢,他认为一个生命的结构,像一栋房子一样,这一栋生命的房子要有地基,要有梁柱,这个地基呢,就是以经典为地基,从经典当中涵养出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些德目,做为生命的梁柱,让一个人呢,即有诗礼春秋这样的生命内涵,那么他就会有道义生命人格的这样的人生态度跟形式,这是今天晚上两个人对话的一个具体内涵,对象就是如何教导下一代,让固有的传统文化成为家庭当中的家道,家教、家训、家书的传承,这是这一块的……

 

教授:……整个是推广的角度、层次更宽广。(赖:是是是……)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或许有些孩子,他可以全天读的,因为父母支持,孩子也可以说有这样的福气,有这样子的命,他就可以全天读,因为我们是希望,在这个时代里面,这个时代等于说是要回归,回归我们民族的文化,更是要救国救民呐,这个时代必须有一些很重的一个……就是说要下重手了,下猛药了,所以必须有人是这样读的,这样全天读的,因为读多读少,读一句话都有用,读一天就有用,读一本都有用,但是我们需要有一些人,要读得很多,所以,像邓小平同志说:先让一部份人富起来,让他们的文化的心灵非常浓厚,那么文化心灵非常深厚,必须要有一种深厚的方法,比如说孩子很聪明,他固然是不必花整天的时间去读,他就可以读到相当高的程度,那这种读到相当高程度的人,如果花整天的时间去读呢,他可能有更加倍的、几倍的深厚,那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有一些这样的人,那所以我在推广的时候,也是心很急,因为不能再等待,所以就……我没有说每个人都要是整天读,因为这个也不合这个社会的状况,而且这样说有人会觉得很恐慌、很恐惧,会害怕,甚至连政府都会干涉,但是呢,这个不得不做,我是这样想,所以,如果你是能够影响人,推广的时候,我想说,在这一方面,可以两种都讲,我以前呢,最先的时候,十几年前,我一开始都是讲,一天读五分钟,十分钟,就了不起了,三十分钟,就不错了,后来我就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更好,到后来,不是我先发现,是有些家长发现,他的孩子读越多越好,所以,我这个全天的读经也是后来才渐渐地加入、产生,那么,到了最近,我去讲读经的观念的时候,也是跟以前一样从头讲起,但是我到最后的时候,结尾的时候,一定把它归结在你要培养人才,要为天地,要为民族负责任的话,你必须让孩子整天地读,一天读六个小时到八个小时,读十年,这样子来看看能不能培养一些比较有深度的,对文化能够有担当的一些人物,要不然的话,如果他只是读得比别人好,他也开了聪明,也开了智慧,也都很有用,已经能够在众人之上了,但是要成为一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人,要为往圣继绝学,恐怕还不够力量,现在要产生一些国际性的人物,那么要产生国际性的人物,这个就必须要下重手,而且,全天候读经已经在台湾,在大陆,已经有……台湾最早的那一个私塾,就是如果全天读经,就是要不上学了嘛,那个私塾前几天才过第七周年,所以已经开了七年,叫高伟谦呐,他们已经开了七年,所以说,这差不多五六年了,也渐渐有,各地都有这些私塾产生,那如果是这样子教读经,这样子教他学习,一般人会认为,噢,这个是好像是很苦的,刚才我们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好像担子很重,这些孩子,说要下重手,一定压迫他,我们会有这个印象,其实不是,这正适合他人生的发展,所以,凡是来私塾读经的孩子,不敢说百分之百,至少是百分之八十,都是快乐的,都是愉快的,那么,这个几乎出乎一般人的意料之外,所以,您的影响力这么大,我是希望说至少留下这一块,鼓励一些人,甚至是您在现在所办的业余读经班,不要说废掉,业余读经班不能废掉的,因为大部份的人都还是一天读一点,一天读一点,累积式嘛,所以累种式的这种观念是非常对的,但是留下一块,或者是你再试验办另外一个班,就变成两种班,这样,我在别的地方推广,也都是大部份都是从业余的,然后再转成全天的,那么业余的还是保留,这样更拉大他们的一种消化力,他接受的更多,所谓的上中下根器一体全收。

老师:现在是在这样做,我们是在利用本身的能力,就是我自己这块,第二呢,踫到很多,我这里也介绍过很多,就是鹿鸣这块,他们要全日制的,打电话很多,也非常赞叹……

教授:你自己就可以做,不必介绍给别人。

 

老师:啊,我自己下一步也可能考虑。(教授:太好了。),吴园长那里, 她类似于半全日制吧, 金枝幼儿园的,你在北师大的时候,她就在现场,(教授:噢噢,这个了不起呀),对对,有一个姓吴的,然后三家幼儿园,已经开展了十几年的读经教育,(教授:三家啊)对,有三家幼儿园,吴园长……

 

教授:她是半全天的?

孟丹梅老师:啊,就是坐在靠走廊这一边,苏小玲后边的第三个,那个就是金枝幼儿园的园长,

教授:啊,我不晓得,没有介绍,

老师:可以明天让她来介绍一下。

 

教授:噢,是啊是啊,有各种的程度,不一样,那就是:最普通的,一面上学一面读,一种是为了读经而开的学校,尤其是幼儿园,现在为了读经而开的小学初中高中几乎还没有,因为两岸的教育制度确实还没有松绑啊,所以小学以上比较不能开,那如果说小学一定要全天读经,就只好在家自学,那幼儿园就没有所谓在家自学,所以幼儿园来开全天候的读经是最方便的。

老师:读经,我这样来理解一下,和(?)也做过一个交流,读经肯定是利国利民的,利大家,它里边,对于家庭可以全天时间利用,(教授:是的是的),我们很赞叹他,就让他去培养专业运动员,他没有这个能力的,其实就是认识,主要是认识,没到位的,那行,你做个业余运动员也可以,再不行,你在家里做一群众,告诉你一套锻炼身体的方法,也可以,先一步一步一步地上。

教授:对的对的,当然是,就是这样,但是我们推广时候,要开出全套,让大家去选择,不过,像我,我比较有一种心机,我是把你当成最高的人,(老师:我非常理解)因为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嘛。

 

老师:用心所在,现在的情况确实是等不及了。

 

教授:是的是的,

 

家长男:教授,请教个问题啊,你说那个全天读经的年纪是多大合适?还有你说的那个读得时间长,其它的一些课程啊,目前是怎样来安排的?

 

教授:这个本来是,老师已经是胸有成竹了,现在是很简单地讲,就是全天读经,到底是谁全天读经呢?这个读经的对象,就是这个可以读经的年龄啊,其实是没有限制的,从胎儿到九十岁,都可以读,那既然一天能够读十分钟,也可以一天就读八个小时,是一样的,不拘任何人,不过,越小的时候读,他扎的根越深,他的将来酝酿越久,那成就可能越大,当然这个所谓可能就是,每一个人资质都不一样啊,我们就是就着一定的资质,比如说他的资质是六十分,那他读的越多,比其他六十分读的少的成就越大,那我们不能够说,他资质是六十分,因为他读的时间很长,所以他就超过九十分的,这个不一定,甚至他资质只有三十分,但是三十分的比别的三十分的他有长进,就说,我们是看每一个人他的禀赋、基础上长进,来说他的长进越大,是这样子,所以说任何年龄其实都可以读,但是越小的时候,他的长进的空间越大,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他全天都读经,他一天读八个小时,甚至一天读十个小时,就是整天学习的时间,都用来读经了,那其他还是用来学习了,尤其现在是多元化的时代,大家更知道,一定更要有更多样的表现嘛,尤其这个社会,这个世界也要求你多样表现嘛,那尤其现在的学样功课,他还开出很多课程,那么如果比较起学校功课,那你说我的孩子都全天读经,那你说我的孩子学很多功课,那谁怕谁呀,那如果这样想,还不能够了解读经教育的道理,也就说不能了解教育之道,因为,教育的道理啊,他是教一个生命,刚才老师也这样说,在教一个生命,这个生命是整体性的,那么所谓的整体性的,就是他是互相影响的,那互相影响,那这个互相影响,学这一科可以影响别科,但是这个影响是影响大与小,比如说学这一科对别的科的影响,学地理对历史的影响,学历史对语文的影响,学语文对数学的影响,那学数学对音乐的影响,各科都会有影响,这是一定的,但是这个影响,我们能不能去归纳出,或者我们直觉上,有没有某一种,不是某几种功课,是最核心的,我称为有笼罩性的,甚至说他是基础性的,因为最低就是最高嘛,你深度就等于你的高度就高了嘛,比如说一棵树,根长得越高,他的枝叶就长的越高嘛,所以,深就是高,所以,假如有某一种科目它是最核心的,在人的生命中产生最深刻的影响的,我们就称为这是一种能力的培养,就等于练武的人练了内功了,那么,练了内功以后,他的十八般武艺怎么办呢?你说不学总是不会嘛,但是,练了内功,内功很深厚的人,要学十八般武艺是很容易的,要这样想,那么你去一直去学十八般武艺学十八般武艺……学那么多武术,到最后是花拳绣脚啊,这样,所以,假如我们的生命是这样运作的,而且我们去考虑,哪一种科目是核心的科目,那么,现在假如能够承认,语文是一切学习的基础,而读经是提升语文最好的方式,而且不只是语文,语文又是文化的载体,把语文修养到一个高度的能力,而这个高度的能力正好记载高度的文化,那从文化里面可以熏陶你的生命,使你的生命有文化的教养,而文化的教养,他可以开出你的人格,所以,道德、品格、理想、智慧统统在文化的陶冶当中,慢慢地去显现,所以,学问就可以从他的语文能力这里,往外去扩充,他喜好读书,喜好阅读,他能力强,那么,再来就是人品,尤其是所谓的理想、智慧,这个理想跟智慧,他还不只是做一个好人而已,他要做一个有意义的人,他要做一个合乎天地之道的人,像这样子的这么高深的理想,这么高远的一个理想,请问你怎么培养?你不是讲讲话就好了,他要在内心里面长期地酝酿,他要有圣贤的教导时常在心中盘旋,而且要很久,经过很长久的时间,而且要比较多人,人比较多,大家都读过这些书,大家常常做这种讨论,会互相有一种约束,互相有一种劝诫,互相有一种提挈,这样子才能够使一个民心渐渐转化,所以假如烦恼功课问题,那就是对于整个生命的,我们生命去求学的、生命学问的结构还不能够了解,这个学问是有结构性的,他有的比较高,有的比较低,有的比较核心,有的比较外围,那我们就做最高的最核心的学问,其它的不是不要做,其它的是随便做,就好了,假如这一点不能够认识的话,你就不敢,整天都让他读经好了,这个是我们对于人类的学问,人类的生命啊,因为学问是从生命开发出来嘛,这是对人类的学问,人类的生命,有一个全体的了解之后,我们才能够做这样子的思考,做这样子的肯定,而听到这种理论的人,他也要够这一种的,也可以说是这一种的智慧,他才可以看到这种理论是可信的,他信得过,所以一般的家长是信不过的,因为一百年来,我们总是认为,要学历史你就要去读历史,要学地理就要读地理,要学数学就赶快去做数学功课,其实不是,要学数学不是做数学功课,你看现在全中国孩子不是都在拚命做数学功课吗?功课好了吗?没有好嘛,大家还是很恐惧嘛,这个小学一二三年级还考个八九十分,四五六年级考八九十分就很难了,到了初中就考五六十分了,到了高中就考不及格了,为什么?因为你认为要学数学,要把数学学好,要赶快做数学题目,要赶快去听数学的课,你要开数学课,你要做很多的数学的题目,要用很深的数学教他,结果数学好了吗?不然,所以一定要思考,这个学问从哪个地方来,你才能够解决这个学问,那如果能做这种思考的人,他就知道,就等于刚才说的,一个有内功的人,他要练十八般武艺是容易的,所以,我们先培养内功,读经就是培养内功最好的方法,培养你的学问的能力的内功,培养你的文化教养的内功,把他整个生命做一个很广大而深远的充实,因为人的生命的世界也是无限的,所以,你吃多少东西进去,让他肚子先有料了,先满腹经纶了,就这个意思啊,这是不是很简单嘛,那么经过印证几年,我们私塾的孩子,经过印证的结果,在学校里面赶不上功课的,你不要上学了,读经,读经读了半年一年,他回学校,功课更好了,有的是说我就不回学校了,从幼稚园就不去学校,小学不去学校,那一直读读读,读到小学五六年级,那人家说,你都没有上学,你功课怎么办?那他说功课拿来给我看一看,就自己会了,何必呢?你何必拿那么多时间来做那些功课,因为那些是十八般武艺,只是花拳绣脚啊,一定要知道这一个原理,要不然的话,我们总是不能逃脱五四以来的一种盲点,我们被五四骗了,五四是从哪里来,从美国来,全世界被美国骗了,美国是怎么教育,这个是科学教育,没有文化教育,美国对生命是没有完全了解的。

 

家长男:你说古人教育的那种方式,就是现在的这边讲的私塾的教育,就是古代的私塾教育吗?

教授:也不一定。

 

老师:他问的意思是,我们现在的私塾,是不是古代的那种教育方式?

 

教授:有类似的地方,有不一样的地方,这个类似,有一样有不一样,那为什么会有一样不一样呢?因为我们现在所想的是从整个人性出发来想的,假如古人的教育合乎人性,那我们的教育也合乎人性,所以跟古人一样,假如古人的教育不合乎人性,我们合乎人性,我们就跟他不一样,所以,一样不一样,不是我们去看看古人这么做,我们跟着这么做,不是的,不一样也不是说,中国古人都是封建呐迂腐啊要打倒,我们也不是这样子的,所以才跟他不一样,所以一样不一样都无所谓,只要你合乎人性就对,假如我做的跟美国一样,那也不是因为我去学美国,也不是因为我去尊重美国、崇洋媚外,我才跟美国一样,是美国那一套合乎人性,所以,假如我来教数学,一定跟美国差不多,我教文化,一定跟中国差不多,是这样,那但是,我们是要培养人才的,所以古人读私塾,尤其是从唐宋以后,有很多读书人是为了做官,我们现在不是要做官,这可以不一样吧?因为人读书不是为了做官嘛,那所以说五四时代那个鲁迅一直批判的,胡适之一直咒骂的那些私塾的这种罪过,我们可以没有嘛,那么古代的私塾是说,教不严,师之堕,所以处罚嘛,你背不会就处罚嘛,那我们现在不是嘛,我们现在是知道人性是,有的程度,有的天赋比较高嘛,有的天赋比较低嘛,有的他今天精神较好,有的时候今天精神不好嘛,所以他有时候背的快,有时候背的慢,有的人背得快,有的人背得慢,我们就顺着他嘛,那我们也没有一个一定的体现,说你如果东西没有背完,这个私塾老师会对不起东家,然后就是一直逼呀逼孩子,我们不需要这样子对不对?所以鲁迅一直骂,五四时代一直都骂,这个孩子在私塾都被打得很惨,那我们可以不必打嘛,就不一样嘛,为什么?因为这不合人性,我们就不必嘛,那么合人性我们就要嘛,所以现在不是中国古代跟西方古代,或者中国现代跟西方古代,统统不是这个问题,只有一个人性问题,所以从人性来考虑,什么都可以收,什么都可以拒绝,但是一定要有理由,而这个理由不可以说,因为谁怎么样,因为谁不怎么样,不是这样,因为人性,那看谁对人性有了解,或者说看谁真的从人性出发,来讲这个问题,如果从人性出发,我们就可以信,如果不从人性出发,你管它是谁的,你管它是古代现代的,所以不是越新的越好,也不是越古的越好,也不是中国的好,也不是西方的好,统统不是,是这个观念,这样,所以有人说这个很像古代的私塾,我说为什么很像你知道吗?因为古代私塾有很合乎人性的地方,但是也不是完全一样,因为古代私塾也有不合人性的地方,那么五四时代他所看到的不合人性的地方,也是看得很准的,他也看得对的,你看都是为了考状元,都是去压迫我们的孩子,对不对?这个讲得对,那我也不是因为五四这样骂,所以我就不敢了,我们不敢说我要去考状元,我们也不敢说要打孩子,不是,我们不打孩子是人性上不要打孩子,是这样子的,我们人性上是要培养一个光明的丰富的生命,而不是只为了考状元,但是我们孩子也可以考状元嘛,你不是为了考状元教他,但是他有能力考状元嘛,考状元为什么不行?因为考状元可以为国为民嘛,可以治国平天下嘛,为什么不考状元,但是我们不是为了考状元而已,就是这个,从这里思考,你才真正会了解我们读经在做什么,这个先生也是这样想的嘛,一定是这样想,要不然他干嘛要这样辛苦呢?他如果不这样想,那怎么会那么多人都这样信服呢?但是信服的人,跟着他走的人,都不一定了解这么清楚,有人说,唔,听说读经,功课可以好一点,就赶快送孩子读经,他不是很清楚,但是这种人我们也收,为什么?久而久之,这个孩子也转变了,所以我们立心所在,不能够有功利杂质,不能够有各种的污染的成份,但是他来了,他可以用污染的心来,没有关系,这样,因为我们可以转化他,所以到最后,人要比智慧,谁看得高,谁看得整全,所以,我们是从原则上,从原理上,从最基本上来立根基,那么从最完整的广大层面来选定一个中心点去做,所以,既有原创性,又有圆满性,如果能够这样认识,你就知道,噢,非这样做不可,除了这条路这外,人生没有别的路走,都在浪费人生,都在浪费孩子,所以知道的越深,你就越坚定,知道得越深,就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人生之道,真正的教育之道,那只有这条道,才是真正的让一个孩子幸福,他不只现在幸福,他一辈子幸福,所以,有些人就是快乐主义,快乐主义就是说,前几天又听人家这样说,其实这个快乐主义老早就有了,我们要给孩子快乐,孩子就是要有这个很灿烂的童年呐,那么台湾也有快乐主义呀,他也参加教育改革,但是快乐主义在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很好很舒服,没有人跟快乐主义走,因为家长都说,我的孩子现在快乐,将来就不快乐,那叫快乐吗?所以没有人跟他走,那他们就说,那孩子都是整天到晚关在那里读经,噢,这个那么辛苦,你去学校就不辛苦吗?去学校的孩子每个人都叫苦连天,大部份的孩子去到学校去几年了,眼神都呆了,在厦门呐……

老师:昨天,一对夫妻家长,送一个孩子来,上四年级的一个男孩子,在学校跟数学跟得很辛苦,然后孩子本身也挺好的,他父母就是实在不希望孩子的自信心再受打击,然后知道这个消息,就要送孩子来读经,昨天这个孩子呀,他坐在老师的院子里,当时金老师也在场,老师看见我们都在场,跟他爸爸说呐,你来这里读书,第一个不用写作业,第二个,不用考试,第三个,不用算数学,第四个,只读书,读到会背,不要求你每天都会背,你每天读就是了,读到你会背……(中间有缺失)

 

家长男:……现在外国都大谈这些东西,而且他还上了档次,人家那些小女孩,我不知道都是些歌星啊,明星啊……(中间有缺失)……观世音菩萨,为什么呢?又漂亮,又可以普渡众生,这种现象应该是什么样的看法,已经上了一个档次了。

 

老师:他的女儿是在我们学堂读书,(教授:噢),那我们学堂呢,我是严格禁止老师把他的宗教倾向带进来的,然后你也没有这个书提供给孩子们,但是老师他自己会看,自己会看我提的要求,就是说,你如果看,你放在你自己的寝室里面,孩子们拿不到的地方,但是呢,(君?)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呢?是因为我们其中有一个信佛的老师,她的女儿跟她住一个寝室,他经常会讲一些佛教故事出来,就是这半年吧,(男:是惠民吧?)不是惠民,陈志斌老师是从台湾回来的一个老师,她的女儿心如跟她住一个寝室,所以每一次她们之间会讲观世音菩萨的故事,又普渡众生,长得又漂亮,又很端正,这都是她的想法,然后,最近这一段时间呢,凡是她问我这个问题,我就会跟她讲一些,希望她能够更多了解,然后将来再做选择,(教授:对呀对呀),然后呢,最近我想想,因为她年龄是十一岁了嘛,十一二岁,她又比较喜欢思考了,所以呢,我就给她看王财贵教授的《经典、儒家与读经》,看《从良知而行》,然后她也很喜欢看,所以呢,我是觉得,千万不要表现出太紧张,也千万不要表现出太关注,因为这个都是她在读经过程中的一个过程,随着她读经的总量越来越大,然后她的智慧越来越提升,那我们不是说她这个想法不好,是将来她会有更加理性的选择,就是说,如果她真的选择这一个,她是基于理性的考量,而不是一些感性的,因为崇拜呀,偶像呀。

(中间有家长发言听不清)

 

教授:有些家长遇到这种情况他是非常高兴的……

 

家长男:我们是很理解,但是我妈跟他外婆就会有点难以理解。

 

教授:啊,这也是好事,富有慈悲心也是好事。

 

伯毅老师:我们那儿也有一个小孩也是,就是七、八岁的孩子,也是,他受家里的影响,他家里人就信佛,他就信佛,他也一天老是拽着大人要跟人家谈佛理。没有关系,过一段时间他就转变,过一年两年他会变的。我十几岁时候也信佛,现在也不是很执着。现在只是没有定,他自己的深度,生命有成长,到最后就自己会变化,也不一定说,,今天就这样信了,明天我就一直这样信。会慢慢化的,不着急,你不要太看重,他就是个过程。

 

王财贵教授:就更完美,更广大高明的一种愿望,因为人的心灵本来就无限的,所以都想要追求无限是这样的,因为人的心灵都有追求广大、高明的一种愿望。因为人的心灵本来就无限,所以都想要追求无限。那么当一个人的心灵很空虚,都没有什么基础,他很空虚,他没有智慧,所以有一些比较高明的东西,比他生命高明的东西会吸引他,于是他就会产生信仰了。那么,有些人就这样产生信仰,那有些就这样信仰就一辈子,这样,那么这个是好是不好也很难说?因为人类自然有宗教的情怀,宗教情怀就是向往最高明的生命境界,这叫宗教情怀。那宗教情怀是不是要信宗教,那倒是不一定。那么假如说一个人选择了宗教,如果是由于是,比如说西方或其他国家有所谓国教,你国家规定要信这个教,这个是莫明其妙的,这是不大应该,但是一般人认为,有宗教是一种对人类心灵的提升,所以有这个国家来叫你信宗教,也不能够说不好。但是,还不是人性的、完整的、最好的处理。所以最好的处理是:一个人在比较成熟的时候,而所谓这个成熟是他自己等于是能够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他的生命已经是有许多的内涵了,而不是他生命很空虚,一遇到一个他就信了,那这个呢,是不是他所要的呢?也不知道。他还没有看过别的,于是他就一听就信了,有些人是这样。而且宗教有一种很不好的传教模式,往往有意无意之间就告诉信徒:你既然信这个教,不能信别的教哦,信第二个教就是什么?就是欺师灭祖哦。这个要受什么天遣的哦!这个都让人害怕。所以很多人就是愚夫愚妇了,就一辈子信了,就这样子,他不敢改。那其实我们是希望,尤其像儒家的态度,就是希望你自己的生命自己去开发,而你自己有自己的选择,这样子,那么选择了以后,你的生命再开发,你还可以再选择,随时都想要选择最恰当的。那这样子,整个生命不是一直在前进中嘛?这样子我认为最好的信仰的模式。那么像我们读经的孩子,我们是一直希望有宗教信仰的人开读经班,不要把宗教信仰带进去,一直都有这种劝告,但有些时候劝告也劝告不完。因为有些人他确实有宗教的狂热,他很希望,我信这个教这么好,我为什么不把这个好的给别人?他没有读过孔子。孔子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没有说“已所欲施于人”,没有这样讲。“已所欲施于人”是不对的嘛。你的欲到底是真的对吗?但你所不欲至少你知道这个是不方便的,错误的,这样子,你已所不欲你不要加给别人,你自己不喜欢的你不要加给别人,这种是可以的。但是你希望你自己认为好的,你安知道对别人一定是好?你这个又不是最高。所以生命总是要开放,我们的前途一直都是要开放,这是我的想法。读经的孩子他培养出来的能力,他可以去尽情的开放,开放到对生命需要有一种依皈的时候,他或许自己可以选择,所以这个孩子,他没有关系了,他还是个孩子,我们假如不用强烈的引导,假如家长不强烈的引导,没有老师一直带着他,他将来越来越有自己的思想的时候,他会做选择的,我认为这才是最安稳的。一个人是这样,整个国家民族也是这样子,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没落的时候,外面一有风吹草动啊,这个整个民族有些时候就被吸引走了。而且吸引走了以后,那一个东西呀,有些时候力量很强,又是用一种语言或者思想的暴力,他告诉你,只有这个才是真理。那这样子,整个民族就往那里去了,这个是不对的。所以像五四时代,这些学者用他的学问,然后来叫我们走向全盘西化,这些是宗教。那么因为民众的心灵毫无认识嘛,都是愚笨的人民嘛,所以就被洗脑了嘛。那么这个五四叫我们这样做,后来又来了一个政党,叫我们一定要往那里走,而且这个政党力量是比那个学者力量还大,他拿枪杆子对着你。这是不对的你懂吗?这是错误的。如果是一个真正高明的思想家,真的是圣贤的人格,他一定会像孔子一样“学而时习之”,他一定说“见贤思齐”,不是说“我是贤者啊,你们都来跟我学哦,不可以跟别人学哦”,孔子见贤那个“贤”呐,不知道是哪一个,所以“三人行必有我师”啊,这才是真高明。所以真高明的人不怕别人背叛他,也不怕别人去信别人,因为他高明。只有不够高明的人才说:你不可以再信别的,你只能跟着我走。所以任何宗教如果有很强烈的一定要吸引教徒,这个宗教,我就判定他,他一定是低级的。你高明何必呢?是这样子的,所以我们如果一直从人性出发,我们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我们只是为了让一个人的完成他成一个人,成一个真正的人,我们为这个目的而来教育,或者说而来培养自己,这样子就好了。所以,你的孩子,假如说你的孩子现在读经,读经的范围是广阔的,儒家、道家、佛家、基督教,我们都读的。本来我想要编那个回教的《古兰经》,我常去过马来西亚嘛,马来西亚他们是回教国家,虽然我所接触的是华侨,他们不一定信回教,但是马来西亚是回教国家。我就跟他们商量说,我要编回教《古兰经》。因为像我已经编了道家的《老子》全本,《庄子》是选的,选内七篇的。那么我编的佛经,佛经也是选的。有一些佛教徒就在骂我了,说:佛经人家一部一部的,你怎么把一部只选一章出来讲,一章还选一段出来讲,你这个是对不起(佛),你是谤佛。我说将来谁先成佛你还不知道呢,你不要先说我谤佛,你这么执着你能成佛吗?是吧,我不怕。然后我要说要编《古兰经》,《古兰经》也是一大部啊,所以你只能选嘛。他们说你千万不要,他不是骂你呀,他会杀你的。(大家笑),那我编它干什么?所以我们的孩子就不读回教的经了。而我们读《圣经》,因为《圣经》这个基督教的人没有那么狠嘛,(老师:比较博爱啊),(众笑),懂吗?所以等于是我们教读经的孩子《圣经》都读啊,至少读他重要的地方,至少我们选择一些重点来读,但是回教的书我们就一概不读。为什么?因为我们怕。(众笑),所以,怎么信宗教,我都想,我们尊重任何宗教,因为他总是比我们一般人的理想高,因为他是因为他的生命太低了,太堕落了嘛,所以他要追求高明嘛。那追求高明,我们刚才说是人类的本性嘛。那当然,所有宗教的教主所创的教一定都比一般人还高明啊,一定的,但是高到什么程度?你就看不见了,因为你的层次太差了,怎么看得见?但是读经的孩子我们就希望他看见。读经的孩子因为经典智慧的熏陶,他纵使人格体证还没有像教主那么高,但是他可以去知道教主到底在想什么,像这样子他来选择他的宗教,他就有他自己的一个主张了。他就不会因为很空虚,一个东西来就被吸过去了,他一被吸过去就被限定了。你的生命被吸过去而被限定,你这个生命就有限制了。要注意这个问题,所以宗教不能够随便讲,也不能够随便劝人家入教。那读经班更不能够传教,这是我的一个原则了。

 

家长男:所以说就希望那些学堂的老师要正确地引导。

 

教授:噢,是是是,如果学堂老师没有正确引导,你就赶快把你的孩子带走,我不能够去盯着每个学堂你们要怎么样,但是我都劝导一些家长你要睁大眼睛随时考察你的孩子,如果这个孩子在这个学堂不快乐,在这个学堂好像没有什么进步,反而学到一些坏习惯,那你要赶快把他带走。但是假如你的孩子在这个学堂有进步,但是还没有变成圣人,你不能说:我的孩子怎么还没有变成圣人?你不能这样讲啊,因为别的地方也没有让你的孩子成圣人啊!那有进步,而且进步很大,那孩子还快乐,还愿意,那这样就很安心了。又有些人很莫明其妙。他的孩子在学校里面什么功课都赶不上人家,后来来这里,噢,语文进步了,喜欢读书了,但是他回学校去考试,数学还不好,你看你不是说读经很好吗?各科都会长进吗?我孩子数学还是不好。噢,完蛋了,那你不要来好了,不要来就会好嘛。(大家笑),(老师:更坏),对呀,所以说不可以这样子来要求。所以我们只看说在每一个人的层次上有所长进,而且是最好的长进,这样就值得我们去做。因为教育是一种期待,教育不是一种算术、一种数学,二加二等于四,我们是给他机会,期待他有所成长。所以我们开给他机会,假如说这个教育可以有最大量地成长的机会,这就是最好的教育了,不可以说每个人来到这里,每个人都是圣人了,不能这样讲。

 

老师:大家都可以交流交流啊,非常难得。

 

教授:是啊,老师在深圳这个地方,不仅深圳,他全国闻名啊。

 

老师:没有没有,我们就是读书,刚才讲的,像宗教,实际上是两种状态,一种是空虚的人,吸过去的,一种是自己有一种聪明的智慧的选择,读经典它是一种水涨船高,它根本不是说你没有那么高,非得要拚命要抓得那么高,练得很辛苦。自己把那个水就放满了,我根本就不用练那一点了,直接就上去了,所以有个这样的功能在里面。而且就算我们从功利的角度,要达到什么目标,经典都包涵了,记忆力他比那个没有读的好啊。认字他认得快啊,是不是?他语言表达也很清楚啊,层层他都在提高,当然你看童话故事也能够认字,也能练记忆力,但是它不综合,它只是一个层面,而经典是全包涵了。认字也认了,道德水平也提高了,语言能力也上来了,甚至外貎也变了,长相也变了,声音也变了,这个我们就是验证,已经体验到了。我们的孩子——我每次讲课,大家说我帅不帅?没几个人说我帅。但是我把我女儿带出来,大家看这个孩子,怎么样?非常漂亮。怎么来的?那爸爸不帅怎么女儿这么漂亮。读书读出来的,(大家笑),这是体证啊。那爸爸的声音准不准,不准!客家人,普通话讲得话不怎么样。但是我放我女儿的声音,大家听这个孩子的声音准不准?谁敢说她的普通话不准?她就是很标准。还有她的思维格局,她的思维格局是很宽很高的,她很多问题,所以要讲一个小故事:别人看到马路上工人在修马路,就看到在工人修马路,可能大人内心还批评一下怎么又政府搞什么东西了,那我女儿看到说,“爸爸,你看工人叔叔修马路”。我说:“对”。她说“说明规划局的领导没有规划好”。我说,“你这么小的七八岁的孩子说人家规划局的领导?”她接着说,她说:“爸爸,要是我们的人生从小不进行规划,长大以后,要经常在脑袋里挖马路。”(教授:呵呵不错),所以她这个格局变了。我说多少成年人,三十岁四十岁,思考过这个问题吗?自己浑浑噩噩地长大了,再把孩子又培养得糊里糊涂地不入道,连一个做人的基本标准现在很多人都还没搞清楚。人,什么叫做人?老虎、动物也在长大,长大没有成人。所以现在我们家长把孩子天天去学数理化,学钢琴,学跳舞,学了很多本事,长大呢?不会做人,长大未成人,那他跟豺狼虎豹有什么区别?你怎么知道他长大会干好事呢?他完全可以成为负面的,而这种社会现象已经是比比皆是,所以长大而未成人。经典教育他重要的一定要解决人性的问题,培养出一群没有做人标准的人,这是很可怕的一个社会现实。所以,这个我们也是做了很多思考,首先当然我们要有条件的,当然要全日制,专业的一种培养;就算没条件的,你先要解决这个基本的人性问题,先学会做人,解决这个地基问题,地基解决了,楼房还是有区别的,有十层的楼,有五十层的楼,有一百层的楼,区别在哪里,结构不同。如何去产生这个结构?那就是读经典,读经典里边也还是很多讲究的,读什么经典?怎么读经典?也是有讲究的。有个孩子,他接触到佛经,这个东西一点都不用去担心的问题。一个是他到后面他自然会重视自己的一个选择;第二,就算他将来选择了普渡众生这条路有什么不好?(笑),他要能当观音菩萨有什么不好?好得很,就是看他有没有这个造化,(男:缘份呐),对对对,事实上那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各个层面的。家长现在也是稍微打几个问号,实际上很多问题就解决了,就是不问,看到别人在学钢琴——深圳叫钢琴之都啊,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在学钢琴。学钢琴是什么概念啊?第一你完全不知道这个孩子学完钢琴是什么状态;最主要的,他花的钱,花的精力是太大了,最少是十万块,学钢琴啊,最少要花十万块;而且是家长每天在陪他练琴练几个小时,送去学琴又学一两个小时,这么大的努力,你最后出来的结果,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结果。但是你要花这么多的钱,花这么多的时间,你学学经典试试?

 

金蔚老师:学钢琴最后就是成郎朗了,(老师:目标就是郎朗了),完了以后就说,“我的老师是坏人”。(笑)

 

老师:“我的妈妈也是坏人,整天逼着我弹琴”。

 

男:现在学钢琴,都不是学,而是为了考级,好多都是,考级考哪首,就专弹那首,甚至连谱都不看,练熟了就弹,弹完了你就随便拿个谱给他看他不会看,就是这样,偏,功利的。

 

老师:我就发现这个问题,我们小时候也学音乐,不过我们那个学校也学一点音乐,但是我们那个好像学会了就什么都会了,他这个学一首曲子只是一首曲子,因为老师是按照那个,不是叫他认五线谱,就教他这个符号就弹这个键,弹这个点,这样教的。换了一个他就不会弹了,因为那个地方怎么点他不知道。这种教学的手段是很有意思的,这完全是应试教育,都是一种功利产生的一种浮噪的心态,现在整个社会都充溢了这种心态,就是想学的这些花拳秀腿。我们走到很多地方做表演,看到很多家长很热衷让孩子上台作表演的,拉个二胡啊,唱首歌啊,家长自己因为小时候没有表现机会,虚荣,让我的孩子上台去表演一下他脸上就有光。其实我们已经看到了后面是什么结果,就是这个孩子为了唱这首歌他家里已经花了几千几万,就为了得到这一点点表现的机会。

 

金蔚老师:所以我前些年都没有孩子跟我学,是因为所有家长问我:有考级吗?我说肯定考了,这个,我说考大学要加分了,(笑),没错,就是这个,(有人说:好像古琴现在也有考级),也有了,好不容易找一个为自己学的东西,还是要去做这么一个这样的一个东西来,其实倒也并不是他有这种想法,对小孩子来讲,我要准备去考这个级。后来我去了解了一下,连这个钢琴考试也都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笑)你全世界上去看看,都没有。老外说了:这奇怪了,这艺术能考级吗?艺术有级吗?(另一人:全都有,我看现在全都有,钢琴,电子琴,统统都搞了一个级,商业化嘛,上了这条船了,)这是中国人发明的,四级还要六级,还要办证,那你学了三年五年(就)不学了。

 

老师:所以他要能够思路稍微打开,学一下经典,把《论语》背下来,把《易经》背下来,你想你花了多少工夫,花了多少钱?不要钱,背下来《易经》,什么概念?自古到今,那些大成就的人哪个不是读经成就的,哪个是学跳舞的?哪个是学英语学出来的?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问一下就出来,你做业余爱好应该也无妨,但是有个主次的问题,物有本末,你必须先把这个本搞完了,再去练旁边那个东西。所以是有一个这样的子论坛我们在推广,唤醒多数人,到现在还是多数人不知道读经,还是多数人。我们在很多会展中心推广的时候发现,走过去整个一千个人,肯定是九百个人走过去了,甚至百分之十的有点兴趣,百分之十的另一个百分之十的可以进来交流一下,现在都还是这种状态。

付出行动的又是一个百分比,行动的又能坚持的,慎终如始,又一个百分比,所以最后成就的,大家读经都厉害啊,哪里呀,最后剩下的就那么一点点了。

……还是一种急功近利吧,看不到,眼前学习呀各方面,没有体会到,读经典各方面能力会提高,但是马上就能体现出来,这个不见得,不一定,状态不同。有的孩子马上就体现了,有的孩子可能几年后才体现,有的孩子几年后也不一定体现,这个就不一样,也不是孩子问题,最重要还是家长的问题,孩子、环境、家长各个层面。就刚才讲的全家读经,你家长买一本书给孩子读,试问他能读吗?读两下他肯定不读了,但是你要一个家庭营造一种氛围,一家人其乐融融在那读,读得很高兴,我说这样的家庭就算你的孩子不爱读经,说今天我们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要读经,你不行,你出去,你一看,三天以后他自己会要求,我要读经,因为我脱离这个团队了,不行,现在家长就是这个,我孩子不喜欢读经怎么办?我们学一下孙子兵法,欲擒故纵,不一定马上就让他读,不想读,你出去,我们全家要读经,三天以后他就会来找你,我一定要读经。

大家谈谈,那个是我们王园长,幼儿园的。

 

王荔老师:哦,我们那个园是一个机构,有三个园,就是在这个福田)区这边这个园有设经典班。

 

教授:那有设经典班的那一个园有多少人?

 

王荔老师:有一百多,我们幼儿园设了两个经典班,一天基本上,上下午都是读经,其它课程就没有继续,就设了两个班,因为其它班因为配备不上这样的老师,这个老师要要求高一点。

 

教授:这样子,不,这个老师要求低一点就可以了,(男第二个:就是“小朋友,跟我念”),不要耍猴子,都不要技巧啊,所有的老师是最方便的,

 

老师:有两个班是全天候,其它的

 

王荔老师:其它的也有,就是读着读着就拉开距离了。

 

教授:那你是因为家长反对读经还是说没有老师?

王荔老师:家长反对,家长不赞成。

 

教授:那你怎么不去宣导呢?

 

王荔老师:哦,有。

 

教授:有啊,特别班有开多久了?

 

王荔老师:呃,特别班就是从去年九月份开始,现在也不错了,已经二十几个了,快三十个了,

教授:那再过一段时间,他们表现好了,其他人都来了。

 

王荔老师:嗯,好。

 

教授:你跟他们说,如果一个月收一千块的,说以后再来的一个月收两千,他们就急着要赶快来,(大家笑)你要这样慢慢转,你保留了一国两制嘛!

 

王荔老师:其实也就是一个社会风气,一些家长还是就是说嘛学前班读完,他要跟那个一年级去读书,所以他要学那个拼音呀,识字呀,数学呀,可能就是我们的工作还做得不到位。

 

教授:所以说你们就教给他们看嘛,我们全天读经孩子这些都学得比别的班好,而且经要又多读了,他们就有兴趣了,所以要慢慢来,不过要了解,像以前都是普通班,这样子就没有这个对比,所以一定要有这种班,然后往那里去引导,那渐渐就转过来。

 

王荔:现在就是拉开了,明显跟普通孩子不一样了,识字量啊,还有呢,我们也没教数学,但是孩子呢无形中也会了,主要是他那个整体素质(教授说:是啊,素质,对呀),整体素质,加上我们平时讲一些德育课,回去孩子们去做,家长陪着,来了这个班的家长都支持,家长也跟着做。

 

教授:是的是的,那这样做久而久之就会人越来越多,首先是以这个理念来宣导,最后是大家是看到效果就来了,因为家长都是盲从的,

 

老师:他要看效果,我们就做出效果给他看。

 

王荔:是,去年开始时候只有一个孩子,后面来了两三个,现在已经二十六七个,快到三十个了,

教授:一定要这样走下去,一定会转的,一定把整个社会转过来,我们先不说整个国家这么大,这么多群众,你就在你这个幼儿园,你看,两百个,一百个学生里面,你从一个一直转,转到现在二十个了,只不过十个月啊,是不是?那你看转转转,不是转得更多了吗?所以越转会越多,那你从这个幼儿园作起,你又自己开一个幼儿园,然后家长都认为这两个幼儿园很好,他就会影响别的幼儿园,所以你们那个老板有三个幼儿园,这个一个幼儿园人越来越多,其他两个幼儿园他不转嘛,一定要转,就这样子,所以我们不要看那么大的世界,我们只看我们能做的地方,我们能做的我们就投入,我们就让他转,这样就已经对得起自己了,那如果像赖教师,能够到处出去走,那更伟大了,以后啊,你就不要守在你们幼儿园,去全国的幼儿园,你就告诉他,我推广幼儿园怎么做的,孩子读经了以后多么好,你就去推广,这样功德就越大,无量功德。

王荔:谢谢。

 

教授:要不然你的功德只有二十个。(大家笑),只有一百个,不行,功德要大一点,要立志做推广员,到处去演讲。

 

王荔老师:……现在因为我之前呢跟我们总监呢是订的一年的合同,就是说呢生源的,跟吴园长讲呢,生源升起来之后呢,我就出来了,刚好有个园,新开的一个园,我现在正接管,新的,是一个社区里面,我打算呢做经典幼儿园。

 

教授:我认为读经跟幼儿园的结合,有一种是幼儿园读经,有一种是读经幼儿园,幼儿园读经是原来是幼儿园,听了读经后很好,加一些做补充,每天读个二十分钟啊,三十分钟啊,大部份时间还是做幼儿园教学,这叫幼儿园读经,有一种是说知道读经很好,读经为主,幼儿园的功课随便做就行,也不会输给别人,还比别的学的更好,只做一点点就比别人好,这叫读经幼儿园,那有的是幼儿园读经,他会渐渐转,所以说现在分两步,也是幼儿园,而且是幼儿园读经,但有的读不多,你就另外开一个读很多的,最后现在整个班整个园都变成读经幼儿园,所以只要是合理的合人性的,他一定是有效的,那有效的一定会渐渐的发展,只要有人真的认识读经,而且是努力地一直走下去,他一定会转的,一定会转过来的,一定会把整个社会转过来的,我们现在先不说整个国家这么大,这么多群众,你就在你的幼儿园,你看一百个学生里面,你从一个一转,转到二三十个不过十个月嘛,那你看转转转转转,那你看越转人越多了嘛,那你从这个幼儿园做起,又开一个幼儿园,那家长都认为这两个幼儿园很好,他就会影响别的幼儿园,所以你们那个老板有三个幼儿园,这个幼儿园只有你这个幼儿园做,其它两个他不做,就这样子,所以我们不要看那么大的世界,我们只看我们能做什么事,我们能做的我们就做,这样已经就对得起自己了,那如果像老师这样能够到处去走,那更伟大,以后啊,你就不要守在你的幼儿园,去全国的幼儿园,你就告诉他,我推广幼儿园读经怎么做的,给孩子读经吧。这样功德越大。

 

先生:请问教授,在道德礼乐,礼教跟乐教里头,礼教这一块做的很好,那你刚刚说,乐教怎么要把音乐教跟书法也要纳入这一块,那这种要用什么时机呢?

 

教授:就要看人类是需要不需要,假如需要,我们就要做,那要做的时候,要看你怎么做,这个怎么是包括,最重要的是,现在所谓儿童中心本位,就是学习的人中心本位,不是老师教学教学,是他能不能学,他什么时机学,他用什么方式来学这样子,一定要配合,所以说先定这个要不要,假如说赌搏教育,那赌搏很需要,那我们就要教赌搏了啊,如果想一想赌博并不是人生需要的,有也好没有也好,甚至有了比较不好,所以说我们就不教赌搏了对不对?那如果说乐教,乐教,是属于孔子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所以“游于艺”也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份,那“游于艺”当中音乐算做很深刻而直接的,甚至音乐比美术对于人生的影响还要更大,所以假如要学艺术,我认为音乐为先,美术为后,那比如说书法,书法跟文字又有关系,而且书法的那种艺术的价值很高,那跟文字又有关系,那读书人自古都学书法,读书人自古都弹琴,所以像这两个方面,所谓琴棋书画,我认为琴跟书法,比这个棋跟画还要重要,所以如果不能四者都学,只有先学两样,我是这样想,那么现在你说乐教,乐教我们就要看一个人,人类怎么能够接触音乐,他在什么时候可以接触音乐,那我们就从胎儿就可以做乐教,那胎儿用什么方法来给他做乐教,你教给胎儿弹琴吗?是不可能的嘛,对不对?所以胎儿只能听就让他听嘛,所以让他听,他长大长大长大到他的手指头机能已经能够听大脑控制了,这样子,他的综合能力强了,他看到谱能够做出动作了,那个时候都要七八岁,所以七八岁才开始学技术,那如果他错过了没关系,那十岁、二十岁,三十岁再学都可以,不过他的音乐教养很高,他又有经典的熏陶,又从小又听许多好的音乐,那他必定有自己的欣赏的能力,所以你就不叫他也想学,这样,所以这个要看机缘,假如你这个地方是穷乡僻壤,在一个山里面的一个农家的一个农村,你说我们让他学音乐了,现在科学时代可以,古代是不可能的,科学时代你可以听CD呀,CD一放,好音乐就出来了嘛,古代连白居易这个做官的人,他这个被贬官以后,他说什么呢,说“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他一年到头听不到一首好听的歌,你看,连这样的一个人他都不可能听到好歌曲,你怎么做乐教,所以现代人很幸福啊,所以他能够听就给他听,等到他能够操作,假如没有老师的话,你怎么去操作?所以说不可能嘛,那也是山歌村笛嘛,这样子,那怎么办呢?没有办法,所以我们要尽量创造环境,但是有些环境创造不出来,假如有福气的人他生长在深圳,他跟(?)有关系,而且金蔚老师又来了,你看多么幸福,那你哪里去找到这样的一个大师来教我们弹琴呢?所以这个都需要机缘的,那书法的机缘就比较不必那么多,因为书法在操作上的难度,技巧性比较没有那么高,所以书法是更可以推广,但是书法要从什么时候学,当然书法不能从胎儿学嘛,因为他看不到,所以出生以后就能学,这又不一样啊,那出生怎么学,就是让他看很多名画,让他看很多的名家作品,像这个就是,这个国画教育,墙上就是书法教育,那个孩子一张开眼睛,噢,他就有印象了嘛,所以这个已经在做书法教育了,做艺术教育了,环境当中到处都有艺术的表现,那等到什么时候,比如说等到两岁,三岁了,他能够拿笔了,假如他愿意,然后是你愿意,你就可以教他写书法,一个两岁孩子怎么写书法,我们就要想一个两岁孩子他喜欢写书法的,但是用什么方式让他写书法,说一个两岁孩子要写书法要拿什么笔,要拿很大的笔,他怎么拿笔,他像拿棍子一样这样拿这个笔,那他怎么写,他就涂鸭,这样,要不然你说,要起笔落笔,一个两岁孩子怎么教起笔落笔,但是他涂鸭,涂鸭有什么用?涂鸭没有用。但是我们怎么教他,让他看着王羲之的名帖涂鸭这就有用了,这就是教书法的要领,所以有人问我书法什么时候开始学,我说一两岁就可以学了,他听不懂,那拿笔要正确的时候,要什么时候,至少要五六岁七八岁嘛,甚至十岁二十岁,所以我有个朋友是国际书法大师杜忠诰,他什么时候开始学,他十七八岁才开始学书法,为什么,他家穷,穷人家嘛,他小时候拿锄头了,他怎么能拿笔,我有一次去他家,他妈妈还跟我唠叨,她叫我劝劝,她说:“你劝劝我那个孩子,劝劝你那个朋友,他天天有钱就去买字帖,学那个书法,他写那个字,写大字,我们叫写大字,台湾叫写大字,有饭吃吗?”结果他现在吃饭吃得比别人好,(笑)国际大师嘛,你看家庭的环境就是这样子,懂吗?那像这种环境怎么学书法,所以他就出来都市读书,他那个学校有一个书法的,也算书法家的老师,那跟老师学,老师很器重他,很爱他,这样他就学起来,这叫机缘呀,但是我们能够培养的时候就培养,现在字帖很便宜了嘛,像现在家家户户可以听CD,可以看字帖,这就在学书法了,至少是种下因子了,是这样子,所以无所不用其极,但是不可以说一定要怎么样,只有读经一定要读的,其他就是越来越次要越来越次要。。。。。。这样,而且越来越又有很多,很多东西要有很多机缘才能够做得到的,那读经的机缘是条件最少,效果最大,我们为什么不做?是这样,我们是这样考虑问题的,是全面性的考虑,不像有些家长,你看那隔壁孩子弹钢琴,我们的孩子要赶快学钢琴,问他为什么要学钢琴?人家隔壁的孩子都要学呀,完了(笑),这是理由吗?这不是理由嘛,那用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做你人生的一个选择,你到底是爱孩子还是害孩子呢?他统统不管的,叫盲从,所以整个国民啊,因为我们的教育本来就失败,失败了几十年了,所以整个国民没有教育的认识,没有思考的能力,他只会跟人家辨论相骂,他其实没有真正的把我刚才说的一个原则性,一个完整性,没有这两种能力,所以他不知道,总在思考,我的孩子到底要学什么?他不懂,他总是跟人家说,要什么,要有教,要考级,他总是想这个东西,他总是想清华北大,他不知道清华北大要做什么?不是清华北大没有用,但是他要知道清华北大要干什么?他再选清华北大,如果他的理想比清华北大还高,为什么还要选清华北大,这样子啊,所以整个国民的这个心灵层次堕落嘛,所以整个社会就产生很麻烦的问题,结果这个孩子就绞在这个里面,然后摧残他,然后他不得成就,浪费,所以赶快从里面跳出来,所以你现在一直去推广这个问题,这个园长你们都负有很大的责任,要去说明,让大家知道,至少跟你有缘的人你要尽量去说,说了人家不信也无所谓嘛,对不对?(老师:也没什么损失哦),说了总是有机会嘛,就是这个意思而已啊,没有别的意思。所以假如有一个人,我常说,我来讲读经的道理,我不是讲读经,我是讲人性,我是讲依照人性而开发出来的教育应该怎么做,那我选择这个读经是最核心的,最深刻的,最有意义的,最有笼罩性的,就读好了,就笼罩下来,他花的精神力气最少,得到效果最高,而且有些时候还会出现救国救民的圣贤,这样子,你如果说这个不行,你很有思考,你很有见识,你很聪明,你认为我讲得很不够,人性还不是这样子,人性还有更广大的,更深刻的,教育还有更正确的路,请你告诉我,那你就去走你的路,那我明天跟着你走,但是假如你统统都没有想过什么叫教育,只有说,现在学校要考试啊,现在隔壁人家怎么做啊,大家都去学英文啊,英语学校的学生就变成高人一等啊,你只是这样做,你并不是去思考人性,而你就赶快让你的孩子去跟人家这样走,那么请问你是负责任的吗?所以现在的人都不会想,头脑都变成是僵化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先提醒他,先开发他的心灵,让他心灵再活起来一次,让他自己选,所以我们把道理都讲的很清楚,让你选吧,因为我们也不是教育部嘛,我们也没有枪杆子嘛,我们也不能逼他来读经嘛,而且我们不是为了名为了利而来的嘛,所以我们也没有说一直大声疾呼一定要怎么样啊,或者用什么甜言蜜语来引诱,我们都不必嘛,就让你选,但是一个人假如能够这样子让他的心灵开拓了,他果然是眼界敞开了,他的智慧提高了,他大部份会还选读经,这个我已经选过了,别人来选,大概也差不多,除非他的智慧再比我更高,那如果比我更高,我以后就追随他,但是千万不可以都没有想过,然后就开始质疑呀,问东问西呀,千万不要这样,所以,我们第一个不是迂腐,只知道什么叫复古,那也不是固执,更不是狂热,是理性的,那一个孩子生长在一个有理性的家长的家庭,这个孩子算作有福气的,所以我现在都常常警告那些天空飘来飘去的孩子,我你们投胎要选好,哪一个家庭是要读经的去投胎,千万不要选那个胡时胡涂的家庭啊,(笑)你自己这一辈子倒霉啊,是啊,我们现在从哪里做,本来是说从胎儿开始教,现在还没有投胎就要开始教他了,你懂吗?(大家笑)(男:从中阴身)对呀对呀对,告诉他你来投胎小心啊,(大家笑),你下辈子要赶快有长进的,要开智慧的,赶快去投胎在有智慧的家庭里面,那现在我看那些人都乱投胎,(大家笑),(男:今天路过这房子的肯定不会乱投)上错天堂投错胎,(笑)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婴儿怕投错胎。(大家笑),你投胎错你一辈子(?),是真的,我好像感听到有效果,所以说很好笑,很好玩。

 

蔡孟曹:很多感慨,我也简单地分享一下,我办读经教育的历程,这个读经教育,我是九五年,我是走上讲台,作一名老师,我做老师做了十年吧,整整将近十年在学校里面,我从事过美术教育,从事过音乐教育,我做过语文教育、数学教育,我最终在深圳做过一名教导主任,我读过卡尔威特,读过铃木镇一,读过蒙台梭利,这些可以说是在当今国际上是一些教育大家,那么,我一直在思考着很多问题,难道教育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吗?应该从学校里走过这么多年,我已经几乎可以断定学校的教育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我在我的课程当中我几乎不讲学校的课程、学校的内容,用五分钟十分钟把课程讲完,我就等于是完成任务,那么呢后来我是零三年听到教授北师大的演讲光碟,然后我零四年我就把教导主任给辞了,我不干了,我不干了之后我来到梧桐山,我零四年来到了梧桐山,来到了梧桐山,刚开始只是了解一个读经教育的表象,知道读经教育的这种,因为自己跟外界的联系跟来往比较少,那么呢,做了很多思考,我曾经在想读经教育既然如此好,我们怎么做?从现实的角度上面去做,那么呢一边做,我从业余读经开始做,等到后来资讯接触越来越多的时候,我真正明白的是零六年,见到教授的那一次开始,我真正明白了读经教育从现实利益到长远的利益,零三年听到教授北师大讲座的光盘之后,我所立下的愿,我就是脱离学校,因为我在学校的待遇算是不错的,然后我脱离了学校在梧桐山做这整整五年的时间,但一直都没有很顺利地做起来,原因是自己对教授的教育理念的不够通透,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那么呢,现在我觉得学堂发展是非常顺利的,因为一个是老师也来到梧桐山,从很多东西我在教育理念上得到了一个更深刻的了解,不过我发现就是读经教育太简单了,太轻松了,因为我之前在读过这些书当中我一直没有去落实,因为我觉得好像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太对,包括西方谈到的这些教育理论,我觉得他们都很好,但我觉得可能不够好,我就是在学校里面自己在教书,然后我会看了很多教育学这方面的书籍,然后后来当我听到北师大的演讲的时候,我才明白我这么些年来为什么觉得所有人谈到教育,这些我所看到的教育大家谈到教育为什么不够好,给我一个感觉是所有谈到仅仅在术上面,而没有归结到道上面,我个人认为教授谈到的这种教育理念,他是在从道出发,而术呢,是因人而异去进行你自己本应该有,你有什么样的资源你就做什么样的开始,你有什么样的能力你就从哪一个能力开始,尽可能地去从道方面来走,这就是我对教授读经理念的一些了解和认知,那么今天很多千千万万个教育家也在谈教育,都是在谈一些课题,他们谈得很正确,但是他们的正确是在术这个层面谈,用什么样的方法,然后让他怎么样地去学习,怎么样地去生活,怎么样地去成长,但是很少人,几乎我觉得也没有听到过能够从道的这个层面来谈,而我个人认为我所接触的这么多,我认为教授是在道的层面上来考量教育,在这种人性的层面来推广教育,我觉得这是一件跟所有教育理论家不同的地方(鼓掌)

 

教授:讲得很高很玄。(大家笑),我常说,我没有反对任何教育家,我没有反对任何教育方法,因为之所以成为教育家,成为教育理论,让别人来用,大概都有相当的内涵,都有相当的意义,不是(?)龙是不过江了,那么你没有相当的见解,怎么会有人相信呢?怎么会成为教育家呢?所以我们一下子就应该知道,他成为大家,这么多人信奉他,全世界都在用杜威,他肯定有相当的能耐,那这相当的能耐,他不是存心要害人,这个能耐它必定是好的,但是这个好的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应该要学,我们应该要用,不过他是好的,而且是对的,那他是好的对的为什么不跟着他走呢?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他是好,有没有到最好?他对,有没有全对?是这样子的问题,他可以在某个地方好,他可以在某一方面对,但是他某一方面对,就只有在这一方面一直走,那你就掛一漏万了,所以,我刚才所说的是根源性,从根源出发,他就有一个完整性,那追求一个完整性,那你如果说又有完整性跟根源性,就你所说的,就有道,有道就能够用术,所有术归道所用,因为术就是从道开出来的,所以你站在道的高点就可以用所有的术,而这个术呢,即然是所有的术,这个术有千千万万种,千千万万种他有各个方向的开发,有各个层次的开发,那么你对哪一种术,这种术你假如有道的话,你一看到这种术,就知道这个术到底是在哪个层次上,哪个方向上,对人生有意义,你就把他用在这个地方,叫各归其位,各得其所,各正其性,各安其命,你不要你只有见到这一点,就拿着鸡毛要当令箭,你好好乖乖地就在这个地方,杜威的实用主义,你就在实用的地方用,你不能够说我们整个智慧都是只有实用啊,那蒙台梭利她有一种触觉的动作的一种操作,她这也有益呀,蒙台梭利也有所贵呀,他的一个孩子的所贵,她的所贵是要安静,要尊重别人,那这个都有益处啊,但是人生不只是这样子啊,人生还有更高远的天地之心生民之命,往圣的绝学啊,蒙台梭利没有提到往圣绝学,(大家笑),那就低了嘛,就你所说的术嘛,所以蒙台梭利我们要不要反对呢?你怎么可以反对呢?操作怎么可以反对呢?但是操作是什么意思?我们尤其是一个孩子,蒙台梭利是儿童教育家嘛,她不是成人教育家嘛,那儿童教育家,她对儿童教育确实有很好的贡献,一般人用了也相当有效果,为什么?因为不要说从别的地方看,就从增进一个孩子的学习能力,或者说,最简单讲,提升他聪明来讲,我们怎么增加学习能力?聪明,那怎么聪明?我们越简化了,简化到这个程度,这个聪明,聪明,什么叫聪明?脑神经发展,脑神经怎么发展,一个孩子十三岁之前都在发展脑神经,越早越好,那蒙台梭利也没有讲到胎儿嘛,蒙台梭利最多也是讲到两三岁四五岁以后嘛,所以她也没有讲到胎儿,实际胎儿也是最早的,所以蒙台梭利她的时间点拉得不长,那么她的教育有些什么功效呢?蒙特梭利自己也不知道,她只是一个医生,她教一个脑伤神经的孩子,脑残的孩子,她用某一种方法,教了果然有效,她刺激皮肤,那后来就变成操作,那么这个能不能增进脑神经的发展呢?是可以的,而一个人的脑神经发展其实最早期是听觉神经,而人类的耳朵最灵敏,因为人类耳朵是二十四小时,三百六十度开放,这是最灵敏的器官,所以又是最早期发展的,在胎儿就可以发展了,所以耳朵的教育是人类的第一大教育,再来是眼睛,一出生就有眼睛,眼睛是十二小时开放,因为一半时间在睡觉嘛,一百三十五度的广度嘛,这个已经了不起了,耳朵跟眼睛都可以超越空间了,再来呢,眼耳,再来鼻,鼻子了,鼻子,就在这里呼吸呀,而鼻子不需要什么训练,因为人就会呼吸呀,呼吸自然,空气中就有许多气味,你不要还训练鼻子,噢,孩子啊我现在给你闻臭的,现在给你闻香的,(大家笑),现在给你闻兰花,现在给你闻菊花,没有这种情况,这不需要嘛,所以鼻子不需要训练嘛,从来没有一个人发明鼻子的教育嘛,眼耳鼻,再来是舌头嘛,舌头是什么,尝味道,第一个尝味道,我们平常都要吃饭尝味道,但是最重要的,尝味道之外还有一种舌头的运动,语言,这太厉害了,那我们读经从语言这里抓住这个东西,所以我们又有听觉的教育,我们又让他看世界名画,我们又让他读经,那再来呢,眼耳鼻舌再来就身,最后是身,身是什么?是皮肤的触觉,还有身体动作,凡是皮肤触觉跟身体动作都能够促进脑经发展,所以弹琴的孩子他确实比较聪明,为什么?他一直在这里运动他的小肌肉,不过呢,刚才说过,人类吸收讯息最敏锐的器官第一个是耳朵,第二个是眼睛,第三个是舌头,第四个才是皮肤,第五个是鼻子,所以谁发现了哪一个部位而来作教育,他就是第几流,所以,发现耳朵的,是第一流,发现眼睛的,是第二流,发现舌头的,是第三流,发现皮肤的,是第四流,所以我说蒙特梭利是第四流教育家,(大家笑)但是读经呢,是不是第三流呢?不是,因为我们刚才说了,我们还各安其位嘛,我们各取所需嘛,所以我们在该听的时候给他听嘛,在该看的时候给他看嘛,而且读经呢又听又看又念呐,并且还要用手指头指啊,还要心理还要思考啊,还要进去又出来啊,你如果听音乐就要听进去,你有没有去思考你不知道,你眼睛看一幅图,有没有思考不知道,但是你看了这个字,这个字什么音在你头脑里面要综合一下,综合了以后又要用你的舌头念出来,这个头脑就经过一个回环,这个就是在促进你的头脑的一种严细的功能,而且呢,我们是在清洗你的头脑,而且我们要读很多遍,这个使脑神经结非常地巩固,再来呢,我们要读的很流利,而且要背很多文章,我们背文章比那个弹钢琴的人弹一首曲子,一首曲子多少音符,一千个音符一个孩子就弹得很不得了了,我们这是几万字啊,那还得了吗?那你对头脑的开发那还得了吗?而且弹钢琴要准备一架钢琴,一架钢琴好几万呢,(笑),你要请老师啊,我们一本《论语》,你就读老半天了,(笑,)为什么不做呢?这叫全面哪,所以假如读经没有完全,我们可以取人家更好的,比如说读经他的舌头运动,或者他的声音,还没有像音乐那么优美,那么变化,所以我们就取音乐,那怎么取音乐,我们就可以听嘛,甚至一面读经一面听音乐嘛,所以这不是可以的嘛,所以这叫全能的教育,一般人所说的全能的教育,都是由一点然后想要带动其它,那读经也可以从一点带动其它,也可以兼收并蓄,所以读经的教育,假如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你就不会认为读经就是这样读啊读啊,就是小和尚念经啊,就是死读书啊,越读越笨呐,你就会这样想了嘛,所以遇到一种新的观念喔,真的是要去了解,了解才来决定,或者说你要批判才来批判嘛,那有些人就是一听到读经两个字就开始批判了,原来不是唉,看到王财贵三个字就批判,(大家笑),这个名叫财贵的一定很俗唉,(大家笑),他看到这三个字就批判了,真的,很多人喔,我听过喔,而且有时候他们跟我讲,说你还好意思唉,(大家笑),这个就是不对的嘛,这个不可以这样子嘛,所以一个人就拒绝学习呀,拒绝长进嘛,所以人总是要开拓开拓,所以心胸越开扩的人我们讲读经越吸收的快,那心灵已经关闭了,那你就讲不进去了,他反正就不信你这套,你这个跟我们以前不一样,跟我们小时候学的不一样,他都没有想到你现在学成个什么样子,我说你如果想让你的孩子成为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就照你的教法,他说,不错啊,我做医生啊,我赚很多钱啊,这样这样,我说算了算了,我们这个境界不一样,(笑)是这样子啊,所以他不认识这个人格人性的伟大,他认为现实成就伟大嘛,那有些人特别是有成就的人,富有的人,最难说,再来就是学教育的人,最固执,因为他认为我学教育嘛,他不知道他学的教育是不是基于人性,他学的教育是不是只有一偏之见,当然杜威的对呀,谁敢说他不对,当然蒙特梭利对呀,谁敢说他不对,那么七田真跟铃木镇一,那更好了,对不对?更有一点全面性啊,不过还不及读经。犹太人的教育也是读经,犹太人只读他们的宗教的经,可惜了嘛,所以总之我们是能够想到的都想,能够看到的都看,而我们并没有排斥任何的教育,我们没有排斥中国,没有排斥西方,没有排斥古代,没有排斥现代,没有排斥学校教育,所以你刚才说学校教育你认为是统统没有意义,我有时候我讲话也这样讲,后来又改口了,学校的教育呀,意义是很少的,这样就可以了,(大家笑),统统没有意义,还是有一点点意义嘛。(大家笑),那我们就是者还其为是,非者还其为非,多者还其为多,少者还其为少,那我们讲话人家就比较信服,但是我们讲话难免都比较夸张嘛,“统统没有意义”,就像一个女孩子她跟一个男孩子发脾气:“每一次跟你约会你都迟到!”噢,这个男孩子被骂得实在是很没有话讲,但是如果一个学过逻辑的,“我没有每一次哦,我跟你约会十次我只有九次迟到而已哦”,(大家笑),所以这是一种夸张嘛,这个女孩子就骂他嘛,其实就是因为你一次两次迟到,就说你每一次都迟到这样子,所以讲话不能讲和太满了,只是说这是情绪,只是说为了鼓舞大家,所以说为了鼓舞大家,讲话讲得激烈一点,那有的人就是抓你的小辫子,所以有些人也在网络上说,啊,这个我的演讲怎么样,好像在传教一样,怎么样,讲得有些时候太过份了,那有人就说,你要去看看整个演讲到底在讲什么?你不要挑一句话,比如说我说去外国的留学生被人家问,你有没有读过《春秋》,《春秋》是你们的第一本历史书,你们第一本民族历史的书叫《春秋》,有人在网上说了,我们的第一本历史书不是《春秋》,是《尚书》,所以王教授都放屁(大家笑),那有人就跟他说,你不要抓这个小毛病嘛,你说第一本是《春秋》也可以嘛,因为《尚书》还不成熟嘛,《春秋》成熟嘛,《春秋》有系统嘛,《尚书》没有系统嘛,《尚书》是孔子这样抓来的嘛,那《春秋》两百四十二年,每一年每一个月都记载,春蒙正月,然后春夏秋冬每一个季节都不放过这才是有系统的意思嘛,那我这样讲没错嘛,我可以辨嘛,其实我那时候是随便讲的了,(笑),但是他不必因为这样说我放屁,(大家笑),我已经很客气了,我讲话已经很客气了。

 

孟丹梅老师:因为我们是这样,现在梧桐山呐,已经有几间学堂了,都集中在这里,那这些学堂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做大量读经,老实读经的,全日制读经的,那个我们在外边宣导的时候,就像刚刚教授讲过,因为要宣导,有的时候难免在言辞上可能会有一些激烈,或者为了表达一个意思,可能偏向某一面,所以我通常听到的就是这样讲,说我们在讲德行教育是浸润型的,不是靠训练才能得到的,那有些人就误认为我们不注重德行教育,然后还是《弟子规》的教育,那我们说呢,才艺跟德行比起来并不是根本的最重要的,而才艺学习是需要有能力的,所以呢我们先培植根本的,以后能力强了再学习其它的,那可能在这方面宣导的时候,因为我们现在只读经嘛,只读中文和英文的经嘛,孩子都不学嘛,也都不系统地去教嘛,那有些人就又误认为我们是不重视才艺或者是排斥才艺的,那我们说呢学校里面是浪费孩子生命的,学校的课本大多数没用的,初中的只为了考高中,小学的只为了考初中,考完基本上是没用了,那很多人又认为我们是排斥学校教育。其实我呢是有过一段心路历程,我前前后后推广读经差不多有十年了,那在向前数六年的时候,就是2001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第一次面对面地遇到教授,教授给我讲,因为我的孩子在旁边嘛,他说“你要做最好的”,因为那个时候他知道我学习佛教,所以他又,我还记得教授用这个话“你要听上法还是要听小法”,(教授:噢),对“你是要听大法还是要听小法?”我说“我听上上法”,然后教授说“那读经教育的上上法就是老实大量,让你的孩子就一天八小时读经,如果你想培养人才,他读经的同时多阅读。如果你想培养大人才,只读经不要阅读,(教授:嗯)有一天他读的第一本书是《资治通鉴》、《古文观止》、《史记》的时候,天下没有他不能读的书。”嗯我就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思考了,我就开始按照教授的方法做了,我发现,因为我的孩子是三岁半开始读经,我遇到教授给我讲大量读经的时候呢是孩子五岁,我三岁半到五岁的这段时间孩子每天是从半个小时读到两个小时,那个时候孩子的记忆力啊,专注力啊,表现力啊已经是一般孩子中间的佼佼者了,那我就觉得做的很好,可是当教授讲了这个之后,那我就要去尝试了,我就尝试着让他的读经时间从两三个小时增加到四五个小时,五六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因为那个时候孩子在幼儿园嘛,这个幼儿园不读经我就影响他读经嘛,不读呢影响它读一两个小时嘛,后来两个小时不够,我希望他读四个小时嘛,那就帮着它再成立读经班,在幼儿园里面再成立以读经为主的班,读到四个小时后来我发现不够嘛,他的能力长进,那我就很自然地想到,如果读的再多,他的能力长进会成倍嘛,会递增嘛,所以又去说服人家开五六个小时就没有人开了,所以就不得已把孩子带回来自己教了,那带回来自己教从两三个小时变到五六个、六七个小时的时候,孩子所表现出来的就已经很夸张了,那个时候就已经很夸张了,但是还没有夸张到我们,因为那个时候五六个小时,可是现在孩子是读了四五年呐,每天七八个小时啊,那这个时候所突显出的成果呢,三四年前我们所不清楚的嘛,我们只看到当时所表现的了,当时的表现就是比读两三个小时孩子更安静了嘛,然后他专注的时间更长了嘛,然后他更有思考力了嘛,他小的时候,他四岁半五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因为读经量开始增加了,他就开始抓别的书来读,我没有制止她,五岁多的时候,登山的时候,她就知道引用“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所以那个时候就已经很夸张了,觉得,可是今天我回过头来看,因为我每一年的感受都是孩子的能力在成倍地递增,所以我每一年都感慨别人为什么没有读这么多,而我每一年听到最多的是什么呢?一般人是听不进去的,而能够听进去的表现最多的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没有人告诉我读这么多?”推广读经很多年的噢,孩子还在学校里上学,然后孩子一到学校的时候,就功课一开始啊,每天一接送啊,接触的孩子一多啊,然后那个电视啊,外面的污染啊,通过几十个孩子共同的在课堂里酝酿对他产生作用啊,那孩子本来可以读两三个小时的,都不太安静了,所以孩子到了学校之后不是他的能力提升了,是他的能力打折了,然后家长越来越发现孩子是要跟学校抢时间才能够读,而且读的效果也不那么明显了,所以他们就讲为什么没有人来跟我们讲这些,实际上那个时候我还记得,我跟教授去山东去做读经演讲的时候,教授那个时候讲,就语出惊人,就是,“白话文不退出小学课堂,中华民族永远没有希望,你要想培养大人才,就让他只读经不阅读”,(教授:不是,你如果要让你的孩子成为人才,从明天开始,不要再上学了。)(大家笑),然后那个时候就是很多人真的是觉得我们疯了,而且,教授还清楚地记得我决定孩子不去幼儿园了,也不去上学了,组织了几个孩子在家里的时候,我受到了所有周围人的抨击,抨击,就包括我自己的父母都说,你要让孩子在家里这样读了,我就死给你看,对啊,我母亲有的时候,跟女儿之间是这样交流方式嘛,那我当然了解母亲,我说,那你如果你不让我的女儿读经,我就先死给你看,(大家笑),然后第二天我妈妈就很生气啊,我给她打电话,她很生气,她说:“不要理我,不喜欢跟你讲话”,我说:“妈妈,是谁把你气成这个样子啊”。再去哄他,因为知道妈妈是爱我们的,我会跟他拉扯,然后来争取这个机会,那小孩子后来读读读……我听到最多的就是,因为我坚持过来了,我看到效果了,我的孩子呈现出效果了,每一年只是呈现出一个阶段性效果了,可是周围的人看上去就扼腕呐,叹息呀,我的孩子怎么没有这样啊,他现在开始读,七八岁了,跟学校里一抢时间,抢不来了,八九岁了,停下来不去学校了,又放不下将来文凭怎么办,工作怎么办——无量的问题,无量的烦恼,所以后来那个时候,我们就下决心,后来我跟孟曹(12240)交流,我说全天下有很多人在推广读经,到今天了解读经教育这几个字的人已经很多了,多多少少都在读的几千万的孩子都有,我说一定不缺我们这几个,但是大量读经老实读经真正培养文化传承亽种子,我们不提供这个场所,不讲这个方法,就没有人走这条路,所以后来我们就一路推广,就碰到上述讲的这几个问题,人家以为我们不重视道德教育,以为我们不重视才艺,所以今天最后我就想讲,我们这边的孩子,都是八小时读经,都是放弃了小学初中,高中,甚至放弃了大学的,家长都是想明白了才来的,而且在这之前都会有一些老师的文章,还有我们的一些推广宣导,还有一些交流,而且最重要的,都是他们能来,都是这里的家长周围的朋友和亲戚才来的,换句话就说,就是我们把这个菜包好了,我们只卖这一种菜,那些人都是为了买这一个菜才来的,所以他们是之前来就基本上七七八八的观念就过了,那来了之后有一些小细节的问题,再问一问,我们再给一些老师的文章影响啊,然后我们再谈一些我们对于身体啊,心灵啊,收获呀,人生啊,择业呀,学问呐,未来的我们的一些建议看法,那多多少少就不会有太大的障碍,所以一般到梧桐山的孩子都是这样的,那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这些孩子不是一个两个,他们是一个群体,他们没有一种异类和边缘化的感觉,而且他们吃饭、睡觉、读书、玩,吃饭、睡觉、读书、玩,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你不用问他们喜欢读书还是喜欢玩,反正吃饭睡觉读书玩就是他们的生活,他就在这种生活里长大,结果呢,很多家长跟我们讲,业余班读经读了那么多那么久啊,一年了,一本《论语》还没有背下来,好不容易把《论语》七七八八地背下来了,很有成就感,可是一听我们孩子背书他就傻眼了,因为我们是从头到尾行云流水下来的,所以他们就很纳闷,其实我们现在的孩子的成果是怎么来的,就是很老实的,没有任何花样的,每天就读就是了,聪明的孩子五遍会背了,他也要读两百遍,要不然他会忘,笨的孩子五十遍才会背,一百遍才会背,读了两百遍也不会忘,也不用去考试他,他读到了能背的时候他就去背给老师听,老师听过了之后,再让他再读一百遍,然后进行新课,学新课的时候再重复前面的一百遍,反正每本书三百遍打底,到最后完成六百遍,多的还要差不多还要一千遍,所以他每天就是在这里洗呀洗呀洗呀,所以孩子们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是什么呢?我们没有给他们开阅读,但是他超级喜欢阅读,现在就大一点的孩子就跟他讲道理了,你是想看浅的还是想看高深的,你是想成为大人才还是小人才,如果你想成为大人才,忍一忍,把经再多读一些,以后看更高的书,小一点的孩子就不必跟他讲道理,说,进度完了再看书,家长我们都已经观念都统一了嘛,家里也没有了,这里也没有嘛,想看也没有嘛,所以就没有浅的给他看,也没有邪的给他看呐,所以将来就,因为他超级爱阅读,一直得不到阅读的这种环境,他一旦开始阅读的时候,我现在就觉得我女儿她就表现出,像地下工作者一样,偷偷地找一本书来,趁我看不着,翻几页,然后后来我把书都收走了,他没办法,他就找一本中医的那个经络穴位图来看,自己背大阳经和首阳经,(大家笑),就是这样啊,你如果真的给他一本书看啊,她会上面读经,她底下会拿出来看的,所以你看,她的阅读是超前的,如果一旦开了,她肯定是看更高度的书,然后乐此不疲。然后写字呢,我们现在好多孩子八岁九岁十岁也没有写字,超级爱写字,年前啊,我们有七个孩子集体背完《孟子》了,然后加上之前背过的,和马上快要背过的,将近十几二十个孩子《孟子》过完了,那你说这些孩子,如果他《孟子》过,《诗经》《易经》过,《老子》《庄子》过,主要经典全部过到行云流水这个程度,你说你发他一支笔,给他一个古文的帖,然后听“老八张”的高山流水的音乐,他在那个课堂上写字,他是乐此不疲的,他是一写进去几个钟头不会出来的,不是那个书法班的孩子,你送他去写了十年,最终也不过就验见一下自己孩子写的字比别的同学漂亮而已,他就不会有更深的追求,那写字是这样,英文也是这样,其它的学习统统是这样,读古籍的能力,那现在我们拿出来《资治通鉴》和《史记》,这个大量读经的孩子,读的多一点的拿过书本就很流利地读,读的少一点的呢也能够读,但是就是速度稍慢一点,那随着他的理解力,随着年龄大,他就有能力读注解,所以我们说,压的越深呐,突显出来的能力越强,然后每一年所表现出来的都是阶段性的成果,那个表现就已经很夸张了,可是你还没有想到他逐渐累积之后的那个表现是会超过那个表现的,而且人生是几十年的表现,他未来表现在人生中段和晚年的高度的智慧表现我们还没有看到,现在只是看到一些什么专注力呀,理解力呀,还有什么学习能力呀,这些,我们家长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说,一听到老师说的及早,我们为什么没有及早到胎儿,一说到老师说的大量和老实,因为我们对大量和老实的是有认识的,什么叫大量,大量就是一天八小时,三百六十五天都在读,什么叫老实读经,就是除了读经,其它事情都不要干,你其它事情都不要干,将来什么事情都干得好,如果你现在读经弄一半,你八个小时,用七个小时读经,如果用一个小时阅读啊,它是七加一,是减法的,是七加一小于八的,是小于五,小于六,甚至等于零的,他的浮躁的心哪,他会把那些读的书的功夫都会坏掉的,你更何况去上学呢?所以我们说,这里的家长,你是给他多少钱,他都不会让孩子去学校读书的,去学校你就你等于让他孩子去自杀,这说起来也夸张,但是事实是这样啊,他肯定是不会去的。

 

蔡老师:我觉得吧,读经学堂能够坚持大量老实读经的,学堂的老师跟父母,用四个字可以说:知、所、先、后,但有些人呢,他不知其先后,全部一把抓,那怎么样?这些人觉得那很不错,至少他不知其所先后,他先也抓后也抓,虽然说后的可能拉了先了,但是他先的也抓到一点点了,那么就是说,能够大量长期老实读经的,老师跟家长们都明白了这先后的问题,本末的问题,那么他就不担心了,也就是说,不是说大量长期老实读经呢,是舍末逐本,不是舍末逐本,更不可能是舍本逐末,但是就是说每一个人的教育都应该是本末要兼顾的,但是本末兼顾他有一个先后的问题,那么先顾本,后再顾到末,这是一个先后的顺序的概念,但是很多人他没有这种概念,他思考不到这种状态,那么,噢,这个读经重要,那就读一点了,读一点也很好啊,那么他如果能够知道这个先后的概念,能够知道本末的概念,那么现在该给他本的时候,末暂时不要着急,本就全部给他,那么末到时候稍微带一下就出来了嘛,也就很简单,所以今天天下读经学堂也不少,能够坚持这个长期大量老实读经的就是知所先后,知道本末,有些人他没有大量长期老实读经的,他也有一些外在的,客观的因素,但是最终我觉得他必须走到这一个大量长期老实读经,那他可能才真正通透这个读经教育的原理,这个符合人性的教育理论。

 

孟老师:这里面想要表达的就是,没有读经的孩子不可惜,我是另外一个层面的表达了,读一点的也不可惜,就是已经读的,但是浪费了孩子,没有给这个孩子应有的量,最好的环境,最大限度的成长空间,这个就是非常非常可惜的,我们现在也有很多读经的孩子现在就读的非常好,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好的情形如果大量老实,如果放弃不必要的这个时间段就要抓的枝叶的问题,他会更好,我们常常交流一个观念,就是做读经推广的人你可以根据你特定的环境,特定的人群和受众,去讲读经教育的不同层面,或低或高,但你自己本身必须清楚它最高在哪里,如果你不清楚它最高在哪里,你只知道它的三分之二高,那你宣导的时候,你的这部份受众只能得到三分之二的高度,由于你的高度的不足而障碍了他了解更高的,如果你知道全部的高度,但是对方的程度,他的家庭客观环境条件就只能学到这里,我们给它这个就没有辜负他,所以我说读经推广者自我的对于教育原理的认知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是,至少是一种遗憾吧,所以可能我们在很多场合下在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因为心急呀,可能会表达的会有一些过于激烈,但是可能我们也是慢慢慢慢在方式上在各方面去提升自己的修养啊,然后去了解对方的感受呀,然后以对方更能接受的态度去介绍这个读经教育呀,基本是这样的一种态度。

 

蔡老师:反正我觉得没有孩子不喜欢长期大量老实读经,只有家长跟老师父母不明白,只要家长跟老师明白了这样的教育原理,孩子绝对是马上进入这种状态的,而且他会乐此不疲。

 

老师:这里有例子可以证明什么呢?就是之前受污染程度比较高的,因为他欲望层面的快乐比较多,他一旦进入读书的环境,等于说放下欲望的满足去进入读书的环境,他一定有一个时间段是不快乐的,他要大量老实读经的这个时间的总和对于他的性情和习惯的熏陶,超过他之前污染的时候,他就进入到快乐,而这个快乐是真正的快乐,是深度的快乐,但是我们发现一个问题,不是所有的之前受过污染的孩子都有比较长的痛苦的过程,他痛苦的长短取决于他的环境和他父母的选择,如果他父母认为大量老实是唯一的路,他的痛苦最多不会超过三天,我打比喻了,如果他的父母认为大量老实是唯一的同时又给他选了一个大量老实的环境,他在家只读半个小时,可是进入这个学堂,他一天就读四个小时了,家长很吃惊,他怎么读四个小时了呢?我说很简单呢,这里一天读八个小是呢,他用一半的时间在烦恼,还有一半的时间在读书,这一半已经超过你三倍了,而且这一半会让他很快地就进入到持续累积到更多的时间,要不然怎么办呢?所以我常举一个例子嘛,其实人的适应性是很强的,好像一个囚犯嘛,判了他八年徒刑,他进去那一天就没什么指望,他有什么指望也是六七年以后再说嘛,他就安心了嘛,他心安了嘛,他心安他就快了嘛,他就没有痛苦跟烦恼了,他认了嘛,所以,对于已经有了欲望层面的一点不快乐的孩子来说是有一个过程的,但是这个过程的长短取决于父母跟老师,而对于那些在家里父母老师就认识到这个大量读经的好处,循序渐近的好处,是没有这个过程的,(好像谁打断了),说完了,就这些。因为这里的孩子是五十多个嘛,五十多个因为我们从原理上就要这样,我们的门槛很高,实际上在他们进来之前使他们被迫的希望他们了解,最近我们也不去打击家长了,或者是在他面前说一些强迫他接受的话,不是这样,我们不说服家长,他有的家长来了以后就说,我的孩子想读经,一定不去上学吗?我说,可以呀,你可以一边上学,一边读书啊,我说我帮你介绍能够业余读经的地方啊,但是我们这里不行,那他一定会问你们这里为什么不行啊,那我就再讲给他听嘛,如果他一直问一直问的,那我就有机会介绍这个观念给他,他如果没有问呢,那又没有错过他的因缘,又让他去选择了一个业余读经班,也多多少少在读嘛,那这里呢现在是五十个孩子,孟曹那里接近二十个孩子,梧桐山总和在一起,差不多有一百多个孩子在读经,应该有了,有些家庭三五个孩子的都有,那更多的家长到这边来,然后,更多的家长其中有人出去再开学堂,那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说,老师推广读经已经这么多年了,刚刚老先生您也说,凡是您走过的地方,好像都有财贵兄的足迹,(笑),推广读经这么多年呐,现在回头看,如果真的要文化传承的种子,没有经过老实大量的这个过程,真的是不行的,那如果我们没有更多的人在推广读经的同时来讲这个读经教育的“大法”,来提供“老实、大量”的环境,那不知道要再等到什么时候,我受的最大的触动就是零七年老师的那一场大病,我觉得生命太脆弱了,我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离开,我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教授:你不要咒诅我啊),(大家笑),所以我就觉得每一天,我就请大家体谅嘛,我说,生命太短暂,时间太宝贵,我不晓得明天还是不是还活着,所以我们就选一个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最迫切的,然后必须要做的事情来做,这样,不是说别人做的没意义,是个人有个人的因缘。

 

记录------木木

校对------智楷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