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影音视频 读经理念 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影音视频 >

读经教育百问千答之一宏观理论篇

时间:2010-08-28 17:05来源:网络 作者:田桂良 点击:
录制时间:2008年2月 录制地点:北京 策划:张利民/柏林 主持人:张晓灵 千古应对,欲罢不能 读经教育百问千答,时间长达近十个小时。王财贵教授详细解答了主持人提出的许多家长和老师在读经推广和教育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主持人与嘉宾的一问一答,都具备

   

     视频文件请至优酷下载

    点击下载mp3音频文件

 

    录制时间:2008年2月
    录制地点:北京
    策划:张利民/柏林
    主持人:张晓灵 

    千古应对,欲罢不能

      “读经教育百问千答”,时间长达近十个小时。王财贵教授详细解答了主持人提出的许多家长和老师在读经推广和教育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主持人与嘉宾的一问一答,都具备相当高的品味和极高的层次,令人有如观仙人棋局、不觉烂柯之慨!

  王财贵教授于1949年出生。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先后获硕士、博士学位。曾师事隐者掌牧发先生,书法家王恺和先生,是牟宗三先生的入室弟子。历任:小学、中学、大学教师,鹅湖月刊社主编、社长。现任:国立台中师范学院语教系专任副教授、华山讲堂读经推广中心主任、华山书院院长、台湾汉学教育协会理事长,鹅湖月刊社编审委员、美国科技教育协会研究员。

      1994年,王财贵教授在台湾发起“儿童诵读经典”的教育运动,十几年来,他自出路费在台湾、香港、美国、东南亚及大陆等地,免费演讲千多场,得到广泛响应与支持,掀起了全球华人地区“儿童读经”的风潮。2001年7月15日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的国家级骨干教师培训班上的演讲,被人们称为“一场演讲,百年震撼”。王财贵教授不愧为一位中国文化孜孜不倦的传播者,同时也是一位可亲可敬的师者长者。被人们誉为“全球读经推广第一人”。

  近来有人对儿童读经教育发出了不同的声音,甚至有学者专门著书立说表示反对,《百问千答》恰好可以作为一个正面的回应,能解开关心儿童教育的人们心中的重重疑窦,起到正本清源,拨云见日的效果,能帮助家长提高对儿童教育的认识和信心。

  凡是对孩子的未来前途抱有深沉的忧思,同时也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背负着难以 承受的身心压力和重重苦恼的家长们,都应该为了自己的孩子而认真地完整观看一遍《百问千答》。

 

    那恰逢2008春节期间之际呢,我们有幸请到了阿贵老师本人,就您对教育行业孩子读经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或者是有什么不足之处来进行解答,希望您能从这套光盘中受到一些教育和启发。

  

    问:你好 ,阿贵老师非常幸荣也非常感谢能够请到您,您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教育家,可以说您的教育理念影响了上亿的人,就您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教育家也是国内外知名的教育家,我想问您一个很朴素的问题,您认为这个教育到底是什么?

 

   教育是一个很简单的内容,教育是顺应天地,万物都有他的本性,都有他的命运,有他的成长,天地的造化。天地造化呢,唯独只有人也是受天地造化,但是人也是受天地造化惟独只有人,也是首天的的造化,这个空间就是由教育来完成后的。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他就是野人,所以一个文化人是依靠教育而成功的尽量。充实、光辉、饱满,要依照天地之性我认为教育是这样的一个心理工程。

 

   问:那您认为现行的教育体制有什么不足的么?

 

   答:当然,所有的人都在关怀生命,都想办法让他有他的本性成长,我们的体制都有教育的特质,有他自己遵循的规则。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他们做的合不合教育的本质,顺不顺教育的规律,应该说达到教育的目的了没有。假如没有我们就可以改善。现在有好多国家在做教育改革,我们的国家也在做教育的改革,但怎样改革真的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此起彼伏,教育有教育的特质,看怎么改革。。 这就是我十几年来一直注意的问题。

 

   问:我是否可以理解为现在的教育体制缺少人性的关怀?

 

   答:我的意思是现在的教育体制有所偏颇,这样讲也太笼统,我的意思是现在的教育体制只注重知识的养成而忽略了智慧的开发,使得整个社会日渐的只会功利的发展经济而忽略了和谐的爱、温暖的人生。像这样子不重视知识的提升,即使经济发达了我们还是痛苦的,如果一直这样只好世界走向毁灭,所以你粗看只是很小的事,但是对于教育来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问:现代社会很是竞争激烈的,也是很残酷的,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简单的说我们首先要把孩子培养成一个什么养的人?

 

   答: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首先应该想到的是一个完整的人。现在是什么样的时代?我们还要追求什么样的东西么? 就好像说我们现在是经济建国、科技救国 ,我们还谈什么虚幻古老的性情啊智慧啊!其实不然,现在是把人当作物来看,但是人是活的,人的心是灵光的,是可以两面兼备的,你具备的性情并不影响你的赚钱。

本来据说蒋经国,要把总统位置传给他的,可是在他的声望登峰造极的时候他中风了。后来他老的时候回忆以前做的事情,说以前我要做的是把台湾的经济建设起来才建设文化,没想到经济建设还没有成功,文化建设已经来不及了,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经济建设是硬的建设,文化建设是软的建设,经济建设必须要相当硬的条件来配合,文化建设只要有一个文化建设的心就可以了,如果我可以重来,我要在经济建设的同时搞文化建设,将来我们的经济就会平稳增长不会出现泡沫经济。我因此现在也想奉劝大陆,我们现在经济不是在起飞么?我们也要在文化上起飞,要不然会成为一个经济的怪兽。全世界是一方面要和你做生意一方面又恨你怕你,一个泱泱大国怎么可以走到这种地步呢?如果我们来不及了,非常容易的,只要让我们的下一代好好学习具备良好的性情就可以了,那么你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成功。品德诚信是一切事业的基础,这是现在所有的企业家都知道的事,我们政府也应该提早知道。

 

问:老师现在教育的模式非常多啊,眼花缭乱,那就您的教育来说我们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答:很简单,该怎么教就怎么教。现在很少人反省怎么教。按照我的看法,人一生的发展大体分成幼稚期和成熟期: 幼稚期有幼稚期的教育方法,成熟期有成熟期的教育模式。

   大体是吸收、储存、酝酿的,你就让他吸收、储存、酝酿。那么吸收什么呢?储存什么呢?什么东西才有效果呢?就是越高明的越好,所以越小的时候要用越高深的教材让他吸收、让他储存,这样子就成为一辈子酝酿的基础,13岁之后自然就随着他成长就可以渐渐的提取、运用、成长,这就是教育的生涯规划。随着他面对世界的机缘渐渐的能够提取,能够理解,能够融汇,能够运用,能够成长,我称为教育的生涯规划。

 

   问:那岂不是说我们现在的教育不都是本末倒置,本末混淆么?

 

   答:也不完全是本末倒置,只是你的理解不能深刻,你的使用不能广大,所以我们太急了。这叫做书到用时方恨少,巧妇难为無米之炊,英雄无用武之地。我们现在整个社会就遭受到这种困难,大家都有这种困难,所以要改变教育。

   我们容易盲从欧美那的道听途说,其实一层转入一层,要培养人才是很容易的,但人往往都是肤浅的 ,所以任何事情都有他的方式,能够将思考的事情落到实处,那这个事情必定日渐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问:近百年来我们都在学习西方很想知道西方和东方文化的区别?

 

   答:根据德国科学家康德对人类理性的研究,近百年来东方的学问是生命的学问,是智慧的学问,一般人都可以接受的,一种是思辨的应用、是思考的运用成就知识的运用,一种是实践的运用成就品德智慧的学问。刚好呼应了哲学家对人类理性的研究所以这两种分法是一般人都可以接受的只是每个民族在他的历程发挥中各有偏向。

   只有到了近代中国人,五四时代的知识分子,他很莫名其妙的说西方的学问是学问的全部意义之所在,东方的学问是没有意义的,只要中国人学西方我们中国人就得救了。这个连西方都不敢说的话,中国人敢说。这就是造成近代中国悲剧的原因,我称为“五四的迷惑”。而这种迷惑深入人心,我称为“五四的八股”。要破除这种八股很简单,自己明白了自己可以深入人心。

   那么如果自己来不及,我们可以教导下一代。我们以一种整全的教育文化,整全的文化之后我们就有一种整全的民族文化。这种整全如果由中国来完成他就对中国有所贡献,不排斥西方也可以完成,不过我认为要融贯中西中国人的责任就比较重大,因为中国人的智慧是比较容易的,而西方人的学问是很明白的,逻辑、数学知识等都是很明白的学问,这种学问下功夫一五一十就可以学到。中国的学问是高明的,飘渺的,灵活的,你也可以说是不明不白的。这种学问必须是有几千年的传统的子孙才可以接近的。所以这几十年来西方的学问是光芒万丈的,东方人都知道学西方, 而东方人把自己都打倒了西方连学东方的机会都没有,

   可见东方学西方是很简单的,只要我们继承了自己的文化,我们很容易把西方文化也学进来两相融汇,凡是很理性的东西都不会冲突,到时候都应该融汇。哪一个民族新融汇,哪一个民族就完成人类历史文化的责任,中华民族要发展,只有这条路。 

   (近百年我们全盘西化失去了什么?中华民族失去的是什么?)

   你失去了自己,对不起自己的祖先。西方人看不起你,两面不是人。我替中华民族叫曲,我们冤枉啊!我们不必这样子的,你看到西方文化的伟大,西方的科学发达、船堅炮利,你学就可以了么?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祖先打倒呢?你把人看的太小了么?你把人心看成一个物体了吧!人心是可以敞开的,是可以兼顾的!假如一个人不可以兼顾,一个民族是可以兼顾的吧?你为什么从教育的方法上让中国人不能读中国书,这是罪过啊!祖先是不会原谅你的,而且西方人也不会尊重你的。

   (从小的方面说,作为一个人让我们失去了什么?)

   你可能缺少温柔、没有性情、没有智慧、心里不安!你可能没有真性情,没有真智慧,心里不能够笃定。因为你没有坚守自己的理想,你的志气发不出来,所以《大学》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每个人都是要明德的,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是民族的事情!“在亲民”,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的生命向外开阔,小则对自己的家人,大则对社会,你能够敬业乐群最大就是悲天悯人。你要把自己的内德日渐的透彻光明,你外在的德要日渐的广大扩充所谓的内圣而外王,这是外在的意义,这是自我的实现。所以凡是没有往这方面走的人,都是辜负了自己,那一个人辜负了自己他活该,本来没有人教你修贤,成圣成賢,但是你自己没有往这里走,所以他就小看了自己,你争得了名争得了利,你认为自己有德了其实你失去更多。

人生难得,尤其是黄金时代,很快的。小时侯在幼儿园的三年就是奠定人生很好学习的黄金时代,千万不要让孩子错过这三年的时间,不要在这三年的时间让可爱的孩子学习猴子的样子,那么三年之后它一辈子就是一个猴子。人生难得啊,三年的黄金时间就奠定了孩子一生的基础,希望父母不要让孩子在幼稚园。大量的读经,不要错过这三年的黄金时间。所以我冀望全天下地父母在他幼稚园三年,大量地读经,奠定一生人品以及才华的基础。否则后悔莫急,错过三年后悔不及。千万、千万!切记、切记!

 

   问:老师你一直强调古文是很优美的旋律,它和唱歌是又异曲同工的,都说说的比唱的好听,不知道老师唱得怎么样啊,请老师来一段好么?

 

   答:本来人类的语言是表达情意的,情谊越深那么在情意升到语言不能表达地时候,它就会把语言拉长,那语言拉长地时候还不能完全表达它就把语言抑扬,就是有了旋律,它才表达地淋漓尽致,这个就是吟诵或是歌唱。吟诵歌唱还不能表达的时候就旁边是有音乐来烘托,还不能表达气氛的时候就手舞足蹈。所以语言、吟唱、演奏、读书、朗诵、舞蹈,他是从同一种心灵发展出来的,所以诗歌五乐是同根源的。因此古人在读书的时候,它是朗读的,读着读着读到优美的时候,像诗他是吟的是唱的,但是吟和唱都是来自语言,所以和语言是相配的所以最原始的吟唱是原声调的加强,后来才有歌曲的编写。歌曲编写往往都一首歌是为了一篇文章或一首诗词来编的。不过有些地方因为要做经典的教学,而经典的文章那么多诗歌那么多,所以不能够每一首都去编。据说孔子彈古琴,对于诗经三百首都配上音乐,所以孔门弟子一面读书就一面唱诗,叫做弦歌不辍。可见古人读书是很快乐的,读书就是唱歌。

   但是自从民国以来,五四时代那一批人,就全部大批特批,就把这一切中国人的风雅全部打倒,让我们现在读书是很枯燥的,所以很可惜。我现在有一个心愿要恢复读诗的声音,恢复读书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实现。

   现在我是鼓励读经界的朋友,他的家乡有老一辈他还能回想他小时候读书的声音,希望把它录下来,读书的声音多了,它很有一种自然的韵律,我们孩子可以多听也可以自己发明一套读书的方法。那最接近语言的吟诗呢,我在台湾有一个朋友叫做梁炯辉老师,他跟我一起在提倡汉语教学,所谓汉语就是用河洛语来读古书。河洛语就是黄河洛水,就是中原的的语音也就是唐朝时的语音,用古代的语音来读经就是标准的闽南语,用标准的闽南语就是用中原的古音来读书,用中原的古音来读书抑扬顿挫,他很容易变成吟唱,那么我就用梁景辉老师他的吟唱的模式来唱一首唐诗。王维的《送别》,。。。。。。。。。{} 。。。。。。   

   如果你能内心感受感受到他的意境,你的情感就很丰富,于是你就不能平平板板的读,你会拉长声音。真的能够感受到一种古老的大唐的韵律,听起来非常有美感、非常舒服,听到古代的韵律每一个人都会有美感。

   (是啊 ,所以我们一定要提倡五四以前,不要被五四所限制)

   还有另外一种模式,因为我们刚才说,老夫子教弟子,因为他读书很多很难,每一首都来编一首曲所以渐渐會形成一种格调,就叫调,是某某地方的调,遇到五言的诗就用五言的调,七言的诗就用七言的调,当然也有平起啊仄起啊,就是几种调式就可以唱以前的诗,可以唱以前的歌,比如说用一个调子,用闽南调来唱杜甫的诗,只是你在唱不同的内容的时候,你在加上强弱快慢不同的就可以表达了,比如用闽南调来唱杜甫的《喜雨》。。。。

   (难怪有篇文章说音乐是最会钻空子的,然后推波助澜 ,让优美的更加优美 ,凄美的更加凄美。)

   还有另外一种模式,是编歌曲。刚才说过古人对特定的诗词编定的歌曲,比如说李白的《关山月》,古今曲很有名的一首弹唱曲,唱。。。。。。。 ,这是古曲但是近代人一直在编。

   我有一个朋友刘宋波,他在台湾编了几百首的新曲子,他称为唐诗新唱,有几首大家耳熟能详,有几首意境流传天下了,贺知章的《回乡偶書》,我给大家说一下。他是在很小的时候离开家的,老大的时候才回家的,他少小的时候离家,长大才回家的,有一种又伤感的但有一种愉快的心情表现。我曾经在印尼雅加达那里有个演讲,印尼政府禁止华人读华文书,禁止了十四年,所以华人子弟不仅不会读中国书,甚至连中国话都不会讲,他们很忧心。最近几年才开放,我去的时候刚刚开放不久,那我就用这首诗来表达你们这里的华人就好像是少小离家,老大又回来的,你们远离了中国文化,现在又渐渐回归了。我唱这首诗来体贴你们的心情,这首诗是这样写的,少小离家老大回,,,,,,,唱。。。。。我看着他们都哭了,尤其是把家拉长,“少小离家 老大回 ”这个是很哀伤的就要。

   (老师这首诗读过好多次,但是只有这次有一种力量非常的有感慨,他增加了内心那种游子思乡的情结,悲怆的情绪,是一种辅助剂是一种催化剂!谢谢老师!)

   还有一种模式是古代的私塾,有老一辈的老先生,还记得小时候读书的声音,有一个教授魏云子,他偶尔唱唱小时候学过的歌,其中有一首我也学了蛮好听的 。。。。。。。就是《诗经》的,蒹葭...

   (老师真的有这种感觉 ,因为我喜欢唱歌,有时候你单独的唱歌的时候,记歌词是很难的,可是你自然而然唱出来就记住了。)

   所以我也是正是要推广这种教育,想选一些,三五十首,那样子把它录出来供给天下的孩子学习,南腔北调都无所谓,因为有的是比较豪放的,有的是比较文雅的,有的是比较朴素的,应该这样讲,有的是比较华丽的,那刚才唱的也有的比较朴,素也有的带一点花腔,要带花腔的也很多啊!比如说我到云南的丽江,那个纳西族,纳西族还保留了古乐,唐朝宋朝的古乐,唐朝宋朝是的古乐他们都保留了下来。我觉得音乐的旋律变化很多,跟我刚才唱的不大一样。

   (那是什么样的呢?)

   你要听么?

   (当然!)

   那我就唱一下唐朝后主李煜的《雨后淘沙》。

   纳西古乐据说是从唐朝宋朝保留下来了当时人就这样唱的,{}。。。。。。。。

   (有幸,有幸,老师不要随便给别人听啊!会有美女爱上你的,现在的音乐一听就烦躁了,尤其是连说带唱的甚至都没有旋律,人心浮躁了才会听那种音乐。)

问:老师请别介意啊问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有家长或者学者对您有一些攻击性的言论,比如说王财贵是想因为这个出名,或者是有一些别的用心或者是有一些别的心思,但是据我了解您在这个上面到处奔波,还赔了不少钱?到底哪一种说法是比较准确的呢?

 

   答:没有,没有,没有,说我是藉此机会出名是一种误会,我本来就很出名,不会藉此出名。(笑)说我赔了不少钱也是一种误会,读经是天下人的事,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许多人读经义不容辞,甚至有的都不认识,他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有的人真的是对此倾家荡产推广读经,很多地方都有这种人。比如说台湾有一个林琪美先生,他是一个企业家,在早期读经推动上他拿出相当的资金支持读经,还有南怀瑾先生在台湾的时候也在推广读经上花了很多钱。所以不管是知名的、不知名号的、有资产的、没资产的这个是大家的事情,这个读经能够推广是大家的事。但是话又说回来读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像我这样一个没有资产的人,就是把钱花光了也没有多少的。我推广读经十几年,我想说难道就没有花费么?我这十几年的时间把精神和力气花费在推广读经上也老了不少,比如说头发都白了古人说一发千钧!我这么多头发值多少钱啊!

   (但是我觉得您虽然失去了一些钱物质什么的啊!)

   没有,没有,没有

   (比如说一开始您在世界跑来跑去的路费不都是自己花费的嘛?)

   这个很少的,我到各地都有人接待的,这个不足挂齿,尤其近一两年来在台湾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应该说有了基金会的支持更稳定了。

   (老师觉得钱是身外之物而内心的富有是真正富有是么?)

   大概是吧!

 

问:您是国内非常知名的教育家,我想知道在您这样一个有建树的教育家眼中,教育到底是什么?他的根本、宗旨、灵魂是什么?

 

    答:教育是个大问题,要说起来不容易,但总有一个了解的原则——教育是教人,就要从人性教起,即开发他的人性。

    万物都有本性,那人的本性是什么呢?当然只有开发出來你才知道,但是我们总是要让一个人能够在天地之中不要辜负他的生命,所以我称教育是一种“赞天地之化育”的工作。“赞”就是协助,协助天地的工作。

  天地生人,跟生草木、生一只猫一只狗,不很一样的。因为草木以及其他动物,大概都是听天由命的,但天生人,却留给人类很大空间去自我调整、自我开发、自我改善。父母和师长就是负责下一代的调整、开发、改善的工作。有了父母和师长的教育,人才能成长得更加完美,所以教育就是开发人性的工作,就是赞天地之化育的工作,让他更加充实、饱满、光辉的工作,我们尽其可能,希望他们走向完美。至于什么是完美,只有在过程当中尽其本分,所以不是要求已经讲出來的完美,而是随时把握到人性,随时想尽办法,尽可能来开发。

    而要良好的开发,就要对人性有良好的了解,以及正确教育的方法,所以教育就是开发人性培养人才的大工程,这是我对教育的了解。

 

    问:您做教育这么多年,您的生命是完美的吗?

 

    答:纵使是圣人,也不敢说他的生命是完美的,他也是尽其心力走向完美。

    我们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完美的,我们只能希望我们的下一代会更加完美,只能这样希望,不能够自以为是,所以问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好回答吗?),不是,只是问这个问题比较笨,哪有人会说自己完美的。

 

    问:那我重新问,您从事教育这么多年,也进行了许多钻研,那有些人就想知道,您觉得自己在那些方面比较完美?这样问可以吗?

 

  答:(笑),也不太好,我研究教育了解教育,那是在我能够自我教育以后,因为一个人在他比较幼稚的时候,心灵没有成熟的时候,需要别人给他教育,等到心志渐渐成熟,他就可以自我教育。刚刚说教育是开发人性,使人生走向完美,应该自我要求渐渐走向完美,到底是否完美,并没有一个标准可以评判,所以到最后也只是自己反省、自己改善、自己知道,所以我不能说自己是个完美的人,或者在某一方面完美,因为明天会更好。

 

    问:那换一种说法,您从中找到什么样的快乐?

 

    答:这倒是可以说的。

  如果你有了过,改了一个过,这是使人快乐的;你从有所不知进入到有所知,这是使人快乐的。所以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孔子所说的“学”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只要应该学的,就需要学。这个“学”落实了,在生命中成就了,会使生命更加开朗、充实、光辉,让生命回归到他自己,有一种幸福感在其中,孔子把这个感觉叫做“说(悦)”,不是一般所说的快乐,而是从内心生起来的,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自己的那一种感受,那是很愉快的。

   假如我能够有所进步,我都是很愉快的,我能够看到世界有任何进步,我也会很愉快的。如果我有这种感觉,任何人也都应该一样,因为人性是相通的,自己的感受也是大家的感受。如果一种感受只是主观的,而非客观的,那么这种感受就不能够应用于众人身上,但是他是否可以应用,在相当程度上自己是可以知道的,也就是说,一种主观是否客观,自己是知道的。

 

    问:现在这个社会科技非常发达,人的思想也非常多元化,那么家长到底应该把孩子培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怎样才是完美的人才,这个教育的根本方向是什么?

 

    答:不管科学发达不发达,不管世界多元化不多元化,这都是在表面上说,其实教育只是要让他有一个开放的心灵,有一个求知的精神。有了这种求知的精神,那么在任何知识程度的时代里面,他都努力求知,不管那个时代有多少种类的学问,他都希望去了解去学习。

    所以教育是培养一种学习的心态,我们在目前这个时代和别的时代统统是一样的。不一定只有这个时代要完美的人才,任何时代都要完美的人才,你不应该用完美做标准,而是要让一个人能够自我期待、自我勉励,走向完美。

    在一个知识发达的时代,什么叫做人才?就是他知识丰富;在多元化的时代什么叫做人才,就是让他有多元化的心态。这也是刚才说的,学而时习之,有这种精神,他在任何时代都是一个现代化的人,再过一千年,也有那个时代的现代化。

  所以,随时都要把自己的心灵开放,随时都要“日知其所无,月无忘其所能”。这样好像没有一个标准,不过我们现在所谈的是一个教育本质的问题,如果你能教出一个符合教育本质的人,他能有这样的心态,他必然能够自我达到尽量完美,这样的人已经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自己的人生,如果人人都能尽其所能达到完美,那么这个世界已经是天下太平了。

 

    问:现在的教育模式非常多,教育理论也花样繁多,您认为中国教育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答: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而是任何一个民族教育的出路。没有所谓中国自己特殊的教育,只要是人,我们的教育观念都应该是一样的。中国教育的出路在哪里?那么我们就来探讨现行中国教育是否合乎人性,合乎人性的地方我们保留下来,如果有不合乎人性的地方,我们就要改革。所谓教育改革,其实是有把柄可循的,是有根可以找的。那么教育改革成功了吗?整个世界二三十年来都在做教育改革,中国这十多年来也跟着做教育改革,据我所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说他的教育改革成功了,我们中国是否可以说自己改革成功了呢?我看未必。追求其原因,难道教育是这么困难的么?有了改革教育的心,而努力的几十年,却没有达到改革的成果,为什么呢?其实并非教育本身是困难的,而是我们没有把握到教育的本质,就是没有把握到人性,没有从人性的根本上去解决问题。所以,如果能够按照人性来设计教育,我认为教育是非常简单的,要培养人才是非常轻松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关键,是不管教育还是其他学问,都要回归“本”。

 

   问:我刚才之所以问中国教育的根本出路,是因为从三十年前就有这样一个观点,中国教育是最难攻克的堡垒。相比起其他国家的教育,比如说日本,他有剑道茶道,美国,他有生活中的教育,都有文化或者应用的技能在里面,但是中国的学生好像只是一个做题的机器,那么中国教育和其他国家教育比起来,有什么差距?

 

    答:其实不仅是中国教育有问题,刚才所说的日本美国,乃至于世界上所有国家,也都有他们的隐忧。所以中国人也不必太过自责,虽然自责代表一种改进的决心,但是自责而妄自菲薄,而丧失了信心,也不好,因为这是全人类的共同问题。

  像刚才说的有的国家注重生活能力的培养,不单纯为了应试,因为给他很难的功课,很辛苦的学习,也不管最后对人生有没有意义,这样当然是一种浪费。至于说生活技能要不要学,任何有意义的事情都要学,现在问题是要用多少世间来学。功课要学,考试范围内的知识,也都有一定意义,但是它对人生的意义到底有多么重大,我们要考察出來,然而去安排学生学习。假如学习一直在考试方面为难学生,恐怕也是费力多,收效少,所以还是那句话,要从人性的本能出发。

问:您个人的教育理想是什么?

 

   答:那是非常简单的,几乎人人都应该这样想,也是人人都想得到的,就是该怎么教就教,该教什么就教什么,有意义的教材,该在什么时候就在什么时候教。所以我认为教育有三大原则,所谓原则,“原”就是根源,“则”就是规律,最基本的规律叫做原则。教育有三个最基本的规律,你按照这个基本的规律而行,不见得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功效,因为教育是教人,而不是教机器,所以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成就,但是如果不按照规则而行,甚至违反了最基本的规则,那么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失败。所以,教育一定要按照规则,当然所有事情都要按照规则,教育更要按照规则,因为教育是一个长期酝酿的工程。有些事情的成效很容易看到,让人很容易按照成效来修正做法,来反省他的规则,但是教育的成效是在几十年之后,甚至几百年之后,所谓教育是百年大计,所以对规则的把握更应该谨慎,但是因为他是如此长远的工程,所以对于教育规则的把握往往被人忽略。(有八十多年了),恐怕不止,自从有人类以来,很少有人把握到教育规则的。(但近八十年来尤其严重),是尤其严重而已。

   教育的三个基本原则,我认为第一,教育的时机要把握,第二,教育的内容要把握,第三,教育的方法要把握。这本来是人人都知道的,但是却忽略了,你一忽略,教育就或许费力很多,收获很少,或者是败坏人性,孟子所说,不仅是缘木求鱼,而且还会带来害处。

   所谓教育的时机要把握,就是在一个特定时期内要完成那些必要的教育,是有相当固定性的,这在教育上叫教育的关键期,你错过关键期,一生后悔。如果后悔能改善,还没有关系,如果后悔而来不及呢?那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教育的时机是教育的第一大关键。现在全世界,包括中国的教育体制,几乎不了解教育的时机,而且教育改革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最重要的一块,所以,如果不客气的说,我从老早以前就说,这种教育改革一定是失败的,因为连这么重要的原则都没有把握,他怎么可能成功呢?

   教育的时机有两个方向要注意:第一,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第二,在特定时期内要完成哪些必要的学习。而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是教育时机最关键的问题,所以教育改革要注意这个问题,你在该开始的时候不开始,就一个后果,错过时机。错过时机,往往机会永不再来。

   (那么最好的时机是什么呢?)我们可以去想一想,有很多大学教授对学生不满意,他就责备学生,你們高中是怎么学的?可见高中是大学的基础。高中老师常骂学生,你們初中从哪里来的,怎么学成这样子,可见初中学好高中就好教了。初中老师教训学生,你們小学老师都没有教吗?小学老师呢,也不甘示弱,你幼稚园到底在做什么?那么幼稚园老师没有话讲了吗?他会说,你难道没有家教吗?是不是,大家都听过这句话嘛。所以你就知道教育的时机是什么意思了,所以越早期是后来发展的基础,越早期越重要。

   那所有父母亲都会说,我的孩子好像一出生就开始学习了,那我们就问,出生才开始学习吗?就可以问出答案了。所以教育的时机应该从什么时候作为起点,道理很简单,教育如果教的是生命,我们就说从生命有的那一天,就是教育的开始,也就是说从受孕的那一天开始,胎儿就应该做教育了。这就符合中国古人的说法,中国古人常讲要胎教,现在中国人不信中国祖先了,所以中国祖先的话可以摆在一边,但是如果西方人也研究出來胎教是有效果的呢?(他就相信了,问个题外话,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是一个时代的问题,是中华民族的自信心问题,我的理想是,并不排斥西方,凡是人类对的东西都要承认、都要学习、都要尊重,所以并不是中国祖先被忽略了我就生气,我们学习西方就可耻,没有这回事,我们现在就事论事。中国古人说胎教,有经验上的直观道理存在,西方人研究胎儿脑神经医学,至少从人类生理成长上证实,胎儿是可以接受教育的。中国古人可能是从人类的心灵智慧性情这个更虚无缥缈,但是更重要的方面来教导我们要做胎教,综合这两方面给我们的教导,我们就知道胎教是可以做的。

   教育的教材必须要和教育的时机相配合,教育的方法又要与教材和时机相配合,所以三个基本原则是一体的,就是在什么样的时机用什么样的教材怎么样来教,让他不辜负、不浪费这段时期,以作为未来发展的良好基础。所以把教育的时机、教材、方法都把握了,一个人受教育的前途就会蒸蒸日上,把基础打好了,未来就走向康庄大道,水到渠成。

   所以按照我的看法,人类接受良好的教育,只需要三年五年,最多十年,就可以成为一个好学不倦的年轻人,这个时候这个人就不需要有教育的烦恼,所以我们要解决国家的教育问题,解决家长的教育担忧,一定要从根源入手,否则问题层出不穷,永远解决不了。

   (时机越早越好,那么内容呢?)

   内容我认为越恰当越好,该教他深度内容的时候就教深度的内容,该教他浅度内容的时候就教他浅度内容。

   如果把教育的时机大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幼稚期,一个是成熟期,就可以以十三岁作为一个分界点。十三岁之前称为幼稚期,因为人的自我意识还没有成熟,十三岁之后称为成熟期,因为他渐渐成熟,大分为这两个阶段,就可以讨论教育问题。

   心志没有成熟之前,理解力比较少,记忆力是比较强的,比较宽泛的来说,十三岁之前是吸收的、酝酿的年龄,十三岁之后是理解的、表现的年龄。所以该吸收的时候给他吸收,该理解的时候引导他理解,这代表吸收不一定要理解。

   那么我们给他吸收什么东西才对人生有重大意义?就是吸收重要的、有深度的教材,所以越早的时候教越深的教材,这就是把教育的内容来配合教育的时机了。当然,不是越长大教越浅的,而是凡是要他吸收的教材都要是重要的、有深度的,凡是给他理解的教材,都要按部就班、从浅到深、由易到难。

   对照我们现在体制教育,就是从西方学习来的教育,我们就只知道人类有理解的能力,不知道人类也有吸收的能力,就不给孩子有所酝酿。所以现在体制教育最重大的失败就是一个人没有内涵。只有知识而没有内涵的人,一方面知识不能有正确的应用,另一方面,其实,他的知识也达不到最好层次,他也不能有好学的精神。

   总结来说,教育的时机大分为两个阶段,教育的内容就要大分为两类,一类是酝酿的,从深的学起,一类是理解的,从浅的学起,十三岁之前正好是学深的东西,这是对于人性的正确的把握而来的恰当安排。

   有很多人就会接着问,怎么教呢,这么小的孩子,理解力又不很好,一下给他很深刻的教材,怎么教呢?其实教学的方法就是,该怎么教就怎么教,用最自然的、合乎人性的方法——他能够吸收就给他吸收,他不需要了解就不给他了解。什么叫吸收,就是让他多接触、多输入,其实就是多背诵,作为一生的储藏,就是先给他一座宝藏,将来任凭他去开发一生。我们现在都教育就是没有给他一生才华智慧的基础,所以长大后才华有限,而毫无智慧。

 

   问:但是有些家长一定要看到这个结果,认为您只是一家之言。

 

   答:当然我是一家之言,但不是普通的一家之言,什么是普通的一家之言,就是有很多家,他只是其中一家。既然能够成为家,其实他也有相当的功力,也有相当的真理性,所谓真理就是从人性出发的学问,不过有的偏向于人性的这一边,有的偏向人性的那一边,所有就有各家的说法,那就是一家之言。一家之言都有他的成就,都值得尊重,都值得效仿,但是如果有一种学问,是考量了整个人性的全面,他也可以说是一家,但这个一是整体的一,那是涵盖所有其他各家的,不跟各家冲突,而居于各家之上,而笼罩各家的。我认为我是第二种一家之言。

问:就这八十年的教育来讲,有什么现象能够支撑您的一家之言?

 

   答:我们中国近八十年的教育,大体都学西方,尤其是学美国。美国的教育是根据他们教育学者的学说而来,那就是典型的一家之言,哪一家呢?知识、科技。

   你说知识科技不重要吗?当然重要。知识科技也是人性应当开发的学问,假如一个国家没有知识没有科技,他这个民族是没有发展完全,但是,人生只有知识和科技吗?这样一问,就知道,噢,原来他是偏向了一边的家。然而中国近百年来就是走的这一家,那么我们就问,这不对吗?不能说不对,我们这样做教育是应该,但是我们很少去问,这够吗?所以问他对不对,是第一层次的智慧,一般人都很快会问,这个对不对,但是问他够不够,是第二层次的智慧,这就很少人知道,那么我们现在考虑的就是够不够。要问够不够之前首先要知道他对不对,只知道对不对就不知道他够不够。所以,只知道他对不对就是一般的一家的看法,还知道他够不够,就是整体一家的看法。

 

   问:还有一种说法,发展中国家更重要的是科技,因为美国比中国可能是前进了一百年,他可能需要一些回归,而我们现在正在发展当中。

 

   答:不是发展不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只要是人,只要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要对人性的内容有所开发,只是有的民族的心量还不够大,眼界还不够长远。所以开发中的国家心量要放大了,眼光第一次看到远处了,一个未开发的国家,也可以立刻变成开发中国家,一个开发中国家只要三五十年就可以变成已开发国家,为什么,因为都来自于对人性有没有注重、有没有开发、有没有努力、有没有成果。

   现在每个国家都要对人性进行总体的开发,知识科技是比较重要的部分。并不是发达国家就不需要注重了,发展中国家就一定要注重,而是每个国家都要注重的。

   但要知道,人性是可以多方面开展的,你注重知识科技的开发,也不会妨碍人文、文化、性情的开发,所以近几十年来的中国学者大概都把人当动物看了,甚至把人当物看了,他就不知道人性是活泼的,人性的所有内涵是可以同时开发而不相妨碍的。

   发现中国缺乏现代科学知识,就努力去学科学知识,但如果认为要学科学就要先打倒自己的文化,这是把人当动物来看,把人当茶杯当桌子来看,这是污蔑了人性。一个科学家也可以做一个有德者啊,难道科学家就去做科学怪人才是科学家啊,教育同时可以教他文化,可以教他知识啊,为什么你注重科学就一定忽略文化呢?

   有人认为我们是一个过度,要学习西方的现代化,科学与民主的价值观。科学与民主没有错,但是我们要问,这样就够了吗?如果你同时可以兼备,为什么不兼备,所以几十年来中国人的思想就是我如果面向哪一边,就必须抛弃另一边,这就是把人当物了。

   人是人,有智慧的人是同时可以兼备,我们的教育是两面都可以同时注重,而两面都注重,他还可以相辅相成。所以注重了人文教养并不妨碍科学成就,反而助长科学的成就,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善用科学、善用知识,这才是完整的人生。

 

   问:您虽然没有全盘否认西方的教育,但您认为他是缺乏的。

 

   答:是的,这是西方教育的盲点,也是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之所以会日渐衰败的原因。(您说的衰败具体指什么呢?)就是美国兴盛了两百年,他是否能继续引导世界,这问题就出在教育的不完整,所以整个社会人心的不健全。中华民族如果真的未来要领导世界,必须好好思考教育问题,以整全的教育思想教育出整全的人才,所以必须是整体的一家之言,依照这个来做教育,开发整个人性。

 

   问:我们回到第二个大问题,就是教育的内容。

 

   答:刚才讲教育的时机要把握,怎么把握,我们有两个问题,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说教育从应该开始的时候开始,教育开始的时候要教什么,我们就说应该教什么就教什么,至于用什么方法,我们就说应该怎么样教就怎么样教。

   这样说,好像绕口令,好像没有回答,其实已经回答,一些善于思考的人就会去寻找答案。如果还要再问下去,也可以再回答,如果由我来回答,就刚刚好符合所问的人心中的答案。所以我常说我要讲的理论,不是我一个人的理论,是讲一切人的理论,我的主张,不是我个人的主张,是每个人共同的主张。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不可以到处去跟人家宣导这样的理论,因为这有可能是一偏之见,如果一些不会思考的人,他被你引导到一偏的路上去,那是害人的,我不敢害人,所以我都说应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有人问,那你说的应该是什么,我就说,你认为什么应该就是什么应该。如果他不知道,还要问我,我就说出來,每一步都问,你是不是这样想,假如你也这样想,你就应该这样做。是你照自己想的做,不是照我的去做,不是吗?

   我说,教育开始的时机是应该开始的时候开始,你可以再问,什么是应该开始的时候?我们就说他可以接受教育的时候就可以开始了,如果不明白再问,什么时候是应该开始的时候?那就是有生命的那一天就是开始的时候,继续再问,这么小教他什么?就说应该教什么就教什么,如果再问,什么是应该教的?就是他能够接受什么,或者说什么教材能够对人生有意义,而且有重大意义,你就要教这些,不是吗,难道你教他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吗?

   所以我们呼吁,都要懂得教育才来生育孩子,有人会问,教育的问题那么复杂,我们怎么会懂?我说其实人人都懂的,那些所谓的教育专家,只不过把人人都懂得的道理说的比较明白比较有道理而已。(您是专家吗?)我不是真正的专家,因为真正的专家,是专门在某一个问题上钻牛角尖的人,所以专家是对很小的事情知道很多的人,我不是这种人,我也不希望成为这种人。(您是那种人呢?)我是通家,因为我通达各种专家,我知道各种专家的优点和缺点,我利用他的优点,改善他的优点,我能否做到,暂时不能说,但是我有这样的心愿。你如果能够做到,就是圣贤之人,但是你愿意这样做,至少是一个君子之人,一个好学者。

   一般的专家研究出來的理论都有道理,都有用,但是我们要有贯通一切的见识。有一种说法“专家专家,专门骗人家”,其实专家没有骗你,专家很老实,他都告诉你,我在这一方面做研究,我的研究成果是这样,反而是一般人被专家所骗,因为专家讲的有道理,他就认为这是一切的道理,他把片面的道理当成完整的道理,所以他被专家所骗。不过也有些专家自己并不了解,他讲起话来振振有词,把自己的一偏之见说成看到完整的真理,他这样向大家宣导他的道理,这也是骗人。所以有的专家本身是糊涂的,产生了骗人的效果,但有的专家不糊涂,而听的人是糊涂的,于是他受专家所骗。我们以后对于道理都要这样来看。

   (五四以来的人都是糊涂的吗?)

   人大部分是糊涂的,因为人本来就是糊涂而生。一般人都有相当的理解判断能力,所以他对于一个有道理的理论,很容易了解,也愿意去跟随实践,但是比较少人能进一步问完整不完整,所以一般人是糊涂的,尤其当教育没有教导人清明,更加使真个民族糊涂。

   糊涂不糊涂一下子就可以看出來,只要偏执就是糊涂的,比如用西方打倒东方,这一定是糊涂的,用现代打倒传统,这是糊涂的,用白话文打倒文言文,这当然也是糊涂的。只是很少有人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现代化是有意义的,所以一般人只看他有道理有意义,就跟着走,那么他忘记,传统也是有意义的,有另外的道理和意义。西方当然是有很大成就的,但是你崇拜西方为什么就忘了东方呢,为什么把东方打得一文不值呢?这不是偏见吗?这不是骗人吗?你跟着他走不是被骗吗?这本来是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被骗,因为人本来是糊涂的,能够有第二层次思考,能够反省的思考的人是很少的,尤其是近百年以来的教育没有教国民做这种反省的思考,所以能够思考的国民是不多的,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思考不到。(您怎么具备这种思考能力?)我聪明嘛,(笑),其实不是,我尊重道理嘛,我有良心嘛,(那就是说大部分中国人都是没有良心,不讲道理的)是良心不清明,道理不真切,所以就糊涂了。比如说一个做教育工作的人,在学校里教的是西方那一套,整个体制也是那一套,他在整个时代风气中,纵使有一点反省,也不能够反省的很透彻,纵使想要改善,也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所以就装作糊涂,认为无可奈何。其实不是无可奈何,你如果知道真理之所在,就要为真理所奋斗,纵使跟别人都不一样。这不是故意要去愤世嫉俗,也不是要哗众取宠,也不是要独树一帜,而是道理在哪里,就跟着道理走。但是一般人不这么想,他要随俗,以前我是怎么学的,现在人家是怎么做的,我就这么做,现在多少百姓知道教育有问题,大家还是把孩子送去教育,都知道自己这辈子没有很大的,不要说成就,就是对于他的一生是辜负的,但是还是把他的孩子推向这条路。这是人性的脆弱。

   (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会多一点)

   也不一定读了很多书的人才有,每个人都会有,都应该有,但是很难让每个人都站起来。(那是缺乏什么?)追根究底还是教育,我们没有给我们的国民做这种悲天悯人,或依理而行,依良知而行的教育,于是我们的国民没有志气。

   不是问题很难,而是时代风气造成以后,没有人来反省他,或者说反省的不深刻,或者反省深刻的也叹一口气,认为做不到,也就跟着糊涂下去。(根本问题就是从最早的时候让他接受什么教育?)这样激发他的志气的可能性增多一点,教育只是给予可能,给予期待,不能说做什么样的教育那么每个人都能成什么样的人,因为教育不是工厂的量产。

   但有的人说,这个时代里面大家都这样,你能够改变时代嘛?每个人都这样说的时候,每个人都在装糊涂。我们应该这样说,时代风气虽然都如此,但如果有一个人不如此,就能对时代做一点改善,如果有两个人三个人五个人十个人都如此,都在教育上做一个根本改善,影响的人会更多,那么经过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风气就转了,但是很少有人做这样的事,这是很奇怪的事,我也不明白。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0)
90.9%
踩一下
(1)
9.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在线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