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录文集影音视频 读经理念 百问千答 影音下载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王财贵专栏 > 影音视频 >

视频: 教育的智慧上(20130519都江堰)

时间:2013-11-03 21:06来源:未知 作者:王财贵教授 点击:
謹以此文敬賀先生癸巳年讀經教育全國城市巡回公益演講圓滿! 先生和諸位同仁辛苦了! 癸巳年王财贵教授读经教育城市巡回公益演讲(都江堰站) 教育的智慧读经 主讲人:王财贵教授 时间:2013/05/19 地点:四川农业大学(都江堰校区)活动中心 记录:清和 教

 

謹以此文敬賀先生癸巳年讀經教育全國城市巡回公益演講圓滿!

先生和諸位同仁辛苦了!



癸巳年王财贵教授读经教育城市巡回公益演讲(都江堰站)

     
                    教育的智慧——读经



主讲人:王财贵教授

时间:2013/05/19

地点:四川农业大学(都江堰校区)活动中心

记录:清和



教育的智慧--讀經(上)

http://bbs.gsr.org.tw/cgi-bin/topic.cgi?forum=14&topic=786&show=0



第一堂


我每一次都讲真话
  谢谢主持人,谢谢主办单位,谢谢刚才主持人的介绍。我是第二次到都江堰来,上一次是十几年前了,是来旅游。这一次是真正到都江堰这个地方,也要住几天,而且又来到这个有名的学校跟我们这么多的朋友见面,我非常高兴。

  那么,我到我们这个学校里呢这两天都承蒙校长以及校长夫人的热情接待,他们特别邀请我住到他家里面去,我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把他们的主卧房让我住,他们两个自己亲住客房。(众鼓掌)都江堰从古以来就很有名气,这里的风景很好,空气很好,那么人情又这么好,我想我以后如果移民会移到都江堰来。(众鼓掌)

  不过,我每一次到每一个地方都这样说。(众笑,众鼓掌)但是,这一次说的是真话。(众笑,众鼓掌)因为我每一次都讲真话。(众笑,众鼓掌)包括我等一下要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

  不过,有些真话令人很喜欢听,就像刚才所说的这些真话是很有温情的,很坦荡踏实的;那有些真话呢会惹起一些人的不安或者情绪,那么也就是所谓的“忠言逆耳”啦。所以,等一下我所有的讲话如果你听起来觉得很坦荡、很温馨受用,那请你就表示你的高兴,那表示高兴最好的方法呢就是热烈地鼓掌。(众热烈地鼓掌)

  但是呢,如果讲到一些跟各位以前的观念不大一样的地方,甚至跟整个时代看法不一样的地方,或者跟整个世界有差异的地方,希望我们各位不要反应太过激烈。

面对不同观念的态度

  那这些不一样怎么办呢?也不是把它忽略,而是非常平静地公正地再重新思考。也就是说如果我所说的话,能够让各位不管是引起你的共鸣,让你愉快,还是引起你的震惊,有所讶异,都请我们各位都要重新再思考再定位。也就是说让你愉快的这些言论,或许是跟你以前想的一样,这个时候也要警惕啊,这并不一定别人的意见跟你一样就是对的。那么,跟你不一样的这你也要警惕,说不定你以前想的是错的,现在听到的才是对的。那当然也有情况是以前你想的是对的,现在听的是不对的。或许可以引起另外一种想法,就是可能你的跟我的都是不对的。那么,对的呢还要再确定一次,如果是对的要跟着这样做,如果不对的呢那要立刻改善,改善之后就是对的,那么改善以后对的呢也要照着这样做。如果我们一个人平常都能够这样,不止是听我的演讲能够这样。或我们透过听这个演讲而训练自己平常都能够这样子为人处世,那么人生是非常丰富的、充实的,随时都很光明的。那我们就会觉得我们是为自己而活啦,因为我们所思考的每一件事都是从我内心里面证明它是对的,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们所思考过的。如果这样纵使还有一些错误,这个错误很容易被发现、被改善,那么这样子我们才可以比较无憾,就没有遗憾。

教育的道理在哪里
  所以今天呐我不是来讲一个什么叫作“读经的教育”,因为如果我讲是有一种教育叫作“读经”,那么希望大家做读经的教育。如果我是这样讲,那么我们马上可以想到也有很多人讲教育问题啊,大家也都会提出一些他的教育的观点啦,那我所讲的可能是所有教育观点中的一个观念,那如果这样子我们各位可能要多费一点心来跟刚才的说法一样,来比较比较一下,到底谁说的是对的呢?除非所有的人都讲的一样,但是明明每一个人讲的都不一样啊,所以我们就要费心了,而且呢我们要永远地这样的费心,这是很累的。那我想着我说我不是来讲一个什么样的教育,那我要讲什么呢?我是希望我自己来讲的是教育这一件事,就讲教育,不是讲读经教育。不过呢,如果教育这一件事情,其中就必须包涵了读经教育这一环。或者是这样说:如果教育这件事情,其中的读经这个工作是整个教育这件事情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环,请问:你要不要做?如果要做,那就请你自己要立志去做,而这个立志是因为对道理的明白,所以今天我们要讲整个教育。那对于整个教育这件事情啊也要给它一个定位,这个定位就比较容易了,就是说教育其实是人生当中非常重要的、不可逃避的一个所谓的工程。这个工程不只是工作而已,它是工作而有一番的程序,乃至于这个程序啊拉的时间很长,甚至是从小到大,工程都停不下来。那么,如果教育是这么样重要的一件人生的工作,那我们要好好地了解教育这一件事。

  那么,如果教育这一件事情当中有很重要的一种工作就是读经,那就要对读经有很明白的认识,要不然读经没做好,教育可能就有缺失,教育有缺失,那么人生就不完满。那么,一个人生的不完满,不仅是自己受障碍,乃至于他会影响整个家庭、家族子子孙孙。那么,如果全国的教育没做好,那就影响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那如果全世界没有把教育做好,那么这个世界就不可爱,这个世界成为黑暗的世界。那么,因此我们把这一条从最低层的读经上升到所谓的教育,从教育再上升到所谓的人生,从人生上升到整个国家、民族、世界的命运。那么,一件事情能不能这样子所谓的“上纲”呢?有些事不能“上纲”的,或者说不必要“上纲”,就不需要把它提到这么高的意义。但是,有些事情呢确实是很大,这个事情影响很大,所以必须要“上纲”,所以以上我说的就是要我们重视教育这一件事情。

  那么,谁不重视教育这一件事情呢?这个有孩子的家长一定重视自己孩子的教育,不是吗?乃至于个人本身,每一个人都要自我教育,不是吗?那整个国家所谓的“教育是百年大计”啦,教育是国家的大政之一啊,所以国家当然重视教育。因此,我们说每一个人都重视教育。但是,现在要讲一个问题,我们怎么样才叫作重视了教育?是你认真去做教育代表重视教育,还是还必需有另外的条件,如果说认真做教育就代表你重视了教育了,或说甚至代表你可以把教育做好了。那么,我发现呐各位可能都是很重视教育的人,我们国家很重视教育的国家,甚至可以这样说:中国是全世界最认真做教育的一个国家,我们中国的孩子是最认真、最用功的学生。那么这样讲中国的教育应该办好了。那么,其实大家心里有数啊,不然!如果教育办好了,我们家庭就可以减除很大的烦恼,但是现在很多家庭都有教育的烦恼。

  前几年在台湾,有人做了调查,调查的是叫作“痛苦的指数”,就是哪一件事情最令民众痛苦?前几年台湾经济衰退了,有很多人都认为说:应该是经济问题让家庭受苦。其实调查结果呢痛苦的第一位是教育问题,所以教育令我们烦恼,令国家非常地担忧,大家都重视教育问题,而我们的孩子都很认真,家长很认真,老师很认真。有人说认真到什么地步呢?认真到痛苦的地步,叫作学生苦学,老师呢苦教,家长呢苦熬。学生苦学大家都知道了,书包越来越大,然后每天做功课的时间那么长,这是苦学。老师也教的很辛苦,尤其是还要评比成绩,老师自己已经教的很辛苦了,每次考试下来老师更是紧张。而家长苦熬是什么意思呢?一直熬,家长一给孩子受教育,那家长就很担心,那一直熬,熬到什么时候呢?熬到他不能熬为止,什么时候是不能熬了呢?就是这个孩子如果考了高考,考完高考那一天大概就放松了,因为考上他也管不着啦,考不上也没有办法啦,就熬到那一天。

  那么像这样子,这么辛苦地去办教育为什么我们还有教育的不安、不满、烦恼呢?所以我们现在要想,要得出一个结论:教育并不是认真就可以的,这是非常重要的结论,因为一般人并不会想到一件事情还有它背后的原因,那所以教育这件事情你当然要认真,但是应该不止是认真就可以解决的。那要怎么办呢?这个是很简单,这个每一个人都知道,就是要按照教育的道理去办教育,教育才能够办好。那么,这里我们就要想一个问题:我们到底有没有按照教育的道理去办教育啦?一般人很少去思考这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那么样的简单明白摆在我们眼前,乃至于天下的任何的事情本来就没有那么困难,这个它的道理都摆在我们眼前,问题是我们有没有按照这个道理去办这件事,天下的事情都是有道理的,这一个议题啊不需要再讨论,但是我们这里现在还要再啰嗦几句啦,让我们更加警惕。

  我再说一遍——天下的任何事物都有它的道理的,这个在古时候朱熹就曾经讲过一句话,非常有名啊,他说:“统体一太极,物物一太极”啊,“统体”就是天地宇宙整个合起来叫“统体”,“一太极”就是总的合起来是一个太极。那么呢“物物一太极”,这个天地之间有许多的事物,这个“物”啊其实就是事事物物,物包括事,但然事也包括物。古人的文章讲物其实就是事物,讲事往往也是事物统称,所以“物物一太极”就是任何的事物也都有一个太极。这个什么叫“太极”呢?看到这一句话觉得很深奥,“统体一太极,物物一太极”,因为里面有“太极”这个词语,那么我们看到这个词语啊就觉得比较高明、比较玄远,其实这一句话如果把“太极”这个词语稍微翻译一下,这个“太极”怎么翻译呢?因为在《易经》上它的这个形而上学的结构啊是这样说的,说是“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或者是用《易经》的原文是“一阴一阳之谓道”,所以太极是形而上的,这个作为天地宇宙之体,它是一个本体——太极。然后呢太极创生万物,太极用什么方式创生万物呢?用阴阳两种功能,这个阴阳称为“气”,所以叫作阴阳二气。那么,“一阴一阳之谓道”,“一阴一阳”就是二气的变化。那么“一阴一阳”不是一阴一阳之道,不是阴之道,也不是阳之道,而是能够足使一阴一阳的“之道”。所以阴阳是气,那么太极呢就是气以上运作气的本体,因此这个“太极”称为“理”,叫作理气两层。因此,“太极”如果我们知道原来它一直叫作理,那刚才朱子那一句话就是“统体一太极,物物一太极”,就可以翻译成——天地宇宙是一个道理,那么万事万物呢也都有它的道理。比如说这个一朵花,它有一朵花的道理;一根头发,当然有一根头发的道理,所以大的事物有它的道理,小的事物也有它道理。这一句话讲的就是不管是超越的有超越的道理,现实的事物也有现实的道理。
  那么,教育当然是一件事啦,所以我们的教育这一件事情,我们也应该知道教育有教育的道理。那么,你如果是办教育,请问:你要不要按照教育的道理去办教育?这还要问吗?所以每一个人都知道,但是现在我所要提醒的是——希望我们每个人都真的知道,真的知道什么呢?真的知道我们要办教育了,我们必需首先了解教育的道理,然后才可以谈到我们要去做教育。要不然,你做的是不是教育呢?这是很可疑的。那么,家长不得不做教育,首先对自己做教育,你难道对自己做了教育了吗?还有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你是孩子的教育工作者,你要给孩子做教育。那么,请问你了解什么叫教育吗?教育道理在哪里呢?如果不了解,你怎么对孩子做教育?乃至于老师来教学生,他当然在做教育,我们可以请问老师:你知道教育的道理了吗?那如果不知道,你怎么做老师呢?这样一层一层推上去,那我们会发现很少人去考虑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当他还不了解教育的道理的时候,他已经在做教育了,那不了解教育的道理就是糊涂,于是一群大糊涂就带出一群小糊涂,然后天下就一塌糊涂!就这样。(众鼓掌)所以,我曾经建议,建议我们政府啊要定一个法律,如果不懂教育道理的人,不可以让他生孩子,就这样子。(众笑,众鼓掌)你不是生了害人,所以我们今天就要讲教育的道理。

思考问题的方法
   那我讲教育的道理是我在讲啊,这是我自己的观念,是我的主观,什么叫主观呢?就是我自己为主,从我心灵里面产生的思考,我的观点,我的念头,这叫作我们的观念,这是主观的。那你听我的主观的观念,请问你要怎么听?是不是所有主观的都只是主观,如果所有主观的都只是主观,那我自己说的是我的,你有你自己的,那么天下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主观,那什么叫道理呢?道理是客观的,那我所讲的观念是主观的,那我今天说我要来讲教育的道理,那这是不是教育的道理了呢?这是很可疑的啊,所有各位在听我讲话的时候一定要很小心。怎么小心法呢?你要去听这个主观的观念,它是不是同时是客观的,因为主观不仅是主观呢,主观的观念也可以同时是客观的。那么,什么叫客观?就是它是合理的,合理的意思就是合乎人类的理性,人类是有理性的。所谓理性就是合理的性质,有合理的性质就是合理的性能,它有这种性质,有这种存在。这个人性当中有一种合理的能力,这种合理的能力啊自然会发挥它的作用,让我们知道我们所自己思考的。或说我们所听到的这些言论,是不是合理的。也就是说虽然我们自己想一套,但是我们同时对我们自己所想的这一套我们可以检查它,它是合理的呢,还是不合理的。假如你检查出来你所思考的是合理的,你讲出来别人用他的理性来接受来思考,最后他也会认为你是合理的。既然你是你想的是合理的,他也认为你想的是合理的,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是客观的啦。

  所以,我以下所讲的如果是我自己认为是合理的,于是就脱离我的主观,它是主观同时又是客观的,我希望我能够讲出这样的道理。然后你呢也用这种心态来思考我所说的话,你不可以用你的主观来判断,你要用你客观的能力来判断,于是很可能你的看法就跟我的看法一样。那假如我们的看法都一样,你也不可以认为这就已经是客观的啦,因为可能你跟我的思考主观上有这种思考,它 还不足以当客观。要到什么地步呢?要到你身边的人也这样想,乃至于我们这个全体都这样想,全体都这样想也不一定是客观的,乃至于你会有一种心理想——全世界的人都应该这样想才对,当这样子就差不多了。(众鼓掌)这个你就比较有自信了,所以不可以因为自己的主观而有自信,是要因为客观而有自信,而这个客观是因为道理就是这样而有自信。当道理就是这样的时候,天下人所想的都一样。

  那你现在不要害怕啊,天下人想的都一样,那岂不是“一言堂”了吗?所谓“一言堂”是有些人的主观,然后大家不敢反对,这叫“一言堂”。如果那个人不是主观,那个人也能够克制自己,他用客观的态度来思考问题,那么大家也有以客观的态度来思考他的思考,这样子大家的看法一致,这不叫作“一言堂”,这叫作“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呀。乃至于不止是我们之间人是同此心的,心是同此理的,乃至于我们跟古人跟后来的人也有这种“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地方。或者我们更进一步说,这个我们读圣贤书,这个所谓的圣贤他为什么能够成圣贤?我们为什么一直还鼓励人去读圣贤的书,其实这里面有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刚才所说的,这个圣贤并不以他的主观来做人、来说话,所以他是通于人性,他从人性来说话,于是他就千古不变,历久弥新。像这样子我们读圣贤书,我们去跟着圣贤这样子思考,跟着圣贤走,其实不是你跟他走,不是你跟他牵着鼻子走,而是我们本来也应该这样思考,这样做人。在这个时候你就不能够说我们所谓定于一尊,当然我们是盲从,不思考,不理性而跟从叫作盲从。你因为思考而有理性,你跟着这样走,其实你是做你自己,你既做你自己之后,你会发现原来你做的事情跟圣贤一样,你也是圣贤。

  所以,我们对于如何思考问题是一种很重要的训练,这个人间之所有会有许多的麻烦,有许多的不安、烦恼,最后都可以归结到我们心灵不够清明,这个心灵不够清明你的思考,你的为人处世就不是客观的,而只是主观的,而这种主观我们称为“任性”,或是盲从。那以下我们正式开始讲这个教育的道理在哪里,我所讲的每一句话都希望大家以刚才所说的这种态度来面对它,每一句话自己心里都打一个转,这样讲对吗?如果对,不管你以前是不是这样讲,从今天开始要这样想;如果不对,你千万不要听我的话,你自己要去思考,你有了思考的态度了,你自己一定能够思考出你的一套。那我就恭喜你,你虽然做的跟我不一样,你也是值得敬佩的,甚至或许是你是真的对的。所以,现在有很多人都号称是因为听我的演讲,看我的视频,而开始给孩子做我所建议的“读经教育”,我都跟他说:“你是因为听我讲,跟着我这样做吗?还是你自己认为这样做是对的?”我都还要问这一句话,今天也是这样的态度,所以请各位要打起精神,虽然我讲话很啰嗦,但是人生只要啰嗦一次,以后就不必再啰嗦了,你看今天你是很有收获的啦!(众鼓掌)我希望我只讲一次,听到的人都了解了,完全了解了,而且可以自己去演生自己其它的道理,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为人。

教育的目的
  那么,教育的道理在哪里呢?首先我们要问教育的目的是什么?这个是比较高深的问法啦,那么我们今天不必讲的太高深,所以我对这比较高深的就随便提拨就好。那么,我们大家自己平常再去思考教育的目的在哪里?这是所有教育的书,讲教育的理论的书它的第一章所要讨论的问题,因为做一件事情,我们总是要先知道它的目的,我们才能够开始做,就好像你要去旅行,你总是先要有你的目的,你才可以说你出发,所以《大学》上说“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物有本末”是很容易了解的,有本才有末嘛,所以本放在前面嘛,叫作“物有本末”,先有本再有末。“事有终始”,事情呢是先讲终,再讲始。那么,为什么先讲终,再讲始呢?刚才说了,你没有目的你怎么开始呢?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也先要了解教育的终点在哪里?教育的目的在哪里?我们才开始做教育。

  那么,教育的目的在哪里呢?当然很不容易了解啦。不过呢,不容易了解是指你要把它用学术的、理论的分析说明清楚是不容易的;不过,我们要笼统地去把握,我们有一种直觉去把握,那是很简单的。应该是每一个人都懂教育的目的在哪里?现在各位想一想,你知道吗?你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吗?如果你以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那你真的是糊涂人了,对教育是糊涂的,所以今天要开始想教育的目的在哪里?我先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但是你不能不有这个问题在你心中,你不能不解决它,有个人的解决没关系,但是要先解决,所以,请问:教育的目的在哪里?那么,其实我说每个人都可以直觉地把握,而且八九不离十,因为教育是眼前的事情啊,有时候越大的事情啊是越简单的,那么越高深的道理呢是越明白的,所以大道至简呐,所以是一件人生大事,而要问它的目的又是那么样的深远,你千万不要认为那我怎么知道呢?其实大家都知道。那我用一个比较明白的方式,我提供给各位作参考,看看你也是不是这样想,或说这样说是不是也差不多了,那就可以了。

  所以说教育的目的在哪里呢?我们说教育的目的在开发人性,就这样,所以我们可以把教育定义为——开发人性的工程。各位,你想这样子好吗?教育是开发人性的工程。如果你觉得这样讲很有道理,你接受,就请你鼓掌。(众鼓掌)这里含有两个意义:第一个应该是教育可以开发人性;那么第二个意义,教育就只为了开发人性而设计。那这个教育是开发人性的工程,那我们可以再问:为什么说它是开发人性的工程?如果人性不能开发,那无所谓的人性开发,那你怎么去开发人性呢?还有,难道教育只开发人性吗?那么,人有人性,这个讲法我们先承认一下,人有人性。那么,也就是说万物都有它的性,刚才说了这个“物物一太极”,也可以说这是它的性。不过,天地之间各种的存在,有的是无所谓开发的,各种存在都有它的性,无所谓开发不开发,比如说一颗石头,这个我们很难说开发石头的性,一只狗,一只猫,我们很难说是开发狗性、猫性。但是,对于人性呢,哎,我们比较能够承认人性说,噢,人性是可以开发的,而且是需要开发,它才能够显现出来,或说它才能够显现的比较完整、比较完美,那么这种让它显现的比较完整、比较完美的工作就是教育啦,就称为教育,所以我们对于一颗石头,我们比较少说我们要去教育一颗石头。

  虽然,古时候有一个人,这个道生啊他去跟石头说法,这个道生魏晋时代的一个中国和尚,道生。那时候啊佛经陆续传到中国来,有的还没有传来完全,传来半本。那么这个道生啊读到佛的《涅槃经》,然后他就下了一个断语,说:“众生皆有佛性,众生皆可成佛”,这个他这样一样呢受到许多的他的道友的攻击。因为原来所传来的佛经啊,都认为有些众生是不能成佛的,比如说一阐提是不能成佛的,没有说每一位众生都有佛性,因为一阐提叫作断佛种的人,不是人,断佛种的众生,他断佛种呢,他断善根啊,这个佛种、善根都断了这个存有是不可能成佛的,他没有佛性。但是,道生说众生,他悟出来一个道理,众生皆有佛性,众生皆可成佛,于是道友都攻击他。那么,乃至于呢把他逐出师门,不仅是逐出师门,通知所以天下人都不可以再收纳这个道生这个和尚,那么道生被赶出来,他临走的时候就说:如果我所讲的话是错的,那么我就全身呐化癞裂而死;那我如果讲的话是对的呢,我临终的时候啊我一定是坐在法坛上。他已经是讲法讲到临终,讲到死,他临终时候坐法坛,他荼毗他火化之后啊他的舌头啊他的舌头不烂,他就这样发誓,结果他就离开了。离开了之后他心中有许多的领悟啊,他想要说法啊,他没有人听他说法啊,他就到小溪旁边,然后石头摆一摆,把溪里面的石头摆着,然后就对石头说法啦。那他一说啦,就对石头说:“众生皆有佛性,众生皆可成佛”,那么石头呢居然也点头,说:“对的,对的,你说对了。”这叫顽石点头啦。那么,后来整部《涅槃经》都传过来了,果然《涅槃经》上有这一句话,就是“众生皆有佛性,众生皆可成佛”。那他的道友呢就非常惊慌,马上把他再请回来,结果他就一生说法,说到死为止。他死了以后坐在法坛上,然后火化的时候呢,火化以后啊他的舌头还是鲜活的,这个舌头火化不掉,所以满足了他的誓愿。所以,这个道理啊是天地间的道理是真是一个道理,能了解的就了解了,那么不能了解的人呢他或许需要等待机会。

  那么,现在我们说到这个所谓的人性,那虽然我们不必讲的那么高,但是至少人跟其它的存在是不一样的,至少我会知道人似乎有一些人本来就深藏在我们内心中的,所谓的潜能啊,潜能的意思就是潜在的能力,所谓潜在的就是还没有发出来,还没有表现出来。那这个所谓潜能还没有表现出来是因为他年纪还小,还没有表现出来呢,难道他年纪大以后就表现出来了吗?还是他也必须透过某些协助、某些努力才能够开发出来呢?那么什么协助、什么努力呢?依照我们对于人,我们现在把它缩小到人这个地方来讲,因为讲出去太多了,我们缩小到人,而且是一般我们所说的教育这一件事情来说,我们一个人似乎有他内在的潜能,而我们都长大了,作为人家父母、老师,我们都会觉察到好像有些能力,有些潜能啊并没有开发出来,而且这一辈子可能也没有把人性做全部的开发。那这不是一种遗憾吗?虽然我们并不一定都能够把人性全部地开发,如果把它全部地开发,我们称为圣人呐。但是,当我们要做教育的时候,甚至我们要做教育之前,我们如果连人性都不认识,或说我们不把开发人性作为我们教育的目的,请问你怎么做教育?你对着怎么方向做教育?你的理想有多高,而用这种理想来教育你的下一代?如果理想很高往往“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啊,你都不一定达到理想,如果你的理想就比较低,那请问:你怎么可能教出一个高明的下一代?还有你的如果非常的明白而正确,你都不一定能够把一个孩子教的非常的完满,何况你如果走偏了呢?那你岂不是对他产生障碍了吗?所以,先要了解这个目的,而这个目的就是所谓的对人性的开发,于是我们就要去了解什么是人性?我们有没有以人性的开发作为我们教育的整个理想之所在?

人性的答案
  那么,什么叫作人性呢?并不很了解。不过,我们刚才说人总是有一种直觉的能力,你要完全明白地说不容易,但是恍恍惚惚你是有所把握的,叫作“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所谓的“八九不离十”啊。那么,什么叫人性呢?我这里也建议一种思考的方法提供你参考,你有自己的思考方法,你去思考;如果没有,你按照我这样的方法,或许也可以大略地去把握这个所谓人性。那我们要把握人性,我提供两条路线:一条路线是人性内涵的全幅性,就是人性有多少内涵?或说我们内在的心灵啊有多少可能可以被开发?如果对于整个可能你不认识,你或许只开发了某一边,那或许只开发了某一个层次,那刚才说了这就是你还没有开始做教育,已经对我们下一代给他设限了、障碍了,等到他将来想要自己开发的时候,那可能就不容易了,所以对人性全幅要把握。

  第二点,既然这个生命是一步一步地成长,那我们要去思考另外一个问题:人性发展的全程性,就是人性怎么发展出来的?刚才说人性的全幅内容有那么多,但是我们怎么一步一步地发展、开展出来?这个所谓一步一步地开展出来,我们会很快就想到——有许多重要的能力,可能在他发展的前期就要注意,而这个时间一去不复返,人的成长也是一去不复返,假如前期没有做好,可能对后期也产生了障碍,那前期是谁来做呢?前期都是由于首先是家长,后来是老师,等到一个人成长到生命相当成熟的时候,他才能够自己教育自己,而等到自己教育自己的时候,往往错过时机了,所以家长跟老师对于人性发展的全程性,更要清楚地把握它,这是我对在教育中对人性的问题要思考这两个问题。

人性内涵的全幅性
  那我们再来说人性内涵的全幅性,到底人性有多少内涵?多少潜在的能力供我们开发?既然如果是潜在的还没开发出来,我们怎么知道呢?我们只能够去体会、去体贴。不过,现在并没有这么样的隐含,尤其是我们都是长大的人,你要做教育,可见你要对你的孩子做教育,对你的学生做教育,可见你是成人了,你是成人了就比较能够去思考这个问题,人性到底有多少内涵?或说我们放眼整个世界,我们也能够多少把握这个问题。那么,人性有多少内涵等待你去开发呢?我们可以讲一个最简单的大家都明白的一种说法,就是品学兼优啦!就品、学两方面。这不是大家都了解的事情吗?我们要让一个孩子品学兼优,品是品德啦,学是学问呢。我们现在马上就请问自己,我们做教育的时候有没有注重这两方面的同时开发,更进一步地再问:为什么讲品学而不讲学品?为什么讲品学兼优,不讲学品兼优呢?这里面可能含有一个大家的共识:就是品比学还重要。甚至更进一步说,可能我们把品教好了,学自然就在其中。就品可以包含学,反过来说学可能不能包含品,所以我们的教育要品学兼优,进一步要说品比学重要。如果人性有这两面,而这两面它的地位如此,请问:现在我们的教育是不是真的把握了这两方面,而且有明确的、清楚的把握?如果没有,请问我们的教育会成功吗?所以可能一切教育的失败跟烦恼,主要的原因就出在这个地方——对于所谓的人性的不认识,你的目标就定的不对,请问你怎么走到你理想的地方去?这里先要定位,你教育孩子的时候要有哪些内容?还有这些内容以哪一种内容为前提、为优先?如果品跟学大家觉得这个太简单了,我们都知道。

  对于我们常常讲的话,我们大家都认为是常识的这些观念了,我们往往会忽略,所谓“老生常谈”,我何必老远来听你演讲讲个品学兼优?我老早就知道了,是的,这叫“老生常谈”。那为什么“老生”,“老生”就是老年人了,为什么“老生”要常常去谈呢?因为它很重要嘛!这个年纪大的人他人生的阅历很丰富,所以他越觉得这一件事情实在太重要了,所以他才常常要讲,常常要讲,变得很啰嗦,所以这叫“老生常谈”,因此,以后啊对于所谓“老生常谈”我们都要特别注意,因为这可能是非常重要的道理,因此我们说品学兼优是非常重要的道理。假如我们时常把品学兼优这一件事情挂在心头上,我们的教育一定办的很好了,我们只要把孩子培养成品学兼优的孩子,那我们教育不就没有烦恼了吗?教育不就成功了吗?

人文与科技并重
  但是,品学兼优如果大家认为太过平常,我们就再讲一个比较不平常的吧,就是现在的很多学者都说,我们朋友人才啊是要科技与人文并重,那科技跟人文不是品、学两方面吗?但是,说科技跟人文这个词语啊,这样讲我认为是不大对的,应该讲“人文与科技并重”。(众鼓掌)所以古人呐,古人的思考往往都比较清明,所以古人从古以来就讲品学品学,没有讲过学品的。现在的人呢说科技与人文,也有人讲人文与科技。但是,假如讲人文跟科技是对的话,就不可以讲科技与人文。现在这个社会呢往往讲科技与人文的人比较多,就代表现在这个社会是混乱的社会,因为头脑混乱,所以社会混乱,以后啊要讲这两个词语请你讲“人文与科技并重”,这样讲,不要再讲“科技与人文并重”。你认为这还不是一样吗?不一样!这代表你头脑当中,是不是有给我们的学问、人生总体的学问给它定位,这也关系到你孩子的命运,也关系到国家、民族,乃至于全世界的命运,看你把人文摆在前面呢,还是把科技摆在前面?大概只有中国把科技摆在前面的,全世界各国尤其是科技先进国家,他们是不会把科技摆在前面的。

  这个我看过一个故事啊,在外国有一个有名的学校,有名的大学,开学典礼是迎接新生一年级的新生,这个理工科是坐在一边,文科呢是坐在一边,校长上台了,先对理工科的学生说:“啊,你们是社会前进的火车。”理工科的学生热烈鼓掌,你们文科的学生就有一点不自在了,校长转头过来跟文科的学生说:“你们是社会进步的火车头。”(众笑,众鼓掌)大家鼓掌。那火车头应该摆在前面嘛,所以人文跟科技才对嘛。

  那现在我们马上想一想:我们自己已经这么大的人了,请问我们有没有人文与科技这个并重,我们的生命是不是人文与科技都有相当的成就?还是偏向一边?还是两边都无所谓成就?那就可以知道你自己所受的教育,或者你自我教育有没有成功啦。还有我们马上想到——现在我们的学校和我们家庭在教我们孩子的,到底有没有这个意识让他人文与科技并重?如果没有这个意识,你是教不出这样的人才的。所以,现在我们一直感叹我们社会没有人才。这个钱学森在2005年就对温家宝先生感慨——为什么我们中国一百年来培养不出大人才?这个感慨要从它最深的理由是什么,你知道吗?最深的理由就是我们的教育根本没有想要培养大人才,甚至连什么叫大人才都没有观念,你连大人才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观念,你怎么可能培养大人才?所以先要有观念,先明白道理,才努力去做。这么多人口的一个中国,应该人才辈出才对,而结果没有人才,最深的原因就是连什么叫作教育的目的都没有把握好。

  那么,如果从品学兼优这样的排序——人文与科技,我们想:一个国家是科技好了,它能够带动人文呢,还是人文好了能够带动科技?这个要想一想啊,有主从本末嘛。那么,一般人其实都很明白科技是中性的,科技是没有方向的,所以科技当中并不能够产生人文,而所谓的人文呢它是总体的,它是一种智慧,有总体智慧的必定能够包含、涵摄科学,或是能够催促自己也去学科学,可见人文是在前面的,是优先的。

  好了,人文与科技我们如果认为也是一般的见解,我们再进一步我们再说东西文化。最近一百年来不是东西文化互相激荡吗?其实不应该在一般人的观念不是互相激荡,是西风东渐,西风压倒东风;我们中国呢是打倒自己的传统,要全盘西化。可见东西文化这两种表现我们必须重新思考,重新思考它们的价值,而且重新替它们定位。这个人类已经有了这样的表现啦,这个表现呢都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其实就是因为它合乎人性的,它从人性出发的。假如它不是从人性出发,第一点,它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第二点我们不可能觉得它是有价值的。那么,古代的人他或许只知道自己民族的传统,到现代东方跟西方两种文化互相照面,请问:东方文化有没有价值?再请问:西方文化有没有价值?它这两种文化都有价值,请问:这两种文化一样不一样?大家都知道这两种文化显然不一样,但是它如果都有价值,就可以代表它都是发自于人性,可见人性当中至少有这两种内涵。刚才说教育要开发人性的,要总体的开发它的内涵,请问:我们要不要面对东西文化的总体,来对我们的下一代或对我们自己做教育?假如没有这种见识,而像五四以来我们要打倒传统,我们要全盘西化,请问:这样对得起人性吗?所以,假如我们现在心中还存着这种观念——传统是不要了,只要西化就好。可能在我们还没有给孩子教育,就已经障碍了他,我们已经就告诉他:你的人性只开发一边就好了,另外一边是不要开发的。各位,有没有这样子的愚昧的家长跟老师呢?这样想,想说:孩子啊我们只开发一边就好,一边你不要开发它。好像没有这样愚昧的家长、愚昧的老师。不过,你再深刻地想一想:是不是全天下的家长跟老师都都这么愚昧,他不想愚昧,但是他已经都这么愚昧了,这个问题不是很严重吗?这不需要我们重新再思考重新把它再定位吗?而且作为一个中国人更不应该有这种想法。我现在并不是说:这个做一个中国人我们一定要复兴、一定要继承中国文化,先不这样说,不可以只是这样说。我们应该怎么说呢?我们应该也是客观地来考查一下,所谓的中国文化是不是合乎人性的,是不是从人性中发出来的一种价值?假如是,你为什么打倒它?你难道为了吸收西方文化,所以就打倒中国文化吗?而且既然都是人性所在,你何必要为了吸收西方,你就要打倒东方呢?你能不能两面并存呢?就好像刚才说了品、学何必冲突呢?人文与科技何必冲突呢?中西文化何必冲突呢?

  好,大家都认为中西文化或许不必冲突,进一步说它是可以融合的,更进一步说它本来就是同一个人性的两种表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们不把中西文化总体的表现,订成我们教育的我们所要追求的理想?何况,我们中国人讲中西文化,你想说中西文化总是中国文化在前,西方文化在后,因为我们是中国人嘛!那我们请问:西方人他谈到这两种文化,他会说东西文化呢,还是西中文化?当然呢西方人这几百年来是看不起中国来啦,最近以来啊比较用一点心来看一看所谓的中国或是中国文化啦,那么称为“中国热”啦,或是“中国文化热”。但是,“中国热”是有的,要学习中国的语文,然后想要跟中国做生意是有的。至于“中国文化热”,也就是对于中国文化的热情啊、热心啊目前还没有看到。或说还小,因为西方人他们的历史啊对他们是不利的(就是历史的发展对他们不利),因为他们近三百年来都很强盛,尤其是近一百年来更是号令整个世界,所以他们看不起东方文化。

  东方文化是不是人性的发展的结晶,是不是很重要的人性的表现?假如是,就不止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所以我要复兴中国文化,我要继承中国文化,而乃是我是人,所以我要继承中国文化,我要发扬中国文化。如果是站在这种心态上来说,就不止是中国人要复兴中国文化,西方人也要来学习、来发扬中国文化。各位,请问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你对所谓的中国文化?你是排斥的呢,还是冷淡的呢?还是你是有向往的?但是,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所以我要对中国文化有所文怀,还是你认为这本来就是人类重要的智慧?即使我不是中国人,我也要去继承它,我也要去发扬它。各位,这是有关于一个人的见识,也可以说一个人的智慧,希望把这个问题你自己想清楚,今天我们不能够再引申出去,再来讨论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非常非常重要。不止是对整个国家、民族的发展很重要,是对每个人自己你的生命,你要往哪里去,都是很重要的啊!

  那么,我们现在就先讲一些比较独断的结论吧,我们就说:中西文化可能是人性的总体内涵了,也就是说人类在这一期发展了几千年,发展出这两种文化形态,可能人类也只有这两种文化形态,也就是说把这两种文化形态都尽其性了,我们人类就尽了我们人性了。那么,也可以这样说:你应该把两种文化当作你教育的总体内涵。至于怎么来设计呢?我们依照品学,依照人文与科技这样子的排列,我们也要说中西文化。进一步我们可以讲明白一点,就是清朝末年张之洞所说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啦。有很多人对这一句话是不赞同的,尤其是五四运动以来,更是讥笑的,认为它就是大汉沙文主义,就是我们自己的民族对自己太过抬举了,认为我们要作体,然后西方的文化作用。因为假如讲中西文化是两边,假如讲“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呢是上下,这个两边的思考跟上下的思考是不一样的,对你整个人生的意义(你人生看它的意义不一样),也影响到你自己对人性的认识的不一样。刚才品学是上下,人文与科技呢也是上下的排列,现在中西文化,你要不要做上下的排列?这个要思考一下啊。

西哲观念的人性
  我们可以更进一步来思考这个问题,用别种方式,用什么方式呢?我们不讲中西文化这样的表现,我们讲所谓的学问,就是抽象出来讲学问,不是落实地看中国文化表现,西方文化表现,是抽象地来看人类大体有两种学问。这个我的老师牟宗三先生这样说,说有一种呢是知识的学问,一种是生命的学问。生命的学问又可以称为智慧的学问,人类大概就有这两种学问。或说人类所有的学问把它作一个笼统的分类,就最简单的分类,分成两类:一类是知识的,一类是属于智慧的。如果这样来看,那么知识的大概就可以来说明西方文化的特色。智慧的学问呢可以来说明中国学问的特色,那么学问有这两种。为什么学问有这两种?而且可能只有这两种呢?我们再更进一步用更深的理论来说,就可以说是更抽象,或说更追寻它背后的道理。

  德国哲学家康德他研究人类的理性,刚才说理性就是合理的性质跟性能啦,我们人类都有合理的思考的能力,合理的决断的能力,只是有些时候我们为人处世的态度不清明,或是故意不清明,或是他训练不够、学问不够不清明。反正你的心灵不清明,你就不能够依照性而思考,依照理性来判断,其实人类本来就应该是依照理性思考判断的。那么,人类的理性它有两种的功能,有两种的用途,叫作人类理性的二用。那么,一种用途呢是思辨的使用,一种用途呢是实践的使用。所谓思辨就是思考跟辨别,这个思辨的使用最先表现的是逻辑,逻辑是人类理性啊,因为它很合理嘛,你的思考不合理或者别人的思考不合理,你是可以发现的,你也是合理才对,这就是逻辑,所以思辨的使用首先表现为逻辑,逻辑表现为数学、几何。数学、几何再来用它作工具,来研究世界上物的存在叫作物理、化学。那么,研究人间的事、事情的存在,于是就产生了一些所谓的人文科学。那么,像这一边,总之西方学问主要的表现都是因为从人类的思辨的能力出发,而一步一步地往前推,推到很深很细,结构非常的广大,而成为整个的西方学问系统。

  而人类理性还有另外一种能力,就是另外一种表现,叫作实践的表现,其实就可以说这是一种生命的实践,对于自己生命的意义、价值的思考、向往,乃至于付诸实行,使自己的生命更加的清澈、高明、广大,用中国的话来讲由仁德而通于天地之德。这不是思考的,这不是思考来的,这也不能成就科学,不能成就物理,这成就一种人品、人格,成就一种圣贤,像这样子都属于人类的理性。这个人类理性有这两种用途,而这两种用途我们可以这样想:思辨的用途成就了西方学问,实践的用途成就的是东方学问,我们这只讲大体而言,不是说西方人都没有实践,也不是说东方人都没有知识,不这样讲啊,大体而说。总之,人类有这两种理性表现,所以说有这两种学问。

  但是,康德又说了一句话,说实践的理性有优先性。因此呢人类理性思辨的使用跟实践的使用,这两种使用不是并列的,也是上下的,实践理性有优先性。意思也就是说,当实践理性要完全展现的时候它一定要涉及思辨理性,也要把思辨理性带起来,所以真正一个对生命负责的人,真正对生命开始实践的人,他一定会要求自己对于思考,对于科学也要有所涉及,有所了解,至少是有所尊重跟提倡。所以,思辨理性不能够涵盖实践理性,而实践理性呢可以涵盖思辨理性。

  我们用这一大段的时间啊来讲人性内涵的全幅性,也就是说整个人性的开发,应该能够成就这两方面,而这两方面本来是一个人性。而这一个人性不是东边跟西边的组合,它可能是上下的隶属,而这个所谓上下在我们中国人最容易了解了。这个孔子说“下学而上达”,有所谓上下;刚才说这个“太极生两仪”,这也是上下;佛教说真谛跟俗谛,这也是上下;说转识而成智,这也是上下。但是,作为一个人是上下都要兼备的,不过他有主从、本末的关系。

  那我们到现在就有相当深度的思考了,也就是说我们对于我们所说的教育到底要教一个人什么东西,我们有什么样的理想?我们一定要定在那个理想中,这是近一百年来中国教育所没有注意到的,以后要让它回归正位。回归正位可能可以这样讲,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让中西这两个文化不再冲突,而是融贯。

融贯古今 会通中西
  而且呢我们从中西文化再讲到古今,因为要打倒传统,全盘西化的时候,也随便带出一个问题,我们要打倒古代,我们要完成现代化,这都是同样的一种思考的方法,而产生的一种结论。我们刚才说东西文化不必打倒一边才能够,而且我们要全盘变成另外一边。现在我们说传统跟现代,传统跟现代难道是应该隔断的吗?还是传统跟现代是可以连续的,所以我们以后的头脑啊要从冲突、打倒这样子的态度,要从那里超越上来,要从那里解脱出来,不要头脑里面老是冲突跟打倒,而是融贯跟统一,就让我们的中西文化能够融会,让我们传统跟现代能够贯通,就是贯通古今啦,融会中西。这应该是我们对于人性全幅的了解,也就是我们教育的目的所在。(众鼓掌)

人性发展的全程性
  接着我们要讲人性发展的全程性,那么那么大的学问怎么发展呢?依照我们每个人的经验,我们都知道它可能是一步一步地发展的。那么,什么叫一步一步地呢?顺着时间慢慢地开发,到最后才可能够成熟。那么,这一步一步刚才稍微说过了,我们每个人都似乎有这种感受,就是所谓基础是很重要的,基础是很重要的。有了基础,将来才有发展的可能,这样讲我觉得还不大切中道理,因为“基础”这两个字啊是来说明教育的问题还不够贴切,虽然我们不一定要这样执着,但是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啊想清楚一点,用“基础”这两个字,我们解释“基础”这两个字可以让我们对教育的发展的全程,有一个更深刻的了解。

  什么叫作“基”?什么叫“础”?“基”是墙脚的意思,这个我们建房子,有墙壁,这个墙壁的下半段叫作“基”,甚至是埋在地下的那一部分叫作“基”。如果基打的很深、很稳,那么这个墙呢就可以建的比较高。现代化的建筑啊比如说台北的101大楼,那么高的大楼,其实它的基打的很深,它的地下室啊就已经二十几层。然后不仅是地下室,它还做泥柱、打桩,这个桩很大,打很多桩,这个桩一直打到哪里呢?一直打到地球下面的那个石盘,所以这个101大楼不是建在土地上,是建在地球的深处的石盘上,因此啊那个建筑师跟我说,说他设计这个101大楼,全世界这个最高的大楼,他说他是为一千年而设计的,这个大楼一千年不会倒。那么,因为它基打的很深,这个叫基。如果基打的不深呢,你这个墙一定建的不高,那我们教育也是一样要打基,这样才能够建墙,才能够建高楼。现在“础”是什么呢?“础”就是柱子的,承柱子的石头,因为古代的房子啊用木头做柱子,那么假如把木头埋在地下或放在地上呢,它容易腐烂,所以木头柱子不直接放在地上,要用一块石头把它承住,这一块石头叫作“础”。那么,这个“础”呢一定要比木头大,这个越大的木头啊这个础要越大、越重、越稳。假如这个础不够稳重,这个柱子啊就承不起来,因此我们说基础要打的深、打的稳,就是用建房屋来作比喻。

  所以,我们现在教育上也说我们要把基础打深、打稳,那么请问:把基础打牢、打稳,这个跟能够形容出教育的这种模式吗?我觉得还不够,因为如果把基础打稳了,你就停止建设了,这个房子还是建不起来。那我们教育是不是这样的意思呢,是我把地基打好了,然后不再做教育了,还是不能够成就呢?不然!教育这件事情啊,跟建筑不一样,建筑是物质性的存在,我们的教育啊是面对着生命,生命是活的。所以可能是这样子的情况,可能是我们把教育的基础打好了,它这个基础自己会生长,于是我们就不可以用“基础”这两个字,我们要用“本源”这两个字,正本清源呐。

  那么,什么叫“本”呢?树的根叫作本,所以树根扎好了,这个树木自然后成长。什么叫“源”呢?就是水源、水泉,地下水喷出来的地方,这个地下水一直涌现,于是就慢慢地形成河流,乃至于“放诸四海”。我们的教育你看是最先的教育是类似基础呢,还是类似本源?我认为是类似本源,也就是说你把前期的教育做好了,将来他就自己能够成长。如果教育是这么一件事,那各位我们就很放心啦,就是我们做教育工作,最最重要的是把基础做好,以后你就不必再烦恼了!

  那我们现在教育是不是这样子呢?我们现在所经验的教育是不是我们把基础打好了,后来就不必烦恼呢,越来教育越简单越轻松越自然,然后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瓜熟蒂落呢?假如不是,我们的教育如果是越办越困难,孩子越长大越难教,如果是这样,请问是为什么?是人生本来就是这么困难吗?还是我们教错了,我们没有把基础打好,甚至我们把基础打坏了、打歪了,我们的根把它弄烂了,最后呢是不是不能发展呢?告诉各位,不止是不能自我发展,乃至于它是往坏的方面发展。我们有没有去思考这个问题呢?为什么我们一百年来不出大人才呢?当钱学森这样问的时候,有很多人都加以释出、加以解答。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在大学教育、研究生教育这个地方找问题,我就没有看过有一个人是从我们的小学教育,我们的幼儿园教育找问题的。各位,难道教育是后来成就的事吗?所以,我们要对人性发展的全程性有一个清楚的考量,考量过之后你才知道你要用心于什么地方。

   那么,对于人性我作这两方面的分析,其实做教育工作对人性的了解这两方面也就已经够了。那么,教育是一件现实的工作啊,你这样分析难道有用吗?这样分析没有现实的用,但是它有指导性的用。那有指导性的用,我们现实怎么办?所以以下再落实下来再讲,针对教育而讲,讲教育的本身的道理,刚才是讲教育背后的道理,是要开发人性。而人性有多少内涵,人性是怎么发展的?现在讲教育本身它的道理,而这个讲教育的道理呢,教育是一件这么大的事,那么复杂,刚才说“物物一太极”,那么道理那么多怎么讲呢?所以现在我们讲基本道理。基本道理如果明白了,那些以下的细节都比较容易解决,乃至于不解决问题也不大,如果连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那成功的机会是很少的。因此啊我们就讲那基本的道理,而且每讲一句话,就请各位思考以下是不是这样子,我一直在提醒啊,你一定要保持你清醒的思考,是不是如此?如果是,将来就把握这个道理,往这个道理去做。

教育的三原则
 那教育的本身的道理在哪里呢?我提出三个所谓教育的基本原则,“原”就是原来的、本原的、本来的、基础的叫“原”,“则”呢就是法则、规律,所以教育有三个最基础的,或说最重要的规律,这三个规律在哪里呢?我提供出来给大家作参考,你如果自己原来有对教育有一些思考,你认为教育有哪些大道理,那你认为你思考的对也好。我讲这三个,假如你认为只有两个也可以,你说有四个五个也都可以。只要你经过思考了,然后再思考一次,就是说你经过你的思考,你明白了,然后再思考一下,你的明白是不是真明白。那这样子你有所决断,你就依照你的决断,不一定要照我的啊。

  那么,我说教育有三个基本道理:第一个就是教育的时机要把握;第二个就是教育的内容要把握;第三个就是教育的方法要把握。为什么提出这三个呢,三个叫作基本道理呢?因为它是由于刚才说的教育的背后的道理而说的。刚才说教育背后的道理有一点,是教育的对于人性的发展的全程性要把握,那发展的全程性其实放在教育的工作中就是教育的时机要把握啦,所以教育的时机把握了,就是对于人性发展的全程性有所把握,它就能够尽情地开发,依照程序而开发。    

  再来呢,教育的内容要把握。刚才不是说吗,我们要对人性的内涵的全幅性有所了解,这个你要能够尽情地去开发。那你怎么开发呢?你要用某些教材来开发它,我们教育要有内容嘛。这个内容我们去选择什么内容呢?就选择可以开发人性的内涵的教材,所以教材要把握。其实把握了时机、把握了教材,就已经把握了人性。那么,为什么还有第三个原则呢?第三个原则就是教育的方法要把握,这个方法是附带的,本来讲人性只有讲它的内容跟发展,我们讲教育只有对于发展讲时机,对内涵讲教育的内容就好了。但是,工作,一提到工作,教育是一种工程嘛,一种工作,一提到工作就要有方法,所以我们还要加上一项教育的方法要把握。那么,我们就可以把教育这件事情用一句话说清楚,就是教育是在最恰当的时机,用最恰当的方法,教最恰当的内容。(众鼓掌)于是,我们就可以尽情地开发人性了。这个大家可能对这样的说法,你认为是非常精简,确实很精简,在恰当的时机,你要用恰当的方法教恰当的内容,使他成为一个最优秀的人才,或说使他的生命得到最大量的开发。所以我们从刚才讲下来,只讲是道理,至于现实呢我们把道理放在现实中,现实并不一定完全合乎道理。但是,我们总是要以道理作为我们的指导,我们在现实中尽量地做到,所以我们是说尽情地开发人性,我们也可以接着说我们尽量地把握他的教育时机,我们尽量去用恰当的方法,然后给他尽量能够开发他人性的教材。我们总是提“尽其可能”、“尽量”,那么不要求每个人都达到理想,因为每个人都达到理想,每个孩子都是圣人了,将来都可以成为圣人,那是不可能。但是,我们总是要有这种观念我们才能够尽情地合乎这个观念。

  好,我们现在说教育的时机的要把握,这是非常重要的,乃至于是最最重要的,因为它是从人性思考过来的,你不注重它的时机,这个人性的开发就会受到障碍。最近二三十年来,全世界都在做教育改革,其实要改革教育最最首先的一个问题就是要去面对教育的时机。但是,我发现这十几年来的世界教育的改革并没有往这里去注意,也就是说我们的教育时机完全没有改变,我就预测着教育改革是不成功的,你如果成功只是在枝尾末节那里有一点点改善。所以教育的三个原则当中我第一个就提教育的时机,因为它是最最重要的啦,请你不要错过时机,因为错过时机它永不回头,这一辈子就永远没有希望了。所以教育是这么一件事,就是当他发生问题的那一刻,可能就是这一生没有办法挽救的那一刻了。现在有许多的教育的人员从国家上领导层到我们一般的民众,往往都在一个孩子的教育出问题了那个时候才解决,才想办法挽救。依照生命发展的原则,他是不能挽救的,所以古人才说“教育是百年大计”,这个百年呐大概是以人生的比较高的年数,人生活一百岁嘛,所以教育是百年大计就是要对一个孩子做教育,必须要有一百年的眼光,不是把眼光看在一百年之后,而是这一百年里面你都要好好地先规划清楚了,你才可以给孩子教育。其实规划清楚你难道真的去规划一百年吗?其实不需要,是规划他的前期基础部分也就够了,因为刚才说了生命是活的,所以你把基础打好了,本源清澈了,将来他就可以自行发展,所以教育是越来越轻松的工作。因此,教育的时机一定要把握。

  教育的内容呢当然要把握啊,你教他什么吗?那到底我们教一个孩子什么东西呢?有没有去思考过呢?这个问题不是摆在面前非常明显的吗?不是大家都知道吗?但是,你有没有真的知道?什么叫作真的知道?我们只要问一个问题就知道了,就能够测验出来一个人是不是真知道。我有时候去学校里面演讲,尤其我常到小学去演讲,在演讲当中提到这个问题,说教育的内容要把握,我就说:请问各位老师你知不知道你在教你的学生什么教材?大家都说:我知道啊。那我说:我的问题可能你没有听清楚,我不是问你,你现在教的什么教材而已,我是在问你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教这些教材?哎,这个很多人都开始思考了。一个老师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教这些,他已经在教这些了,我们要知道你为什么要教这些?你若连要教这些还是不教这些都不知道,你为什么拿这些来教?这不是糊涂吗?所以,一问到这里大部分的老师都不能回答。有些聪明的老师会说:我知道。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校长叫我这么教。(众笑)大家都觉得可笑,对不对?不过,你想一想:现在天下的所有学校老师是不是都因为这样子,所以教你孩子这些教材。你还要笑吗?你觉得可笑吗?如果你觉得可笑,那真的这个世界是可笑的世界,到处都很可笑。而你是做家长的,你认为老师这样是可笑的,我就问家长说:各位家长,你知道你的孩子现在在学什么功课吗?当然知道,我天天都在指导。我就问我就说我的问题没有那么简单,我是问:你为什么这么认真指导你孩子这些功课?家长就答不出来了。聪明的家长会说:因为这是老师布置的。各位,这也是可笑的,对不对?是因为老师布置的,所以我就要认真地指导。但这句话也不是完全错,假如他的背后又讲一句:因为我知道老师所布置的功课对我的孩子都是很有意义的,我为了我孩子生命的意义,所以我认真地指导他功课,这个家长了不起!假如老师也是这样,为什么你教这些功课,因为校长要我教这些功课,而且我知道校长所要我教的这些功课是对人生很有意义的,对我的学生是有重大价值的,所以我就遵照校长的意思来叫孩子这些功课,这个老师也了不起。你如果是这种家长,孩子的老师如果是这种老师,我恭喜你!而且恭喜你的孩子!假如不是,我告诉各位,你在残害你的孩子了!不是吗?所以教育的内容要把握。

  在师范学校里面,师范学校就是教一些大学生,然后这些大学生将来要出去当老师的,在师范里面的教育,这些师范大学的教授教学生的时候都告诉学生:你将来出去要教这些教材。从来就没有叫学生思考一下,这些教材是不是有意义的?所以,我刚才才说一塌糊涂就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并不是一定说我们现在的教材没有意义,我只是说我们要去思考它是不是有意义。请大家不要误会啊,误会我都在批评别人,因为我讲话的时候的口气或说大家听起来如果不善听,会有这种误会,误会我在批评别人,我在批评我们现在的老师跟家长。其实我不是在做批评,我只是在讲道理,说我们要不要先思考一下这些教材有没有意义,我们才认真去教这些教材,我只讲这一点。(众鼓掌)甚至我们如果再追问下去,就会有很多人心里很不安、不高兴啊。

   比如说我们要追问下去,我们就问校长:请问校长你为什么要老师教这些教材?校长会说:这是国家规定的。在台湾是这样说啦,在大陆我不知道啦,在大陆我不敢问啦。(众笑)所以这是台湾的故事啊。我问台湾的校长说:你为什么要老师教这些教材?他说:这是教育部规定的。我如果到教育部问教育部长说:为什么我们全国都教这些教材?我们教育部长会说:因为美国人这样教,所以我们就这样教。各位,这合理吗?大家会知道不合理。但是,我们就是这样办的,我们的教育就是这样办的,你知道吗?中国人在这一百年来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至少在教育这件事情上我们中国人从不思考。我并不是说美国的教育是不对的的,我并没有这样讲啊,你要告诉我美国是对的,所以你这样做,你了不起!你不是跟着美国走,你是跟着自己走。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教育学者他来跟我说:因为美国教育是对的,只是因为它是美国,而美国现在是成为全世界的共识——“美国模式”,成为全世界的。而我们中国应该跟上世界的脚步啊,我就请问:你有没有思考过这个世界走的方向是对的,所以你跟世界的脚步?还是只要世界的脚步你就只跟?这是不一样的心态啊,我并不是说不要去跟世界的脚步,我是说:世界的脚步你要想一想,是这个意思。跟着世界脚步啊,确实是一般人不再思考的问题,只要世界的脚步就对你了。

  不过,我听过一个故事,可以让我们警惕警惕啊。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啊,因为就十几年前啊,有一个美国的学者到中国来讲学。那么有一次啊,他是对读经的家长跟老师演讲,他看到这一批人啊真的是有很深的中国情怀,因为他们读经典嘛,有这个情怀,所以这个教授讲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是不能讲的,因为我们在美国的这些学者的同伴啊都互相警告,不可以告诉中国人这一件事。但是,我现在告诉你们。”他说:“一百年来,西方人往这边走,中国人就跟着走,已经跟一百年了。现在西方人发现这条路好像不大对,西方人转头了;如果中国人呢现在一转头,于是中国人就领导我们了。”(众笑,众鼓掌)但是,因为中国人跟惯了,西方人一转头,中国人还要跟过去再转头。(众笑,众鼓掌)你一定要跟着美国走吗?那你一定不跟着美国走吗?其实这两个问题都不必是肯定的嘛,它不是一定要,还是一定不要。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我要跟着道理走,这是肯定的。(众鼓掌)

孔子与现代化
  其实,我这样讲也是“老生常谈”啊,至少孔子就讲过了,《论语》有一章说,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论语·里仁第四》)这个太了不起了,真的是圣人之言,真的是“老生常谈”,因为它是真理所在。孔子说:君子对于天下的事事物物啊,“无适(di)也”,这个“适”啊就是胡适之的“适”,也可以念作“无适(shi)也”,“适”就是去,就是赞成了、肯定了,跟着走了。君子对于天下的事情啊,他没有什么必须跟着走的,必须肯定的。“无莫也”,“莫”呢就是反对它、否定它,就也没有什么要反对、否定的,那怎么办呢,对天下事你又不肯定又不否定,你是不是墙头草啊?后面这一句话最重要,“义之与比”,道义在哪里,我就跟它站在一起。也是说天下的事情,没有一定肯定,没有一定否定,但是对的我就肯定,错的我就否定,这孔子说的。所以,孔子是一定很明白道理的人,而且孔子我觉得也很现代化啊,我觉得孔子才真正现代化。

  《论语》有另外一章,这样记载说,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论语·子罕第九》)你到底要不要跟风呢?孔子也讨论到这个问题,他说:“麻冕”,用麻织品做的帽子,“礼也”,这是古代传下来的的礼节,帽子要用麻来做,因为麻织品比较贵重,戴在头上,或者说穿礼服的时候戴着这个贵重的帽子是比较有礼貌的。“今也纯”,说现代的人啊有的人不用麻来做冕了,用纯、用丝来做,说“俭”,说比较便宜,比较简约,这个“吾从众”,我就跟大家一样,我也不必戴麻冕了。那么,“拜下,礼也”,他说要见国君的时候先在台阶下就拜,拜完才升到台阶上,这是古代传来的礼,“今拜乎上”,现代的人都跑到台阶上才拜,因为那时候君王才看到你再拜,你在台阶下的地方看不到,你就跑上去拜。说“泰也”,说这样子啊有一点太夸张了,都不够恭敬,所以说“虽违众”,虽然我跟人家都不一样,大家都跑到台阶上去拜,我是在台阶下就拜,“虽违众”,跟大家不一样,“吾从下”,我还是跟从古代的传统,我还是在台阶下去拜。请问孔子是跟风呢,还是不跟风?孔子也可以跟你说:他也不是跟风,也不是不跟风。那他怎么办呢?他依照他的良心办事。那所以我们不必一定跟美国一样,也不是一定不跟美国一样。那怎么办呢?美国对的,我们跟它一样,美国不对的我们何必跟它一样呢?这不是很简单得道理吗,各位啊?(众鼓掌)


  那为什么就一百年,中国人就转不过头来,这很怪,所以我们要把问题思考清楚,就是在教育上我们的时机是不是要按照世界的潮流,6岁才入学,称为受教育,6岁之前叫作学前教育,学前教育是没有关系的,这是世界的共识。你中国要跟世界这样共识吗?一定要这样做吗?还是你可以自己想一套?第二点,世界上都教孩子教什么东西?这个学校里面都教知识,那我们中国也一定要按照这样的方式来教,都教知识吗?而且知识是这种方法教,你一定要用这种方法教吗?什么方法呢?以下就要谈论教育的方法要把握。
  方法,什么叫作方法呢?就是不同的时机可能要用不同的方法,不同的内容可能要用不同的方法,这好像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如果有一种情况,我只把握了方法,我只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呢面对不同的时机,假如这个方法不能用,我那个时机就不教,因为这个方法不能用嘛,我只有一个方法嘛。还有,我只有一个方法,如果我面对许多种教育的内容,我要选择一下,这个方法能教的我就教,方法能教的这些内容我就不教。各位,这合理吗?是我们要面对时机跟内容来选择我们的方法呢?还是我们只有一套方法来耽误了时机,来放弃了教材呢?大家都认为应该是方法是附带的。不过,这一百年来的中国教育,你是方法变化呢,还是执着于方法?要想一想这个问题。假如你方法为主来放弃时机、来改变内容,岂不是本末倒置吗?喧宾夺主啦。那我们就想一想是不是这样。

  我以上这样讲啊,大家好像还不一定能够很清楚,现在我就落实,再落实一步。刚才从人性讲起,然后从教育的原则,现在教育的原则也是理论的,现在教育的实践(教育怎么做)一步一步地我们用一种全程的规划,来一步一步地看看要怎么实施。这样子大家也可以安心,要不然的话只讲道理,到底怎么办,可能有些人抓不到把柄,所以以下就讲我们怎么一步一步做。怎么做呢?我们怎么讲呢?我们用教育的时机作线索,就是生命的发展的历程作线索,然后在每一个历程当中我们就会带进来,这个时候应该教什么课程,可以对生命产生意义?而且产生最重大的意义。然后呢在这个时机我们又要教这种教材,请问用什么方法才能够教成功?于是方法就带进来了,这样子我们就能够真正地去做教育的事。

如何把握教育时机
  好,现在我们从教育时机说起,我们怎么把握教育的时机?把握了教育的时机要先问一个问题,就是请问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各位你有没有思考这个问题呢?应该有吧,只有没有把它当作很重要,所以想着想着又忘记了,或说想着又忘记了,或说想着也知道了,但是你并不一定真的去操作,像这个都非常可惜。所以,现在我们要重新问,因为这个问题太重要了,假如连这个问题都没有把握好,这个教育是一塌糊涂的,所以请问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各位,你说呢?你知道吗?你想过吗?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可以说一说。(台下有听众答:胎教。)噢,好,有几种说法,在别的地方说法更多,在我们这里比较集中一点。但是呢我觉得我们可以用一种绝无可争辩的一定对的回答方法,你就说,有人问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说:教育要从应该开始的时候就要开始了。这种绝没错。(众笑,众鼓掌)这种回答方式是非常聪明的,希望大家学起来,以后人家问你都这样讲。至于说问说教育要选择什么内容,要教些什么?你就说应该教什么就要教什么。(众笑)那教育要用什么方法教?应该用什么方法就用什么方法。(台下听众与先生同声回答)哎,对,你了不起,你是明白人。但是,又想一想这好像没有什么意义,好像在耍嘴皮对不对?其实不是。这种回答啊叫作形式的回答,就回答一个样子,并没有内容。但是,这个形式的回答有一个好处,第一点它是绝对对的;第二点它可以引导出内容的问题。所以教育要从应该开始的时候就要开始了,这一句话绝对对,没有人反对。第二点呢它可以引导出内容的问题,什么内容问题呢?你可以接着问,那请问什么时候是应该开始的时候?你就逃不掉了吧,(众笑)这叫内容的问题,你要作内容的回答。刚才很多人就说了胎教。我觉得说胎教的人啊是很聪明的,但是呢都没有良心。(众笑)什么意思?他明明知道,他可能没有做,不过你如果说有,我还没有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胎教,当我结婚我们有孩子了,这个头胎的时候我就知道要做胎教,我就已经给他胎教了,那我恭喜你,你的孩子真的是有福气的,你没有辜负他。但是,如果没有做呢,你说:因为我不知道啊,所以我没做啊,你没有罪过;刚才说胎教的人如果没有做,你有罪过啊。(众笑)明知故犯啊,所以等一下我问问题你不要随便回答啊。(众笑)

  胎教,那么我们要问:为什么说胎教呢?因为刚才说教育要从应该开始的时候就要开始了。我们再问:什么时候是应该开始的时候?那还再问为什么那个时候是应该开始的时候?你不能够只有听人家讲啊,什么时候是应该开始的时候?我们可以这样回答:教育如果是对一个生命做教育,当一个生命可以开始接受你的教育,也就是你的教育对生命有影响的那一刻,你就应该开始给他教育了。那么,我们想一想什么时候是教育可以对一个生命产生影响?哎,想这个问题很有趣味啊。这个有的人可能会想:这个教育要对一个孩子产生影响那是6岁啊,所以现在全世界孩子6岁,政府都是6岁所谓的给他基础教育入小学嘛。为什么政府会规定6岁入小学呢,是有道理的。什么道理呢?这个背后有一个学说,叫作“教育预备说”,就是教育必须有有所准备,什么准备呢?这个儿童有所准备。儿童准备好了,可以让你给他教育了,教育有效了,于是我们才给他教育。那什么时候教育为产生效果呢?——6岁。现在有其它的国家可能提前为5岁,听说我们中国也想要提前为5岁,为什么?他已经预备好了。我们刚才不是说吗,教育要从应该开始的时候开始,如果还没有预备好,你给他教育做什么呢?所以假如5岁才能够预备好,你应该从5岁开始,对不对?为什么整个世界会认为6岁或者5岁呢?他从预备上来说他预备个什么东西?各位,西方近两三百年来的整个文化的发展一直偏向于科技,科技其实就是知识。而一个人能够有知识的学习,就是他能够思考、能够了解,甚至能够运用在他的日常生活中,能够表现出这种能力大概是5岁、6岁,5岁之前啊也很难说有什么思考、有什么了解,也很难说有什么使用的能力,因此啊5、6岁之间就不算。这是在一个人学习思考、学习知识上这样说的,他预备好了接受,思考跟知识的教育是要5、6岁。那我们现在整个中国,包括台湾、大陆,以及影响到所有的海外华侨,也都这样子认为5、6岁才可以开始接受教育,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他是可以开始接受知识的教育。问题又回来了,我们再想:整个人生的教育是不是只有知识教育?假如不是,那你为什么一定从5、6岁才开始?其实大家都一定模模糊糊知道不一定是5、6岁才开始,乃至于有些教育到了5、6岁已经就太慢了,大家都有这种共识。那为什么你不做?因为我们的思考不清明。什么意思?因为我们的思考,我们的眼光盯着知识,盯着他理解不理解,你只要盯着这个知识跟理解这个问题,你就不能够有其它的教育。而不能够有其它的教育,你只好从5、6岁开始,乃至于5、6岁幼稚园阶段,你就是为了5、6岁上小学做准备,所以幼稚园阶段简直等于没有教育,你只是为了它;或者说我们也可以说小学等于没有教育,你只是为了让他升初中;初中也没有教育,只是为了让他升高中。你就不能够站在人性的这个发展,以及人性的内涵整体人性的考量之下来给我们孩子教育。那现在我们说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想如果教育不止是知识的教育,乃至于知识的教育不是最重要的教育,还有更重要的教育是从5、6岁之前就要开始了,那请问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推推推推,推到可能有生命的那一天,这个生命已经开始接受教育了。于是,我们就不必跟着世界走这个教育的路,我们就可以有自己的路要走。

  那么,生命开始的那一刻是哪一刻呢?就是怀胎的第一天,应该就可以开始教育了。这种在胎儿就给他教育叫作胎教,中国古人都告诉我们要做胎教。但是我们现在已经不信中国古人了,但是近代的科学(就是西方的科学)所谓的医学(胎儿医学)也似乎证明了胎儿是可以接受教育的。于是,我们为了信科学,我们也应该信科学研究的成果。于是,现在胎教又渐渐可以讲了,中国人也可以讲了,至少是我们告诉他说:科学研究出来胎儿是可以接受教育的,就比较有人接受了。虽然全世界的教育都还没有采取胎儿医学的报告来改善教育,但是,一个聪明的人应该不可以等到世界改善了你才来改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我们把这个胎儿医学的研究稍微作一个介绍。其实这也距今不是秘密了,这个已经成为共识了、常识了。这个胎儿医学告诉我们,这个当然他研究了很多样,但是跟教育比较有关的是关于人类脑神经的发展的状况,这个据报告人类在胎儿期三个月到五个月就可以发现他脑神经开始发展了。而假如在我们的生理上可以用仪器检测出来的结果,都不是当时才发生出来的,就好像有人说患了癌症的人我们身体里面的癌细胞之所有形成,它可能是已经酝酿了十年到二十年了,不是你发现的时候它才有,人类的身体是慢慢慢慢地成就的。我们的脑神经的发展也应该是慢慢慢慢地成就的,等到成就出来可以让仪器检查的到,它已经有一个长期的酝酿,所以我们就把它推前三个月,就是怀孕哪一个天可能这个生命就已经在接受我们的教育了。

  因为脑神经之所以发展,是由于教育而形成的,这个理论是可以这样说,就是人类大体有140亿到200亿个脑神经细胞,很多啦。有人就说不止200个亿,可能1000亿,反正就算不完的意思,脑神经细胞很多。但是,脑神经细胞并不见得都有作用,脑神经细胞必须要接受世界讯息的刺激,这个脑神经细胞才能够长树突,而隔壁的树突长出来,树突接触叫作突出,一有了突出这两个脑神经细胞才可以沟通,这两个脑神经细胞才会活下来。如果没有长突出的,我们生理会把它淘汰,所以到最后我们成长了以后,我们的脑神经细胞并没有那么多。不过呢,突出不止是一个两个突出,如果讯息刺激多就会长更多的突出,乃至于一个脑神经细胞可以长20000个突出。那么,假如没有接受刺激它就会淘汰,如果接受刺激少,它长的突出就少。那么,我们就可以这样说,如果有一个孩子他的脑神经细胞平均长20000个突出,另外一个孩子长2个突出,这两个孩子他的所谓的聪明就相差一万倍。所以,聪明不聪明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就是脑神经发达就聪明,脑神经不发达就是不聪明。现在家家户户都想生一个聪明的孩子,老师都想教聪明的学生,请问聪明的孩子、聪明的学生从哪里来?你不要说是遗传,因为你说遗传等于放弃了你教育的责任,我们做教育工作的人要说教育,是的,由教育而来。而且任何一个孩子他都有一样的机会,首先它的脑神经细胞是一样多,第二点他只要给予教育都能够发展,而且在越早期的时候他的发展的可能性越大,在胎儿的时候是100%的机会可以发展。我们人类脑神经细胞的发展从胎儿开始一直发展到三岁就发展了80%,所以古人说“三岁看大”是有道理的,首先是一个人聪明不聪明三岁就决定了80%。另外,中国人还注重心灵的另外一种能力叫作性情,叫作品德,叫作智慧,这些方面的能力是科学检查不出来的。不过,依照我们每个人的直觉,我们都觉得确实人类有这种能力,而这种能力呢也是可以培养的,而且中国人是以这一方面的培养认为是教育的重点所在。只有到近代一百年来的中国才以聪明不聪明、以知识丰富不丰富为重点,古人是以有没有性情、品德、智慧为重点。现在,我们不是说中西文化交会了,我们应该是让他融会贯通吗?在这个教育上我们也应该让他融会贯通,我们既希望培养聪明的孩子,我们又希望培养性情平正、智慧高超的孩子,而这两方面是可以同时而成就的。

  那么,到3岁我们说“三岁看大”,一方面看聪明不聪明,一方面也看这个孩子性情平和不平和,3岁就决定了80%了。从这里看你要知道,3岁之前可能是人生最重要的时刻,3岁之前教好了80%的人生都已经定了,这个脑神经发展可以证明这一点。3岁到6岁,到了6岁的时候人类的脑神经细胞发展了90%,所以要培养聪明的孩子请你在6岁之前,等到6岁之后剩下10%的机会,6岁到13岁又继续发展,到13岁发展到99%,也就是说几乎定案了,所以你想要生聪明的孩子,一定要在13岁之前,你要给他聪明的教育。你想要一个孩子性情平和、品德高尚,这个人格完整,可能要在13岁之前就一定要好好地打下深厚的基础。所以,13岁之前聪明的孩子永远不会再笨,这个聪明聪明一辈子;如果13岁之前没有聪明起来呢他就笨一辈子,永远不能再聪明,可怕吧。(众鼓掌)这是科学已经证明的事情了,你为什么不好好注意?

  我们再从头讲胎儿是100%的机会,而且胎儿很好教,效果很好。胎儿为什么好教呢,你知道吗?第一点胎儿不会跑来跑去,所以好教;(众笑)等到这个孩子会跑来跑去了,已经就比较难了;等到他会给你叫作叛逆了,那就更难了。我从来没有听说一个胎儿会叛逆的,好教。第二点呢,胎儿的心灵是完全开放的,用西方的心理学讲话就是他的下意识、潜意识都是开放的,用佛教的话来讲呢就是我们所给他的任何讯息都进入到他的阿赖耶识里面,进入他生命的深处,成为生命的背景,越小的时候能够进入到越深,越长大进入的越浅,13岁以上大概就只能影响我们的意识,你很难影响到下意识、潜意识,而这个意识要用非常大的努力,才可以渐渐地影响他下意识、潜意识,就类似所谓的“修行”,有几个人去修行呢?有几个人修行是有成果呢?都在意识里打转,结果呢你这一辈子啊那个下意识、潜意识被关闭以后啊,你就几乎不能够再影响它。而人类生命的活动,这个意识啊的能力只占1%,影响你生命最大的地方是下意识跟潜意识,尤其越下面啊是底盘越大,所以意识、下意识、潜意识,而胎儿呢是全体都开放的,你这个时候不教,你还待何时?

听丰富优雅的声音
  那么,我们说现在要教了,时机掌握了,你的内容是什么呢?你要用什么东西教他呢?各位,我们要用有意义的东西,而且影响一辈子,让他一辈子用不完的东西教他呢?还是我们要用没有意义的东西,将来没有用的东西?还是我们现在选择对他有害的东西,然后来残害他一辈子。请问你这三种选择你选择哪一种?有意义的呢,还是没有意义的,还是有害的?这不是很容易有答案吗?当然是有意义的嘛,而且是越重大的意义嘛!那么,什么有意义的内容,什么是越重大意义的内容?这个不是很容易决定吗?所以,我们就提倡所谓的“经典的教育”。

  什么叫“经典”?经典不是谁规定的啊,经典就是从人性出发而成就的智慧结晶,而这个从人性出发的智慧是它通于人性的,既然通于人性,它是永远的,它历久弥新的,它跟我们同在的,所以这一种的内容是与天地同在,与人生同在,与历史同在。总之,它就是永恒的,而且它有深度的意义,高明的境界,我们用这一种的内容来教他,希望产生这么好的影响,那我们这一种意义在哪里呢?我们要顺应他的人性的发展,所以教法上面就要选择了。

  现在我们只从刚才说了一个胎儿就可以接受世界的讯息这一点来看,我们请问胎儿怎么接受世界的讯息?人类有五种感官,所谓感官就是感觉的器官,这五种感官就是感觉的器官,这五种感官呢可以接受五种讯息。五种感官叫作眼、耳、鼻、舌、身,能够接受色、声、香、味、触。那么,在胎儿时期只有一种感官起作用,所以我们只能够用一种内容教他。哪一种感官起作用呢?就是耳朵,其实就是听觉,于是我们要用什么教他呢?我们要用声音来教他。所以,一个胎儿可以接受世界声音的刺激,接受声音的刺激就可以一方面成长脑神经系统,一方面涵养他的性情,那什么讯息呢?是我们所要选择的,我们说丰富的声音可以刺激他精密的脑神经系统将来就聪明,所以你要用丰富的讯息。我们又说如果优雅的讯息呢可以陶冶他的性情,可以让他变化气质,于是我们所要选择的声音就很简单,丰富优雅。还好丰富的往往优雅,优雅的往往丰富。

  那么,丰富优雅的声音在哪里呢?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去选择。我提供两种选择的模式:第一种呢是所谓的音乐,而且是真正的音乐,什么叫真正的音乐呢?就是天才的音乐。为什么说是天才呢?因为真正的音乐家不是自己作音乐,用西方人的话来讲——就是上帝在他心灵中发出声音,他把上帝的声音记录在人间,这就是所谓的音乐家;有中国人的话来讲就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从天地而来的声音才叫作音乐。而这些声音都是天才才能够感受到的,而这个天才感受到其实就是人性共同的感受,所以它才能够流传久远,所以经典之作流传千古叫作古典,所以我们要给孩子听的音乐就是天才的音乐,简称“古典音乐”。(众鼓掌)因为孩子刚从天地而来,他是天才,他最能够感受到天才的声音,所以我们就应该用这些真正的音乐,包括古今中外的音乐给他听。

  第二种丰富而优雅的声音我称作“经典诵读”,诵读是人类的语言,人类的语言变化万千也能够刺激脑神经发展,所以听语言能够让一个孩子聪明。但是,语言如果是平常语言就是重复了,而且你不能平常总是一天到晚听语言,所以我们用另外一种更优美的语言就是经典的诵读。那么,这两种声音就是给你胎儿最好的内容。
 
读经胎教
  但是,我们用什么方法呢?方法是要合乎人性嘛,所以越自然越好。什么方法?很简单,他现在只能听,所以我们只让他听。我再讲一遍——他现在只能听,所以我们就只让他听。(众鼓掌)为什么要讲两次呢?这是由于要对教育的道理有一种正确的把握。什么意思?很多人都知道要做胎教,而且很多人都知道要给他听声音,而且听好的声音。不过,有些父母他受了他的教育的理论的影响,他想说:“这个声音他听的懂吗?听不懂有什么意义呢?”于是他就问这个胎儿,说:“孩子啊,我给你听世界名曲,我给你听中国的古琴、古筝,你听懂吗?我给你听经典诵读,你听懂吗?”这个孩子没有回答,这个妈妈就替他回答:“连妈妈都不懂,我怎么懂呢?”那妈妈就下个决断——既然不懂,就没有意义,没有意义,就不要听了!于是就不听。各位,不是这样子吗?你不是看过有很多的刚生孩子的父母亲,不是家里播放着那些孩子能懂的东西吗?所以,我们现在要解破一个迷思,就是教育不止是懂不懂的问题,所以你的教法也不一定要执着懂不懂,既然不执着于懂不懂,该教什么就教什么,该怎么教就怎么教。现在只能听,我们只让他听。听什么呢?听丰富而优雅的声音。

  那我们怎么做呢?这个很简单,因为只能听嘛,所以我们只让他听,我们只要播出声音。怎么播出呢?近代的科技发达,尤其更方便了,我们每天花两秒钟的时间就可以教你的天才,只要家里准备着CD的机器,你首先准备一架CD机器,来放什么呢?放古典的音乐,古今中外。你只要每天早上起来花2秒钟,按一个PLAY,一个REPLAY,就让它转24个小时,那些音乐家都来你家里演奏24个小时,然后你对另外一个CD碟片啊就播放着经典,中文的经典。那你播放什么经典呢?这个所有经典都可以,因为经典有深厚的内涵,它发出来也是声音,跟讲话的声音有同样的效果,但是它的内涵不一样。

  那么,所以我们选择经典。怎么选择经典呢?这个所谓的经典就是有高度意义有高度价值的书,而这个书有好几部,你怎么选第一部呢?我建议从最高度的学起。那么,以中国的经典来说我建议分成四个阶层,从第一阶层开始给他听,最高的经典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假如听完了再听《易经》、《诗经》、《老子》、《庄子》;再听完了再听古文、唐诗、宋词、元曲这些文学著作;都听完了你再听第四流的经典,就是这些蒙学书,《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这些东西。越低的东西越放在后面,因为不听也可以,不学也没关系;越高明的东西,一定要学。所以,我们给孩子听的所谓经典,是以高明不高明来做选择的,高明当中又有高明中的高明,所以中国人要读的第一本书叫作《论语》,是从胎儿要读书就要读《论语》了。(众鼓掌)

  那么,我们以经典来作例子,《论语》总共13700个字,这个用普通的读书的方法读出来,带是两片碟子,你第一片碟子你按一个PLAY、REPLAY它就转24个小时,所谓转24个小时是这样说的,是白天也在转,晚上也在转,反正你按下去就不要把它关掉,甚至你出门了都不必关掉,因为害怕你回来了又忘记了,所以让它转24个小时,第二天也不要换,让它转一个星期,总共转168遍。把《论语》上半部一个小时念完,上半部《论语》已经一个礼拜就转听了168遍,可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对一生都有重大的影响。那么,第二个礼拜再放下半部《论语》,也是听168遍。然后第三个礼拜可以放《大学》、《中庸》一个碟片就好,第四个礼拜可以听《老子》。假如是这样的话,四个星期一个月就可以听完《论语》、《大学》、《中庸》、《老子》各听168遍,这个一个胎儿有四十个星期,你看能够听多少个经典啊,都听了168遍。有人跟我说,他的孩子就是这样教育的,这个孩子出生以后,到了1岁都会讲话了,他第一句讲的话就是“子曰,子曰”。(众笑,众鼓掌)

  不只是两架CD,还可以准备第三架CD,放什么呢?放外文经典诵读,不是放外国语,外国语程度太低了,放它的经典诵读。第一点,经典诵读也是语言,所以语言同样是语言,你就听有深度的语言,因为第二点如果它有深度,将来可以产生的影响比较大,你将来要学浅度的语言就比较容易,所以我们教育的方法是教深的来涵盖浅的,因为居高可以临下嘛,尤其越小的孩子越能够教深度的文章,为什么?因为人类吸收的能力是越小的时候越好,理解的能力是越长大越好。假如他长大到他可以理解的时候,一个人往往是希望去理解,而越高深的文章是越难理解,所以他就越不可能读高深的文章。现在他不想理解,正式利用这个时候就让他吸收不必理解。

  所以我有一个教育的建议就是,在一个孩子还不知道难不难的时候,就把全世界最难的书都教给他,那么于是他就高度的能力。因为他将来所遇到的学问都比较浅,所以高的会了,低的就会,以高度涵盖低度。而高度怎么教育他呢?就是只给他吸收,吸收以后他能够储藏,储藏以后我们生命如果是活的,当然生命是活的啊,如果是活的他会产生一种酝酿的能力,他开始酝酿,这个酝酿不花费我们人本身的能力,是老天的能力,好像我们生命越早期老天管的越多,也就是老天照顾的越多。现在这个酝酿不是人的能力,是老天的能力,所以酝酿的能力其实越早期越大,你给他很多深刻的文章,其实他生命中慢慢酝酿,慢慢酝酿,酝酿了几年之后他就有深度的能力。但是,你如果不给他文章呢,你给他浅的东西呢,他就没有东西可以酝酿,将来长大之后叫作“满腹草包”;(众笑)你如果给他深的东西呢叫作“满腹经纶”!(众笑,众鼓掌)所以,我们一定要打破理解不理解这个问题。

  假如你说“学以致用”,学就是用啊,要用之前要理解啊,这一句话是对的,学以致用是对的。但是,我们中国古人说有些学问是“幼而学,壮而行”,现在就学,等到长大再去用,这算不算学以致用呢?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现在学就马上现在懂,马上学就现在用呢?所以如果能够对于人生的学习的全程有所了解,你就不会再耽误你的孩子了,现在就给他听天才的声音,而且三架CD同时播放:一架放古典音乐,一架放中文经典诵读,一架放外文经典诵读。这个外文经典诵读,你如果认为这个孩子将来要学英文,你就放英文的经典诵读;你如果认为这个孩子将来要学德文,你就放德文的经典诵读;或是英文的听德文的也听。假如听了十个月之后,你将来可能感觉到这个孩子可能是从欧洲,他的前辈子可能是欧洲人,(众笑,众鼓掌)这个叫作“书是前世读过来,书到今生读已迟”,就是你读书啊是要从前辈子就要读过来了,你读书啊到这一辈子啊已经慢了,叫作“书是前世读过来,书到今生读已迟”。那么,什么叫作前辈子?我们不知道,渺渺茫茫,你也不能够随便相信。但是,他在胎儿期就好像前辈子一样,因为你还没有看到他,而胎儿这十个月啊那是不得了的发展啊。一个胎儿在十个月的发展,他就演化了地球生物的发展历程,这个了不起啊!生物从单细胞发展了几十亿年才发展到人类,我们的胎儿也是从单细胞开始发展,那么经过了软体动物,很类似鱼类,这个胎儿有一段时间像鱼类啊,有腮的啊,两个腮啊。那么再来结果好像是两栖动物,然后再来好像是渐渐地成为脊椎的动物,最后才成为人啊,所以胎儿10个月演化了地球生物的历史,这个时候完全是天才型的肺吸,你现在用最天才的东西教他,而且他100%吸收,所以这个要培养天才的孩子,你要用天才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用天才的声音就够了。

  日本有一位教育家叫作铃木镇一,铃木先生说:“任何孩子都是天才,哪一家的孩子不是天才是特别的。”一般人就很怀疑说:“据我们所知大部分的孩子都是庸才,哪一家孩子是天才是特别的,为什么你看法跟我们不一样呢?”铃木镇一先生说:“本来任何孩子都是天才,但是如果被庸俗的父母用庸俗的手段教他几年,他就会变成庸才。”那我再加一句,说:“如果父母还没有能力,把他的天才孩子教成庸才,因为把天才教成庸才是很难的,要很努力才能够把他教成庸才。如果父母还没有能力把他教成庸才,再送去学校给老师再教几年,他必定成为庸才!”(众笑,众鼓掌)但是父母的责任比较大,为什么呢?因为在父母的手里最少他能够到3岁,3岁以后才交给老师的,刚才说到了3岁的时候一个人的脑神经发展以及他的人格发展可能发展80%了,所以一个孩子长大之后不聪明、性情不平正、非理性、犯罪80%的责任都在父母身上,所以你如果当老师的你教到一个不聪明的学生,你不要怪罪自己,因为不是你教的,是人家的父母教的。(众鼓掌)这个父母不可以骂孩子:“你为什么这么笨?”这个孩子如果会回答的话,他会回答说:“我是谁教出来的你知道吗?”(众笑)所以,要培养一个天才孩子是非常简单的,但是你一定要把握时机,用对了方法,用对了教材,就这样简单。

  所以,在座如果你还没有结婚,或者你结婚还没有怀孕,或者刚怀孕你孩子还没出生,我恭喜你了,你的孩子是有福气的,因为他遇到贵人,我的名字叫作——王财贵!(众笑,众鼓掌)你的孩子如果出生了呢,而且长大了呢,你也不要气馁,大不了再生一个!(众笑,众鼓掌)这个用这种方法教出来的孩子,现在已经有成千上百个,因为我推动“读经胎教”已经有七八年历史了,那么这种孩子有共同的名称叫作“读经宝宝”,“读经宝宝”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大家可以去各个地方去搜寻一下,有的在网路上也有人把他的孩子怎么成长的公布。那么,我们成都、都江堰地区一定有,假如没有,就从你的孩子开始。那有人说:“我就不能再生孩子了。”“没有关系,等到再生孙子的时候注意一下!”(众笑,众鼓掌)总之,我们讲的如果是道理,这个道理是永恒不变的。那么,我到各处去,如果有当地的领导来听,我都会加一句:希望当地的领导能够为当地造福,造福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劝所有家里有人怀孕就告诉他要做胎教,他就功德无量了!(众鼓掌)

婴儿的听觉和视觉教育
  那么,从此以后呢他的听觉还在发展,一个人的听觉就是他的听觉方面的脑神经系统发展到3岁就差不多完成了,因为先发展先结束,所有3岁之内非常重要,让他听尽世界名曲,听尽经典诵读。而出生以后,眼睛张开了,也要做视觉的教育,要让他看尽世界名画,世界有名的雕塑、建筑、舞蹈、戏剧,总之,天上地上这个人间所有最美的东西,都让他3岁之前看完,看完10遍、100遍,终生不忘,养成一辈子鉴赏美术的能力,他可以跟艺术的天才起共鸣,跟艺术的天才起共鸣就是跟天地起共鸣,这是无限的幸福。那如果没有这种能力,那是一辈子的损失,而且将来很难再培养。所以,一定要让他听尽世界名曲,看尽世界名画。但是,有很多的家长认为孩子懂什么,所以在他幼小的时候让他看儿童画,让他看卡通,让他听卡通音乐。告诉各位:你浪费了他一辈子,将来永远不可能再弥补!所以请大家一定要明白教育的道理,明白教育的道理要明白人性,明白人性要明白人性发展的历程。

婴儿读经与提早认字
  在1岁的时候(1周岁)渐渐能够讲话了,如果一个孩子能够开口讲话,也要训练他的口舌,怎么办呢?就是你要教他开始念经典。以前是能听的时候给他听,现在能念就要给他念,怎么念呢?你说:“小朋友,跟我念”(众笑)你就念“子曰”,他就念“子曰”,念“学而时习之”,他就念“学而时习之”。你说:“我教他五个字不行,只能够三个字,所以我们应该教《三字经》。”“你错了!”“学而时习之”五个字也可以变成“学而”跟“时习之”两个字、三个字,永远不超过三个字。你为什么为了教三个字就要教《三字经》呢?所以很多人的观念是不清楚的。那教《三字经》跟教《论语》有什么不同呢?当然有不同啦!首先《三字经》的意义没有那么重大,他用一阵子就不用了;我们教《论语》呢是用一辈子,乃至于用永远的几辈子,这是从意义上说。再来从语言上说呢,像《三字经》这种语言呢是不自然的,因为人类讲话不会三个字、三个字、三个字,你说三个字、三个字、三个字变成节奏非常的单调,对他的脑神经发展是不利的。所以如果让他听无赖的东西,他也会跟着无聊的生命。这个让他听无聊的声音,也会污染他的性情,然后如果让他听单调的音乐,他的聪明就会受到障碍。尤其是让他念三个字、两个字,最后把两个字跟三个字连起来变成五个字,一个孩子如果一连续说五个字,他的聪明就更加一倍。所以要训练你的孩子更聪明,请你不要用《三字经》。(众鼓掌)那为什么很多人会教《三字经》呢?也有道理的,因为他认为《三字经》比较简单。那么什么叫比较简单啊?刚才说过一个孩子不管简单不简单,因为他连了解不了解他都不管,他连自己了解不了解都不了解了,你还要为他的了解烦恼吗?所以,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你教他《三字经》他也在学,你教《论语》一样在学,所以不可以再用大人的眼光来障碍你的孩子了!因此,我们第一步就教《论语》,他1岁都会讲话就教他念《论语》。

  如果不念的时候呢就给他听,到了2岁多、3岁的时候,就可以正式读经了。首先,我们说能听的时候给他听,能念的时候给他念,现在能读的时候就给他读。什么叫读呢?就是看着书对着字而读书,这样叫作读。那我们用什么书呢?用经典。比如2岁多、3岁的孩子,你用大字报也可以;你直接把他抱在怀里,然后你念他跟着也可以;你拿着书你念“子曰”,你手指头指着两个字,他就跟你念“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以说乎……”,一个2、3岁的孩子他可能注意力没有那么集中,他3分钟、5分钟就开始烦躁了,没关系,他去玩,你照常念给他听,或是放CD给他听,等一下再叫他来看着书念几遍,这样一天念个30、50遍,最好念100遍;第二天教他第二章,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也是念个几十遍、100遍;第三天教他第三章,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再来教第四章,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再来教第五章,子曰:“道千乘之国……”。这样每天教一章,教了五天之后,这个2岁多的孩子,他有另外一种读经的效能就附带,读经的附带效能产生,什么效能呢?就是认字。一个孩子这个时候就可以认字了,教五天的《论语》至少会人两个字,哪两个字你知道吗?(众答:子曰)你都很聪明,但是都没良心。(众笑)

  不教就是不教,所以一个孩子认字是很简单的,现在我们小学对于认字这个工作啊是非常注重的,这也是对的。但是呢认字要不要教六年呢?现在我们小学教育《语文》科教了六年,希望我们的孩子认了2500到2800的汉字。其实,你何必这么久呢?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的课程时这样编的,他认为懂了才能教,而孩子能懂什么课程呢?他能懂得日常生活的一些知识,所以我们的课本就从日常生活开始,而且越小的时候越简单的课程。而所谓的日常生活这些知识,既然是日常生活的知识,他已经懂得了,只不过是用文字写出来,但是老师呢要教的很认真,结果只教他认这些字。这个文字所写出来的那些内容呢根本上是没有意义的,于是我们教学效果就只剩下认字,我们并不能够增进我们的知识,也不能够涵养我们的性情,因为这些课程是非常简单的,甚至可以说是无聊的。(众鼓掌)那不仅是内容缺乏,而且在认字方面呢也只限定他看这些字。如果你读经典呢你的字量是无限的出现,你为什么管到他先认哪个字呢?后认哪个字呢?

谁教白话文谁笨
  只要字认多了,就有另外一个效果出现——能够阅读。那么,假如我们用读经,用经典教他,2岁多、3岁的孩子大概在半年,最慢在一年之内大概可以认得2500到3000个汉字,所以认字就很简单,而认字了以后呢他就可以阅读,阅读以后呢他就可以自己学习,所以提早阅读提早自我学习,你的教育就比较简单了,教育就可以让他自学了。所以假如幼稚园开始教读经,大概到中班就可以阅读,阅读了一年大概到大班的时候,一个孩子应该可以读到小学六年的程度,所以小学教育就不需要烦恼了。那我们怎么教一个孩子阅读呢?也有方法的。刚才说教认字啊是随便让他认,教阅读呢也是随便让他读。什么意思呢?阅读本来是要他懂得嘛,所以我们阅读的东西是白话文。我们教学的时候是教文言文、教经典,他只要能认字,而且他能说话,而且这个文章写出来像说话一样,他就懂得文章的意思,这叫白话文。所以白话文不需要教的,我们只教文言文他就会了白话文,而且文言文学好了,白话文会学的更好。现在我们相反,只教他白话文,他一辈子不能读文言文,而不能读文言文的结果呢是不能读中国两千多年的书,于是经、史、子、集都不能读,所以中国人就忘了中国文化了!(众鼓掌)因此,恢复中华文化最基本的方法就是恢复让中国人读中国书的能力。怎么让他恢复读中国书的能力呢?就是你要教他读文言文的能力。怎么教他读文言文的能力呢?你在教育中你教文言文,他自己就能够形成读文言文的能力,因为刚才说过一个人的生命会有酝酿的能力。而这个酝酿的能力你只要把资料交给他,他就能够把这些资料整合成功,到了他该了解的时候他就会了解。所以对于这么高深的学问,你也不必太紧张,几乎不必再教,他到了时间自己就酝酿成功能了解。纵使自己不能完全了解,他去看注解也就能够自己了解,所以这些文章基本上是不必教的。乃至于再说一句话:语文是基本不需要教的,至少白话文是根本不需要教的,谁教白话文谁笨,就把孩子教笨了!(众鼓掌)

  吆,这个时间已经这么久了,那么听说是下午啊大家还要来,所以我就把这个内容讲的比较细,所以现在还没有完全讲完,尤其是英文怎么教,甚至呢还有一些人的疑问——数学怎么教?这是大家最关心的,大家反而不关心中文怎么教,是关心英文跟数学,我就故意把英文跟数学啊留在下午。(众笑,众鼓掌)好,下午还要来的人请举手。(台下千余人的听众齐举手)好,大家都是为英文跟数学来的,对不对?(众笑)好滴,那我们下午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那我们下午见,我现在先讲到这里。

   谢谢各位!(众鼓掌)
 




 

(责任编辑:田桂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推荐内容
在线影音